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文明网

烈日下的坚守,这样感动你和我
2018-07-17 07:39:00  来源:新华日报  

  近几日,江苏多地气温达35摄氏度及以上,酷热难耐。当人们在空调房享受清凉时,总有一些人在烈日下坚守。他们中有建筑工人、快递员、环卫工……为了城市的平稳运转,他们忍受高温“烤”验,挥汗如雨,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以一份执着和敬业,做着“不平凡的付出”。

  “将送餐负责到底”

  16日下午1点,在南京建邺区徐矿明星国际商务中心,戴着头盔、裹着护袖的外卖小哥罗成江正匆忙赶往附近商家取餐。因为早上有事,11点半才开始送餐的他,已经送出15单订餐。“送餐区域主要在奥体附近,办公单位多,配送相对集中。一般情况下,每天可以配送50单左右,每月可以领到8000元左右的工资。”他告诉记者,在中午外卖高峰期,有时一次性就要拿10-15单,要求在45分钟内送完。遇到高温天,每天订单量可以上涨十几单。”

  “黄山路的配送站点,高温天外卖订单量比平时上涨约20%。”建邺区配送经理徐浚侨说,公司及时给外卖小哥配置藿香正气水等消暑物品。“在高温天,我们喜欢把护袖晚上放冰箱,早上再戴时感觉很凉快。”罗成江说,订单增多给按时配送带来挑战。偶然遇到送餐延误,他会及时打电话和顾客沟通、解释,顾客也都比较理解。外卖小哥张开说:“高温天送餐,有时还会有顾客额外打赏几元,让我们去买瓶水,感觉挺温馨的。”

  下午两点后,随着点餐量减少,外卖小哥会到站点或在取餐商家附近找个阴凉的地方休息一会。“高温天送餐虽然辛苦,但带来送餐量的增加,通过劳动所得的收入也会上涨,一份付出一份回报。”张开说,“选择送外卖这一行,就要将送餐负责到底。”

  “用户送冰饮,真的很开心”

  16日下午两点半,记者见到柏骏时,他正在搬硕大的包裹,“这是老门东景区里店家买的铁架子,很重。”京东物流秦淮站位于南京景区老门东大门斜对面。按照景区管理规定,所有外部车辆不得入内,送包裹只能靠走路搬进去。柏骏说上午送的饮料和水,要从景区最外面搬到最里面,徒步至少得走五分钟。

  送完包裹,柏骏特地取道老门东游客服务中心,“这里空调足,凉快。”高温天在外奔波,柏骏和同事都找到了择机纳凉的“门道”。“热到受不了时,就到附近商场、办公楼待一会儿,凉快凉快再继续送下一单。”

  柏骏快五十岁了,做过机械、化工等工作,三年前,因为眼睛问题辞了机械工作,当了快递员。秦淮站负责人刘野说:“站里共12个快递员,都是男性,一到夏天,都会给自己买个防晒护袖。”刘野也曾在40摄氏度的高温天送过快递,他记得挨家挨户送快递时,裸露在外的皮肤被暴晒得灼痛,“一开始不知道保护自己,皮肤晒到起皮”。

  除了公司发的高温费、冷饮、防暑用品等,柏骏等快递小哥也感受到用户赠予的“凉意”。有两个用户,每次收到快递,都会给柏骏塞瓶冰饮。柏骏说,自己做的是服务行业,用心服务是本职工作,但“用户送冰饮,真的很开心”。

  为迎战高温天“烤”验,我省已通过快递协会布置各个快递企业安排高温期间员工防暑工作,要求企业主动采取有效措施做好防护,比如快递分拨中心喷淋降温、末端网点调整投递时间、增加防暑降温药品食品供应等。

  “汗如雨下习惯了”

  当天下午3点,记者来到中建三局南京浦口保障房项目建设现场,只见皮肤黝黑的钢筋翻样技术员陈现兵,正在现场走来走去进行指导。他说,自己在建筑一线做了六七年技术员,“晒黑很正常,每年基本都这样,冬天捂两个月就好了。”

