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文明网

跟着治太“侦察兵”去巡湖
2018-06-21 09:14:00  来源:江南晚报  

  有没有发生湖泛?蓝藻聚集的面积和分布怎样?相比去年同期有什么变化?水质有没有出现异常?为摸清“藻情”,一进入4月,被称为治太“侦察兵”“参谋军”的水文监测人员每天要在太湖中巡湖近200多平方公里。昨天,记者跟随这群“侦察兵”巡湖半天,真实感受了一番他们的不易。

  9:10 直湖港 同时测两个不同水位的湖水水质

  昨天8:53,记者随无锡水文局水质科的监测员们登船巡湖。由于雨势渐大,船行速度低于平时的时速40码,用了近20分钟才到达直湖港。船刚停稳,“追风者”顾不得大风大雨,手持风速仪出舱走上甲板。一二十秒功夫,他测好了风速,将数据报给数据记录员杨鹏程。另一位“捕水者”拿出“重型武器”——水质多参数测定仪,将“圆柱形”的一头放入湖中,冒雨在甲板上站了一分钟,另一头的显示仪上,直湖港水域的藻密度、PH值、溶解氧、叶绿素等数据一一“跳”了出来。“嗯,今天还不错的!直湖港的藻密度没有明显变化。”杨鹏程朝着水质科科长郑建中说道。

  此行任务不仅要测水面的水质情况,还要测水下0.5米的湖水水质。“追风者”变身“捕水者”助手,麻利地从湖中打起半桶水,“捕水者”将测定仪又放入桶中继续“工作”。“两组数据相结合更全面!”郑建中解释说,根据太湖湖泛巡查及监测工作方案的要求,每个点都要监测两个不同水位的水质。

  9:35 月亮湾 下雨天巡湖更要细心

  “往码头那边再开过去点吧!”郑建中说,要是平日不下雨、视线好,能够一眼望到沿岸,不用再往灵山方向开了。但下雨视线不好,不排除“藏匿”在沿岸芦苇荡的蓝藻被雨水冲刷到湖体中的异常情况,因此要将巡查范围“扩展”开来。他表示,一旦疏忽,这些聚集在芦苇荡中的“腐烂蓝藻”有可能在湖区扩散,影响到周边的水域,因此马虎不得。

  他表示,今年月亮湾水域附近的蓝藻情况比去年要好。但即便如此,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气象条件好的时候,至少还有卫星遥测的数据,一下雨或是被云层遮盖,卫星就没法“照”见蓝藻了,巡查必须更加细致。

  9:47 往外太湖拖山方向 上午、下午各巡湖一次

  进入外太湖,监测船开始“癫狂”,记者能听到自己被颠到半空再落在椅子上的声音。没过两分钟,同行的记者出现了晕船症状。“缓一缓,要不站起来试试看!”郑建中建议记者用用他们的“土办法”:站着视野开阔,晕船症状反而会减轻一些。“感觉会舒服一些,而且能观测到更远更广的湖面。”

  水文部门除了上午全线巡湖外,下午还会到水源地等重点区域进行监测。一般12:30出发,13:00多上船,到15:00左右才能上岸。

  郑建中告诉记者,每天巡湖面积在200多平方公里。“一年下来少说也要超过60000平方公里!”

  10:04 南泉水厂 每周二次对水源地加密监测

  10:04,船停在了南泉水厂附近。进入这里,就进入到无锡人的“饮用水源地”。

  饮用水源地是巡查的重中之重。自2008年正式开始湖泛巡查,今年已是第11个年头。起初两年,每年一进入太湖安全度夏期,每天都会对水源地进行监测。如今无锡水域的水质已经向好,水源地水质监测的工作量减轻了不少。“除了日常巡湖监测外,周一、周四还会对水源地进行加密监测。”郑建中介绍说。

  一路下来,当10:22船行至锡东水厂时,记者已经感觉有些吃不消了。郑建中坦言,干他们这一行,其实最难的就是“坚持”。“毕竟辛苦又枯燥!”他告诉记者,巡湖的季节温度都不低,特别遇上盛夏,在船舱里闷热难耐。尤其是风浪比较大的时候,一天下来很是疲惫。

  10:42壬子港26个自动监测点“监控”河湖水质

  此时的雨已经小了,监测员们工作起来显得轻松些了。郑建中说,前两年盛夏来临前,壬子港附近的水域出现水质异常,那几天都是24小时监测,密切关注水质动向和蓝藻情况。

  “溶解氧低于2毫克/升就属于水质异常了。”一旦出现异常,水文部门就会加大监测密度和巡湖频次。最近几年,通过调水引流、护水拦藻监测发现,无锡水源地的水质已经比较稳定了。

  除人工巡湖和监测外,水文部门还在望虞河干流及支流,水源地、调水通道3条主要入湖河道等区域设了26个自动监测点进行水质监测。在郑建中看来,水文监测和环保监测在侧重点上有所不同,一个是偏向水利工程方面的调度和治理,而环境监测更加关注水环境变化方面的情况。“水利部门要观测全市各个站点的河湖水位和水质,为全市的防汛抗旱和河湖治理提供第一手的数据资料”,他说。

  11:03,监测船到达最后一个监测点:小湾里水厂,“走完这个点才算巡湖结束!”巡湖两个多小时后,于11:20上岸。(晚报记者袁晓岚 实习生 沈晓红 文/摄)

标签:巡湖;湖水;水位
责编:吴旻玥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