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文明网 > 徐州 > 正文
“比起物质上的穷,他们心里更‘饿’”
2018-01-09 09:18:00  来源:徐州日报

  ◎记者 曲美慧 何桂香

  1月2日清晨6时,天还没亮,窦家村一片寂静。新年第二天,孩子们开始上学了。黑漆漆的夜色中,9岁的李萌萌(化名)手里捏着一张烙馍坐在三轮车里,右手残疾的父亲费力蹬着车,车身因锈蚀发出的吱呀声在寒风中渐渐飘远……

  窦家村隶属铜山区房村镇。房村中心小学8点才上课,但不到7点李萌萌已经坐进了教室,因为爸爸还要到邻村打工。全校有1000多名学生,保安却对李萌萌印象极深:“以前她爷爷来接她,每次都喝得醉醺醺的,还骂人,全校都知道”。

  “她妈妈走得早,爸爸残疾,给人看仓库一个月只能挣几百元。奶奶常年卧床,家里基本全靠爷爷种地挣钱。但是她爷爷两个月前去世了,你说这孩子多可怜!”窦家村村主任邢印安告诉记者,“李萌萌的爷爷可能是心里苦,所以整天喝酒,最后是醉酒被车撞死了。”

  学校里的李萌萌,是个阳光女孩。课间操时,她来见记者,看见班主任也在,她快步走过去,挨着老师开心地坐下。她说爷爷确实经常打她,一喝醉就打,有一次把她头都打破了。可即便这样,她还是很喜欢爷爷。她说爸爸妈妈在家基本不说话,家里很暗很闷,她喜欢到学校来,喜欢老师和同学。

  心理老师孙兰认为,李萌萌的内心并非如外表那样开朗。她曾专门给李萌萌做过一对一心理辅导,发现李萌萌极其渴望得到别人的爱。爷爷去世后,她把对爷爷的依赖都转移到了老师和同学身上,特别喜欢粘着老师,也很爱帮助同学。她希望用这种方式得到对方同样的回馈。

  “比起物质上的穷,这些孩子心里更‘饿’。” 房村中心小学校长潘慈奎说,“我们去年排查过全校的贫困生,发现很多是留守儿童。和李萌萌一样,他们内心渴望被爱、被关心,很敏感,常常表现出一种过分的倔强和要强。”

  潘慈奎提到了一个一年级的男孩,父母离婚后各自外出打工,男孩跟着爷爷奶奶住在土房子里,两年没买过一件新衣服。去年学校给31个特困生每人发了一件羽绒服,班主任发现那个男孩每天都穿着这件羽绒服来上学,两个月里从未换过,有一次班主任用手摸了摸男孩的衣服,发现竟然是湿的。

  “原来他每次洗了之后,哪怕没晾干第二天也要继续穿,因为他只有这一件像样的衣服。”潘慈奎说,这不是孩子爱慕虚荣,这是一个孩子在困境中极力维护着自己的自尊。

  除了心理上的敏感和脆弱,孙兰认为,很多贫困家庭的生活方式对孩子的人生观、世界观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李萌萌的邻居赵磊(化名)是个留守儿童,也在房村中心小学读四年级。奶奶常年住院,家里负债累累。他的爷爷奶奶经常给班主任打电话询问赵磊学习情况,但两位老人不懂得如何引导孩子,唯一的管教方式就是“打”,成绩一掉,就要打。

  赵磊在学校比较沉默。记者问他,平时爷爷奶奶会给他买零食吗?问了三遍,他才回答:“我从不吃零食。”事实上,据班主任所知,赵磊因为偷钱买零食已经被爷爷狠狠打过好几次。她觉得,长期生活在极度贫困、缺乏关爱的环境中,这个孩子已经形成了一种外表木讷而内心叛逆的“拧巴”的人格。

  “人们常说,人穷志不能短。但现实是,贫困的生活环境,无法给一个孩子足够的精神给养,他从哪里获得奋斗的勇气和志向?”潘慈奎说,“读书几乎是他们了解这个世界的唯一渠道。当有一天,他们心里不再‘饥饿’,得到了足够的关爱,有了足够的知识储备,才有能力走出家庭的阴影,改变自己的生活。”

  李萌萌告诉记者,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考上一所大学,让爸爸和奶奶不再那么辛苦。她给记者背了一首自己写的诗《我想去看看》:

  我想去看看,大山和大海

  我想去看看,森林和女巫

  我想去看看,米老鼠和唐老鸭

  ……

  李萌萌诗里的世界,也是她从书中看到的世界,是一个从没走出村庄的女孩对远方的憧憬。李萌萌的家里只有寥寥几本课外书,但她经常借同学的书看,经常泡在学校图书室里。她说:“真希望有一天,我自己也能有很多很多的书。”

因多种原因,本网站转载、分享、传播的部分文章尚未能与原作者或来源媒体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或来源媒体联系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删除。联系邮箱:jswmw@jschina.com.cn。
来源:徐州日报   编辑:吴旻玥  
市县传真
创建要闻
文明简报
主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