陈玉瑛:医德至上 大爱仁心
2017-03-21 15:18:00  来源:扬州晚报

  阅读提示

  微笑,无论何时见到她,永远是一张阳春三月般温暖明媚的笑脸。

  28年,这张笑脸成为病儿眼中的“灵丹妙药”,成为家长心中的“救命稻草”,也成为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一块“金字招牌”。

  28年前,她只是一名中专毕业的普通护士;28年后,她已成为国内“PICC在极低体重儿临床应用”方面的顶尖专家。她从不懈怠研习新技术,也从不吝惜分享成果。在她大爱无私的胸怀里,装的永远是病人的痛苦和救治生命的迫切,却很少装进个人得失。

  她就是扬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科护士长陈玉瑛。

  技高一筹

  省院医生奉她“专家”

  2008年3月5日,一张从省人民医院发来的紧急会诊单交到陈玉瑛手中。这是一个早产诞下仅5天的女婴,因各项生理指标极差,呼吸困难,一直被放在暖箱中,并通过CPAP辅助呼吸。女婴急需做的就是静脉穿刺。但因体重只有900克,根本无法进行这项操作,眼看着这个小生命就要夭折,省院的医生和护士们几乎同时想到了一个人陈玉瑛。

  “只有她能做PICC置管,有她就能救孩子的命!”

  PICC是一种经人体外周静脉插入肢体中心静脉的导管护理技术,也就是将一根长长的导管从胳膊等处的静脉置入体内直达心脏附近的上腔静脉,并在体内长期放置,以便输液给药。对于新生儿来说,PICC置管难度更大,国内目前可以娴熟驾驭的人更是凤毛麟角,陈玉瑛便是其中之一。

  “下级医院向上级医院请求会诊是常事,但上级医院请下级医院会诊则非常罕见,更何况请的还是个护士。”提起这件事,市人医党委副书记刘晓丹至今仍引以为傲。

  “2000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北京见到了这项新的技术。当时国内较先进的仍是静脉留置针,但它不能很好地消除输液PH值和渗透压方面的问题。这种长管子却可以。于是,我鼓起勇气提出亲自尝试一下。我在一个已经死去的胎儿身上做了第一次尝试,没想到成功了。2002年,华东地区首次举办PICC培训班,我有幸成为其中一员,但当时并没有涉及新生儿的置管技术。于是,我多处搜集资料,研究方法,最终说服医院进行了第一例尝试。如果,当时没有医院的支持,我也不会有机会掌握这项技术。”陈玉瑛说。

  “PICC在极低体重儿临床应用”技术很快就获得了江苏省新技术引进二等奖和扬州市科技进步二等奖。省内各种关于PICC的讲学和培训邀请纷至沓来,陈玉瑛从不保留,将自己的“独门秘籍”毫无保留地奉献了出来,为这项技术在全省推广立下了汗马功劳。

  大爱仁心

  病儿家长都是她“亲戚”

  2010年7月20日,扬州工业技术职业学院的老师许万飞提前迎来了女儿的诞生,这个不足七个月的早产女婴,体重只有1080克,刚一出生就被放入保温箱。许万飞第一次听到了陈玉瑛的名字。

  “因为病情危重,八天后女儿被转入南京儿童医院。我对那里人生地不熟,感到茫然。陈护士长就对我说,你放心去吧,我已经跟那里的医生都说好了,医院也会派人全程陪护。”

  无陪护病房每周只有一小时探视时间,但陈玉瑛可以进入病房。周末,她赶到南京,用摄像机拍下了孩子的视频,播放给许万飞看。许万飞动情地说:“我真想喊你一声阿姨,可以吗?”其实,陈玉瑛只有四十出头,比许万飞大不了多少。

  许万飞说,他起初也曾给陈玉瑛塞过红包,但被她狠狠地批评了一顿:“你见过侄子给阿姨塞红包的吗?你再这样,我就不认你这个侄子!”