  “现在温度升高,建筑工人们早上5点半开始劳作,10点半便可休息。下午两点再继续上班。”陈现兵说,为预防在一线操作的工人中暑,工地已经准备好清凉油、盐汽水等消暑物品。现场安全员,一旦发现工人身体有不适,会及时将清凉油、藿香正气水等送过来。

  项目政工员闫佩介绍,今年4月项目才开工,还在进行第一结构的钢筋翻样,作业现场几乎没有阴凉地方供纳凉,工人在这个阶段进行作业最困难、最辛苦。“钢筋被太阳一晒,用手摸很烫。作业现场温度相比地上温度更高,估计有三十七八摄氏度。”陈现兵说,现场共有50个工人,三四十岁的居多。

  49岁的建筑工人张有福告诉记者,自己老家在安徽马鞍山,做建筑工人已有六七年,钢筋翻样、瓦工等一线建筑活都做。在烈日下劳作,没一会儿汗水就浸湿他的衣衫。“汗如雨下习惯了,衣服湿了只能晚上回去再换。我身体比较好,从来没有中暑过。”他朴实地说。

  南京市建委介绍说,随着高温天到来,他们要求各相关单位做好防暑降温各项工作,密切关注高温天气预报,适时调整夏季高温作业和休息时间,采取“做两头、歇中间”的方法,避免疲劳作业。日最高气温达40℃以上,要停止室外露天作业;日最高气温达到37℃-40℃时,室外露天作业时间累计不得超过6小时,且在气温最高时段3小时内不得安排室外露天作业,对年龄大、身体素质差、不适应高温作业的人员要及时调换岗位。

  “一天衣服要湿透好几回”

  “这个天,别说动一下,站在外面,就满身汗。”南京鼓楼环卫所环卫工陶卫红推着小型机械清扫器清扫路面,站在她旁边的记者,不到五分钟后背就开始冒汗。35摄氏度的烈日下,陶卫红却穿着两层衣服,在黑色短袖外面套着长袖橙色工作服。“一天衣服要湿透好几回,外面工作服湿透了,如果贴身就太难受了,也不雅观。”她在每个桑拿天工作时,都会穿两层衣服。而她的同事,尤其是女环卫工,也几乎都如此。

  南京鼓楼环卫所负责人倪建雷说,南京每个环卫工每年6到9月都有高温补贴,“今年每个月的高温补贴涨到三百元。”

  酷暑天,陶卫红早上5点到7点间便到岗清扫,下午两点开始,继续做好马路保洁。采访完不久,陶卫红开心地给记者发来几张照片,照片中一家叫“丈母娘的餐厅”在给她们送绿豆汤。

  做了16年环卫工,陶卫红越发感受到社会对这份工作的理解、尊重。严寒酷暑天,鼓楼的招商银行、江苏银行、省级机关医院等,都设了环卫工爱心驿站,夏天免费提供绿豆汤、凉水等物品,冬天则备好姜汤、微波炉等必需品。

  南京城管部门近年也在兴建各种环卫工驿站。倪建雷说,鼓楼现有6处环卫工安康驿站。记者16日上午11点到达位于祁家桥附近的安康驿站时,刚结束上午工作的十多名环卫工正在吹空调、吃西瓜。驿站大约20平方米,摆放着暖水瓶、医药箱、微波炉等物品。此前去上海考察学习的倪建雷说,上海部分环卫工驿站里还有淋浴间,辛苦劳作一天的环卫工下班后到驿站冲凉,清清爽爽回家,“我们也希望淋浴间能成为南京环卫工驿站的标配。”他介绍,将于下个月投用的南京北京西路城管驿站,有望设置淋浴间。

  本报记者 白 雪 朱秀霞

  本报通讯员 王思茹

标签:高温;环卫工;工人;柏骏;烈日;小哥;驿站;作业;记者;快递
责编:秦春凤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