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文明网

邳州方案,赋能乡村振兴
公共空间治理助力高质量发展
2018-07-10 07:22:00  来源:新华日报  

  “走,看快手直播去!”进入盛夏,每晚7点刚过,许多邳州市民都蜂拥到同一个去处——270省道邳城河大桥下。在微博上,在朋友圈里,在快手、抖音等直播平台,这座当年平平无奇的城郊大桥已成“网红”,圈粉无数。

  城郊大桥成“网红”,是邳州创新“公共空间”治理,为全市的乡村振兴、高质量发展聚力赋能的一个剪影。

  “邳州市通过开展乡村公共空间治理营造了良好生态环境,创新了社会治理格局,为激发农村发展活力提供了样板。”7月5日,在邳州召开的徐州市乡村公共空间治理工作现场会上,徐州市委书记周铁根提出,开展乡村公共空间治理,是新时代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大创举,是顺应群众过上更加美好生活需要的民心工程。要在深入研究总结邳州成功实践的基础上,全面推开徐州市乡村公共空间治理工作,并将其打造成高质量发展的徐州经验、徐州典型,为加快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和建设“强富美高”新徐州夯实基础。

  一座“网红桥”的旧貌新颜

  6月30日傍晚,记者来到270省道邳城河大桥下,不少“网红主播”已开始直播。有的边唱边跳,有的与游人互动,还有优雅的旗袍秀、刚劲的武术表演、老少齐参与的广场舞,大桥下成了一片欢乐海洋。

  大桥所在的邳城镇干部告诉记者,这里原来是一片荒滩,被周边村民占用,无序种植、养殖。如今,通过开展公共空间治理,镇里收回750多亩集体土地,统一规划打造了城河沿岸湿地景观带和河口生态园,没想到竟成了全城“网红”休闲目的地,一下子火了。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民声是最大的智库。2016年上半年,邳州市对“民生通”平台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进行梳理,所有投诉中涉及城乡公共空间侵占的占比逾六成。当年下半年,邳州分别成立城市和农村两个公共空间治理指挥部,一场涉及城镇街道路网、绿地车位、健身场地、农村集体沟渠路堰和“四荒”资源,真正改变城乡面貌的公共空间治理“民心工程”在全市展开。

  短短两年时间,几十年拆不掉的违建拆了,常年被侵占的断头路通了,脏乱差的小区靓了…… 邳州城乡旧貌换了新颜,社会风气为之一新,党群干群关系更为密切,全市上下形成养成新习惯、塑造新民风、共建共享新邳州的生动局面。

  邳州市委书记陈静说,“开展公共空间治理,就是致力于还公共空间于公众,既让发展成果惠及百姓,也激发‘邳州人共建邳州、邳州人共享邳州’的参与感、获得感和自豪感。”

  五笔“发展账”的叠加效应

  据初步统计,邳州全市农村近3万亩集体资源被侵占。在开展公共空间治理的过程中,邳州推行“听群众说、向群众讲、带群众干、让群众享”的群众路线工作法,给群众算清政治、经济、社会、生态、文化“五笔账”,引导群众广泛参与、共同治理。

  公共空间治理,邳州全市上下没有旁观者,党员干部更是率先垂范。去年初,陈楼镇大顾村村干部顾绍侦带头拆了自家的违建猪舍,村民们看在眼里,纷纷腾退私自占用的地块,把腾出的沟地填平修路,建成该镇首条通村的柏油路;铁富镇姚庄村村文书冯均忠带头拆掉自家花了10万元盖起来的超市,一下子带动村里老百姓拆了140个小厕所……“村干部带头做表率,我们老百姓当然拥护支持。”岔河镇桥北村村民徐英凤高兴地说,近两年,身边因侵占公共空间引发的矛盾纠纷不断减少,乡风民风得到有效净化。

  如今,还公共空间于公众,干群共建共享新邳州的共识日渐形成。今年初,炮车街道果园村打算将一处池塘空地进行提升改造,供村民休闲,但有一户不愿归还侵占的公共空间,附近村民丁士彬等8人自发上门劝说,保证了改造工程的顺利推进。

  走进陈楼杜村,只见2万余棵美国红枫郁郁葱葱。该村利用公共空间治理成果,流转出土地1000多亩对外发包,将建成色彩随季变换、品种搭配丰富、四季交相辉映的彩叶林观赏区。村级提取地租的10%作为管理费用,年增加村集体收入20多万元。公共空间治理结合土地流转和规模经营,犹如“一盘棋”,不仅撬动了邳州农业的规模化、集约化、高效化经营,还让金山银山和绿水青山融合统一。

  赋能乡村振兴的“邳州方案”

  邳州市铁富镇姚庄村因一条银杏树自然长成的“时光隧道”闻名遐迩。“我们一边进行公共空间治理,一边创建特色田园乡村,未来这里将打造成一个高质量乡村旅游示范点,吸引更多的人来这里旅游。” 姚庄村党支部书记冯刚满怀憧憬地说,打开公共空间,就像推开一扇“乡村振兴”的大门,通向高质量发展的康庄大道。

  与乡村振兴同频共振,邳州开展公共空间治理的内涵不断深化。公共空间治理与村庄环境整治相结合,与增加农村集体收入相结合,与农田水利建设相结合,与道路整治相结合,与“263”专项整治相结合,与精准扶贫相结合,与基层组织建设相结合,与社会综合治理相结合……“公共空间治理+”不断释放发展红利,形成叠加效应。

  “公共空间治理,并非只管一时一地一事,它直指当前农村发展的各种现实短板,是乡村振兴的关键路径和重要抓手。”在邳州市市长唐健看来,乡村振兴是一项系统工程,相关各个环节互为作用、互为影响,而公共空间治理同样是系统工程,恰与其无缝对接。比如,过去农村河道污染,是因为集体的护坡被私人侵占,现在收回护坡地禁止无序养殖,消除了污染源,生态问题迎刃而解,而生态好了,又可因地制宜发展乡村休闲旅游,解决了老百姓“富口袋”的问题;公共空间治理腾出大量的成方连片土地,为发展现代设施农业提供了土地资源……截至目前,邳州通过公共空间治理梳理出集体土地资源18万亩、房屋资产46.5万平方米。集体资源类进农村产权交易平台成交6.2亿元,50个经济薄弱村实现村均集体增收20万元以上。

  “让公共空间治理赋能乡村振兴。”陈静提出,将继续坚持系统思维和问题导向,推动公共空间治理在实践中不断丰富和完善,助力乡村振兴高质量建设,形成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邳州方案”。

  本报通讯员 范雪强 王 鹏

  本报记者 王佩杰 周静文

标签:新颜;红桥;邳州
责编:张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