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文明网

轮椅上的舞者, 绽放夺目光彩
—— 记南京残疾人飞天艺术团轮椅舞蹈队
2018-08-10 07:59:00  来源:新华日报  

  “桃花美,桃花艳,开在那三月间,桃花红,女儿娇,梦儿飞满天……”9日,南京市秦淮区秦虹小区广场上,伴随着一曲悠扬婉转的《桃花谣》,13位舞者坐着轮椅翩翩起舞,围观市民的掌声经久不息。

  这些舞者来自南京残疾人飞天艺术团轮椅舞蹈队。2014年4月成立至今,这支轮椅上的舞蹈队身影遍布南京各个剧场和市民广场。每当音乐响起,他们的轮椅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旋转、舞动,自由移动在舞台上每个角落。

  南京残疾人飞天艺术团轮椅舞蹈队的成立,源于队长刘清珍的一颗舞者心。“我从小患有小儿麻痹症,上学时看到四肢健全的同学跳舞特别羡慕;后来在公园里看晨练的人们打腰鼓、跳扇子舞,怎么看都不觉得烦。”刘清珍说,像肢体健全的人一样跳舞的想法,就像埋在她心里的一颗种子,不断生根发芽。

  刘清珍驾驶残疾人车,跑遍白鹭洲、武定门、玄武湖公园等南京大大小小十多家市民公园。“我发现活跃在各个公园广场的都是肢体健全的人们组成的舞蹈队,没有一支残疾人队伍。难道没有残疾人像我一样想跳舞吗?”刘清珍不相信没有“同类”,一有空她就“泡”在公园里,碰到残疾人就主动上前询问,“我问他们想跳舞吗?很多人第一反应都是‘想啊’,我一个人的愿望,其实代表了一群人的愿望。”

  刘清珍当时任秦淮区肢残协会主席,也是秦淮区残疾人柔力球队的队长,她从柔力球队的队友开始发动,很快便组织起一支十几人的轮椅舞蹈队。

  残疾人跳舞谈何容易。“我们队员都是零基础,年龄都在50岁左右,为了练舞吃了不少苦。坐姿、腰身、形体这些都是基本功,一点马虎不得。练坐姿,保持头和脖子一动不动,通常一坐就是半小时;练轮椅跑动,每次上课前先匀速绕着教室跑十圈。”队员马敏英说。

  “我们坐在轮椅上,舞蹈动作只能靠上肢。舞蹈轮椅又比普通轮椅要灵活很多,很多动作要求上肢和腰伸展出去,但轮椅保持不动,为了达到舞台效果,我们反复训练,一个动作一个动作死抠。跳《斗牛士》等一些节奏较快的舞蹈,在短时间内轮椅要连续旋转,排练时从轮椅上摔下来是常事儿。”队员罗玉萍说。

  2015年,舞蹈队赴北京参加全国老年舞蹈大赛前,队员陈宁在训练中摔伤胳膊,家人劝她放弃参赛,她却打着石膏裹着绷带坐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车。“当时就想着不能因为我一个人影响了大家演出。”陈宁说,跳舞时要用手指钩住轮椅,手指受伤不能动她就用手掌硬撑,上台前一刻她才将绷带解下。

  去年6月底,鼓楼区税务局邀请舞蹈队参加庆祝党的生日文艺演出。队员汤磊接到电话时,人在杭州萧山处理生意上的事。“大家问我参不参加演出?我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参加’!”汤磊说,演出当天他一早从杭州出发,下午2点多到南京,跳完舞家也没回,又赶回杭州。

  辛苦训练换来舞台上一次又一次光彩夺目的绽放。2015年,南京残疾人飞天艺术团轮椅舞蹈队获得全国老年舞蹈大赛最佳风采奖;2016年,舞蹈队代表江苏省参加全国轮椅舞蹈锦标赛,在开幕式上表演舞蹈《斗牛士》,还在比赛中包揽双轮椅标准赛前三名。

  如今,舞蹈已融入每个队员生活。“刚开始我不愿走出家门,总觉得别人在用异样的眼光看我,现在不怕别人看了。今年5月还和陈宁、刘同霞一起去文了眉毛。”马敏英说着自己先开心地笑了起来。

  轮椅上的舞者,用乐观和坚强舞出美丽人生。“舞蹈队命名为‘飞天’,就是寓意没有梦想能被禁锢,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刘清珍说。

  本报记者 鹿 琳

  本报实习生 魏鸣钰

标签:轮椅;残疾人;舞蹈队
责编:冯晓丹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