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一声“妈妈”, 等了五十八年
2017-12-26 08:55:00  来源:新华日报

 

  见到失散58年的妹妹,大哥王珍宝嚎啕大哭。 林惠虹摄

 

  跪在父母面前,贺秀梅和老人相拥而泣。 林惠虹摄

  喊一声“妈妈”,需等待多长时间?对贺秀梅来说,答案是58年。

  58年前,妈妈亲手把她放在小桥边,等待好心人捡走;58年后,2017年12月25日,她在丈夫和儿子的陪伴下,从河南长葛回到南京高淳的桠溪,在父母面前长跪不起。

  火车拉来的孩子

  在60岁之前,贺秀梅对自己从哪儿来一无所知。打记事起她就生活在长葛,就听别人说自己是火车拉来的孩子。火车从哪来?没有人知道。

  13岁的一天,贺秀梅回家时看到一个年轻姐姐,她对贺秀梅说:“咱们都是坐火车来的,我妹妹在火车上丢了,你看咱俩长得多像,你肯定是我妹妹。”她很干脆地说:“咱俩长得不像,你鼻子上有疙瘩我没有,我不是你妹妹。”

  她跑进厨房,看到娘李梅莲正在揉面,眼泪落下来又揉进面里。娘对她说:“你姐姐来找你,你跟她走吧。”贺秀梅说:“你别哭了,她就是我亲姐姐我也不跟她走,你就是我娘。”

  这是自己的身世头一次被挑明,之前和之后,她怕养父母伤心,从来不问这件事。“他们对我比亲闺女还好”,贺秀梅说,“困难时期,一锅面疙瘩他们盛上边稀的,给我盛锅底干的。养父叫贺银正,是厨师,经常去别人家帮忙,别人给他抓一把花生米,他舍不得吃一颗,回来都揣到我兜里;别人给他一根甘蔗,他怕我咬坏牙,切成小块喂到我嘴里,那甜味我现在都记得。”

  但是身世之谜一直萦绕在她心里。想到亲生父母,她心里也有怨恨,如果他们只有她一个孩子,怎么忍心抛弃自己?如果有兄弟姐妹,那么被抛弃的凭什么是她自己?

  直到自己有了两个孩子,贺秀梅才试着谅解生身父母:“假设我必须要丢掉一个孩子会怎么做?这事一想我心里就疼,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是我逼着自己想下去,结果是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只能抛弃身体差的那个,那个孩子跟着自己只有死路一条,送出去碰到好心人也许还有生机。”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

  2000年的一天,贺秀梅在电视上看到洛阳一对双胞胎寻亲成功的故事。当时养父母已经去世多年,贺秀梅寻亲的念头一下子变得不可遏制。自己是谁?从哪里来?父母是谁?这些不搞清楚,就等于白来人间走一遭。

  可是人海茫茫,家在何处?丈夫范焕林陪她去民政局,得知当年的档案早已没有了;辗转找到当年在长葛站抱她下车的人,得知她当年又瘦又小,2岁了还不会走路,左腿生疮烂了一个大坑,是最后一个被领养的孩子,但车从哪里来不得而知;多方信息拼凑起来,只知道当年南方遭灾,很多孩子被火车运到北方,最远到了内蒙古,贺秀梅可能来自江苏或周边。

  后来,她加入了河南寻亲会,并于2015年和100多名寻亲者参加了宜兴寻亲大姐吕顺芳组织的寻亲会,在无锡、常州、上海和南京等地走了一趟,这些寻找离散亲人的人,把相关的出生日期、是否有信物,是否有痣、疤、胎记等信息写在A3纸上,在寻亲会上苦苦寻觅。

  在溧阳体育馆,贺秀梅看到入口处的横幅上印着“溧阳孤儿们,回来吧!”顿时泪流满面,要到很久之后,她才会知道冥冥之中自己和溧阳有什么关系。

  那一次,贺秀梅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但是她留下了血样,DNA信息进入了数据库等待比对。除了怀着渺茫的希望等待,她什么也做不了。成功的惟一可能,就是那个遥远的家里,也有人在思念她、寻找她,并且也抽血入库。

  有种幸运叫阴错阳差

  在贺秀梅决定寻亲的同时,千里之外的南京,王双宝2000年在网络上发布了一则寻亲启事,他要寻找失散多年的三姐。

  1959年,王双宝的母亲和姨妈把三姐放到溧阳河口镇的一个小桥下,希望好心人把她抱走,养活她。除了腿上有溃烂的疮,三姐身上再也没有任何可以标记身份的信息。

  王双宝告诉记者,父母年龄越大,念叨三姐的时候越多,母亲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生了你们5个,现在只有4个了,那一个恐怕是死多活少。”

  这些年来,看到信息前来寻亲的人不少。王双宝记得最清楚的有3个人:“一个是唐山人,她在江苏和上海找了很多地方,跟我在网上聊得很投缘,到我家后确定了不是我三姐;第二个是河北的一个年轻人,他帮妈妈寻亲,但是很明显出生年月不符合;第三个是青岛的蔡秀琴,她觉得自己跟我们家人长得很像,请我把母亲邢秀凤的血样寄到北京比对。”

  造化弄人,蔡秀琴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希望破灭了,却让贺秀梅找到了失散58年的亲人。大约20天前,寻亲大姐吕顺芳接到了北京华大方瑞司法物证鉴定中心的通知,邢秀凤与两年前入库的贺秀梅DNA比对成功。吕顺芳说:“我有个小妹妹当年失散了,我找了18年都没找到,像我这样的人很多,贺秀梅这种情况实在是太幸运了。”

  邢秀凤与老伴王坤满今年都是86岁,身体硬朗,耳聪目明,他们没想到在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自己的三女儿。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对邢秀凤来说,58年前的那一幕永远无法忘记。

  1959年春,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当地遭了旱灾再加上之前大跃进的影响,高淳发生了严重饥荒。当时王坤满在工地上挑河不能回家,邢秀凤是妇女主任,在挑河之外照顾3个孩子。大女儿和二儿子只吃青菜和青草得了青紫病,被送到镇上的医院抢救,村里一两岁大的婴儿有20多个,最后只活下来3个。孩子实在没有东西可吃了,邢秀凤无奈之下将最小的三女儿送走。

  她和妹妹抱着三女儿去了溧阳河口镇,把孩子放在一个小桥下,躲在一边偷偷观察,直到一位老婆婆抱走了孩子才离开。回到家里,邢秀凤夫妻俩抱头痛哭。几天之后,邢秀凤又去找那位老婆婆想看看孩子,却被告知孩子被一个船家带走了。

  这个三女儿从此杳无音信。

  2017年12月25日,贺秀梅在吕顺芳大姐的带领下回到自己的家乡——南京高淳桠溪镇兴旺村中官庄自然村。

  经过了17年的苦苦寻求,贺秀梅一家人终于跨越了漫漫58年,团聚到了一起。从此,贺秀梅有了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弟弟和妹妹。

  她还知道,自己当年有一个名字,叫王珍香。

  天地那么大,她终于知道了自己是谁。

  本报记者 王宏伟 见习记者 林惠虹

因多种原因,本网站转载、分享、传播的部分文章尚未能与原作者或来源媒体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或来源媒体联系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删除。联系邮箱:jswmw@jschina.com.cn。
来源:新华日报   编辑:秦春凤  
市县传真
创建要闻
文明简报
主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