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常州 > 正文
每天照顾吃喝拉撒,七旬父母不忍卸下这份“责任”
2019-03-22 09:52:00  来源:常州文明网  

  这是一个四口之家,家里有一对年迈的父母,一个瘫痪在床的儿子,以及一个还在念大学的孙子。

  卧病在床十几年,徐立峰的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但房间却被收拾得清清爽爽,没有一点异味。“再怎么样,我们也是他的父母,不能丢下他不管啊,这责任能背就背着吧,等背不动了再说。”当别的老人正在安享晚年,徐金康夫妇俩每日却得围着儿子转。从十三年前,儿子就因病瘫痪在床,不会说话,人也不能动,相当于半个植物人。朴实的夫妻俩,不忍心看着儿子这样受罪,宁愿自己苦点累点,也要把他照顾好。

  在外打工突发脑出血,自此一直卧病在床

  常州叶家塘75号,徐立峰家。以前,了解这家的人都说,他们虽然生活条件不好,但好在两个孩子出息,一儿一女都很优秀,也肯吃苦,二老老来肯定是享福的多。两个孩子从小到大的表现,也一直让二老引以为傲。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命运开了如此大一个玩笑。徐立峰出事的时候,才35岁。

  徐金康说,儿子成家后没几年,和儿媳间产生了矛盾,后来便离婚了,那年,孙子才两三岁,跟着他们。

  许是为了离开伤心地,徐立峰去了深圳打工。2006年,在家忙农活的徐金康突然接到了深圳的电话,说是儿子脑出血,人已经在医院抢救了。等徐金康赶到深圳的医院,医生的诊断让他一下寒了心:左脑有出血点,尽管血止住了,但是后半生可能会落下严重的后遗症。“后来我们把他接回常州治疗,我陪着他进高压氧舱,出院后,也去复查过几次,但是医生就关照我们要帮他锻炼、复健,连药都没有开。”

  徐立峰的迹象并没有好转,反而是一天天在走下坡路。刚开始,他还能坐在轮椅上,偶尔被推出门去转转,如今,只能终日躺在床上,不会说话,不能动,吃喝拉撒全靠父母照顾。“如果他开心了或者不开心,就通过表情表达,这么多年了,他眨眨眼我们都知道他想什么。”

  从每天喂食到褥疮清理,年迈父母精心照护

  “他只能吃流质,但是刚开始,一勺粥喂下去,都容易呛到。”徐金康告诉记者,前几年,儿子进了一趟医院,查出肺部感染,CT做出来大半个胸腔都是阴影,那次,医院给徐立峰插了胃管,此后,所有的流质食物都开始用针管打进胃管,来维持人体基本的食物需求。

  说着,徐金康准备给儿子喂点水,他把热水倒进杯子,再掺一点冷开水,自己先尝尝温度是不是适合,端到儿子床边,用针管打了进去。“每次喂东西,都得我们先尝一尝,不能太冷也不能太烫,不然对他刺激的。”

  说着,一旁的老母亲开始抹起了眼泪。老人2003年曾患过鼻咽癌,开刀、化疗、放疗,如今说话有些含糊不清,但是能听明白她在可怜儿子,“一日三餐都只能喝点粥,喝点粥……”

  每天擦身、按摩、清理大小便……照顾一个瘫痪病人,对于两位老人来说,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都有些够不上。前几年,徐立峰生过很严重的褥疮,肉都烂了,徐金康为了给儿子配个效果好的药膏,到处打听奔走。“那个时候,每天不到1小时就要帮他翻身,要促进血液循环的。这两年弄得不那么勤了,最主要的是,身体吃不消了。”

  老夫妻俩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孙子身上

  除了照顾儿子,夫妻俩带大孙子也不容易。“儿子出事的时候,孙子才六七岁,相当于一直跟着我们的。”家里失去了壮劳力,养家的担子都落到了当父亲的徐金康肩上。为了给家里多挣些收入,72岁的徐金康一直工作到65岁那年才歇下。

  如今,全家人靠低保为生,加上重残护理补贴、老年金,家庭的每月收入是2000多元。“现在家里唯一的希望就是孙子了,去年刚刚进大学,所以不管家里再苦再穷,我们都要供他上学。”徐金康说,孙子每次的入学费用,都是靠村委帮着申请政府助学补助,以及亲友帮忙。好在,老两口还有一个女儿,如今工作稳定,每个月都会给家里贴补些,“这孩子,相当于从小没爹没妈,挺可怜的,所以我们省一点没什么,再苦也不想苦了他。” (常州晚报 王健 吴燕翎 图文报道)

责编:常州文明办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