  被陈玉瑛护理过的病人,最后多半都成了她的“亲戚”。而且,这些“亲戚”基本上都是些“穷亲戚”。

  几年前,一对拾荒的老夫妻抱了一个女婴来看病。陈玉瑛见他们给只有几个月的婴儿喂稀饭,便十分关注。

  “这么小的孩子只能喝奶。”陈玉瑛询问后得知,两人靠拾荒生活,没钱给孩子买奶粉。于是,陈玉瑛赶紧与奶粉公司联系,争取到了救助奶粉。与老人同病房的一对夫妻是富商,见女婴长得好看,就想花8万元认养,被老人拒绝了。

  出院时,陈玉瑛主动为老人垫付了欠缴的住院费用。几个月后,拾荒老人竟把钱给还了过来,这令陈玉瑛对两位拾荒老人更加敬佩不已。

  女婴一直体弱多病,常到市人医看病。陈玉瑛只要见老人带孩子来,总会亲力亲为地帮忙,联系专家,且多次垫付药费。陈玉瑛对老人说:“以后你们过来就说是我亲戚。”老人的女儿赶到医院,跪在陈玉瑛面前说:“这一跪不为别的,就为你能这么尊重两个拾荒的老人。”

  如今,市人医儿科的医生和护士们都知道一个“小秘密”,是凡报上陈玉瑛名字,说是她亲戚的,十有八九都是“假亲戚”。

  勇立潮头

  领导同事称她“神人”

  儿科护士长倪春梅说,陈玉瑛不仅技艺精湛,甚至对一些器械的了解程度丝毫不逊色于技术人员,如果遇到不能解决的问题,只要找到陈玉瑛,基本上都能解决。大家都说:“陈玉瑛,神了!”

  陈玉瑛从来不会只顾自己进步,她总会第一时间将自己掌握的新技术、新知识拿来与大家分享。在她的影响下,科室全体护士每次三基理论考试从来没有人低于80分,这在医疗系统里是非常少见的。

  护士刘顺英说,陈玉瑛对工作是非常富有创新精神的。比如病人家属给红包或购物卡,她如果实在推不掉,会拿这笔钱帮病人交住院费,如果是卡,她会折算成钱给病人交住院费。市人医监察室的朱卫明说,陈玉瑛去年推掉的红包不计其数,实在退不掉也解决不了的三个红包,都送到了监察室。

  “她对工作的热情是源于对生命的热爱。”呼吸科护士长栾宝莲说,她常常在儿科的病房里,看到手抱患儿的陈玉瑛,眼中流露出的完全是一位母亲的慈爱。陈玉瑛喜欢花草,喜欢小动物,在她眼里,那些生病的孩子就跟这些花草一样,非常需要人的细心呵护,只要照料得好,一定会顺利康复。

  对病儿如亲人,但对自己的亲生女儿,陈玉瑛却充满了愧疚。她说,女儿从出生到进入大学,她几乎没有尽过太多母亲的职责。“我从来没有接送过孩子。一次我去幼儿园,老师竟问我女儿,这个人你认识吗?然后,就批评了我一顿,说我不负责任。”

  陈玉瑛的努力得到了社会的高度认可。“巾帼建功岗位女明星”、“优秀护士”、“院十佳青年”、“江苏省用户满意服务明星”、“市五一劳动奖章”等荣誉向她纷至沓来,但她却从不为荣誉所累。

  如今,陈玉瑛又开始钻研脐静脉插管术了,这对于刚离开母体的婴儿来说,又将增加一种有效的救治途径。(来源:扬州晚报 时间:2011年1月13日

因多种原因,本网站转载、分享、传播的部分文章尚未能与原作者或来源媒体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或来源媒体联系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删除。联系邮箱:jswmw@jschina.com.cn。
来源:扬州晚报   编辑:拾冠之  
市县传真
创建要闻
文明简报
主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