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南京 > 正文
治理狗患,需“法治”“人治”并肩上
南京城市治理委员为文明养犬出谋划策
2019-08-23 09:09:00  来源:新华日报  

  “3天前,南京市儿童医院给我发来一个很急的会诊,说有小孩被一条阿拉斯加犬咬成重伤。我把手上的病患处理完正要出发,第二个电话又来了,说小孩已经死亡,不用赶过去了。小孩才3个半月,从被狗咬到死亡不到6个小时,真是非常悲惨。”

  8月22日,在第21期南京城市治理圆桌论坛上,来自南京第二医院急诊科的郑以山医生讲述的这个病例,让在场所有人都深感痛心。这一期圆桌论坛聚焦“文明养犬”,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如何管理好越来越多的宠物犬,避免发生狗患,已成为社会治理中一个非常迫切的话题。

  狗狗可亲可爱也可怕

  “我家也养了一条小狗,4岁了,对人特别亲。我晚上在单位加班到半夜,它就一直在客厅里等我,我不回家它就不睡。狗与狗主人之间那种特别纯粹的爱,是那么多人喜欢养狗的重要原因。很多人在成长过程中,缺少亲情、友情或者爱情,但从狗身上,他们能找到那种特别纯粹和温暖的感情。”南京市城市治理委员会公众委员、媒体人大林在论坛上先声夺人,在谈狗患之前先为狗“代言”。

  当一部分人享受着狗作为“人类最忠实朋友”的可爱时,也有人深受狗之扰、狗之害。

  “在狗眼中,主人和其他人不是同一种人。别人眼中的狗,与狗主人眼中的狗也不是同一种狗。都知道金毛很温顺,但它发起火来也很厉害,我家小区最近就有一头金毛把老太太给咬了。不久前昆山有一只没牵绳的金毛,撞到了骑电动车的大爷,狗主人全责,赔偿可能要有上百万元。这些例子,都给狗主人们敲了警钟。”大林也揭发了狗的另一面。

  “从原始社会人类就开始驯狗了,狗确实是人类的朋友。”南京市城治委公众委员、东南大学王兴平教授说。王兴平从事城市规划工作,非常关注城市空间中人与狗的问题。他认为,城市里人群高密度集聚,养狗的数量也大,人与狗在有限空间里的冲突几乎难以避免。

  “我们对某城市的12345政风热线作了调研,该市2018年涉及犬类的投诉比上一年猛增70%以上,市民的投诉内容主要是在道路、公园等公共区域有流浪狗随意走动甚至追咬行人,还有狗吠噪声扰民、粪便污染环境等。”南京市城治委公众委员、天之诚工程项目管理咨询公司总经理马志恒说。

  马志恒在论坛上请大家现场扫码做了一个问卷调查,对于“您或家人是否遭遇过犬类意外惊吓或伤害”这个问题,参与投票的72人中,65%以上选择了“是”。

  据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资料显示,我国犬只数量超过1.3亿只,居世界第一,全球80%的狂犬病疫苗都用在中国。郑以山说:“我们医院一年要接待打狂犬病疫苗的病人8万例,总的花费在5000万元左右。”

  治理狗患关键在人

  杜绝狗患,管理的重点到底在狗还是在人?论坛上,委员们一致的意见是,文明养犬,关键在人,首先要从源头抓起,提高狗主人的文明意识和安全意识。

  “阿姨,请看一下我们街道文明养狗的宣传。”22日下午,南京鼓楼区宁海路街道上,几名身穿红马甲的志愿者,正在向路过的居民发放文明养犬倡议书。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摆着一块大展板,上面写着“宁海路街区文明养犬承诺墙”这几个字,有居民正在承诺人一栏里签名。

  “我们在前期街区精细化管理工作中,发现居民遛狗不牵绳、犬只粪便不及时清理、犬吠扰民和违规饲养大型犬等不文明养犬行为较为普遍。”宁海路街道城治办副主任傅越介绍。为改变这一局面,从3月起,街道与公安、城管和区文明办等多个部门共同开展了“宁海路街区文明养犬整治行动”。城管中队与九个社区对在册的近3000户养犬家庭逐一上门走访,发放宣传资料,并在街边绿地花坛、小广场、小区出入口等场所设置文明养犬提示牌和养犬工具箱,在禁止遛犬的区域设立明显标志。执法人员还收留流浪犬十多只,清查无证犬70多只。

  家住宁海路街道苏州路社区的居民孙小伟表示,他养狗已经八九年了,街道开展整治行动以来,居民养犬行为明显改善,文明养狗的氛围更好了。

  南京公安局治安支队二大队中队长胡天乐告诉记者,2018年南京全市共规范处置养犬相关警情2.6万余起,暂扣犬只699只,没收犬只167只,捕收流浪犬9379只。但是,养犬管理工作很琐碎,基层执法力量不足,一些街道社区、小区物业也是旁观者的姿态,部分区政府甚至没有将养犬管理经费纳入预算,很多犬主仍然缺乏自律意识,把“我家狗不咬人”当成口头禅,遛狗不牵绳、任由自己的狗乱跑乱逛等不文明养犬行为依然普遍存在,无证养犬的市民也有不少。

  安全养犬守牢底线

  文明养犬的底线是安全养犬,不能让狗伤害到人。但因狗而起的恶性事件频发,说明这个底线要求还没有做好。对此,公众希望法律能有所作为,立法规范养犬行为。

  其实,南京早在2001年就发布了《南京市犬类管理办法》,对限养区域和个人养犬条件都作了规定。2006年又发布了《关于加强犬类管理的通告》,2007年出台了《南京市养犬管理条例》并执行至今。南京市城市治理委员会公众委员、高朋律师事务所的魏增律师介绍,《条例》一共七章五十三条,有非常具体的规定,比如不能带犬进入公共交通工具,可以坐出租车但要事先征得出租车司机的同意,一户一犬,不能养肩高超过61厘米的大型犬,不能养30种烈性犬,带犬坐电梯、走楼梯要避开高峰,等等。

  但是,法不责众,《条例》的落实到位需要更加有力的保障。已经颁布12年的法令也需要进一步修订完善。

  “除了更新修改相关法规、执法者严格执法、养犬人依法养犬外,更重要的是需要利用科技手段,对犬只进行科学规范的监管。”马志恒这样建议。他的设想是通过物联网技术,研发犬类监管平台,开发适合犬类的智能项圈,项圈内包含犬类的心跳、体温、狗绳的受力、定位等实时在线状态、犬只的详细信息和狗主人的信息等,同时建立养犬人信用评价体系,当养犬人年度系统信用考评的分值低于60分时,系统将自动吊销养犬人的养犬资格,通过信用考评机制,淘汰违规违法养犬者,最终达到城市犬只减量的目标。

  王兴平对于治理狗患的建议是,除了限养某些品种的狗,还要对狗的出行区域和时段加以规范。比如,某些区域对狗限行,狗不能出入。还有,要改变“狗咬人、人打疫苗”的现状,把事后治病转为事前治犬,对狗一只不漏地注射狂犬病疫苗。

  本报记者 管鹏飞 白 雪 刘玉琴

责编:秦春凤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