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文明网 > 无锡 > 宜兴 > 正文
吴庆丰:他是140多种电缆敷设的首席技术代表
2018-03-23 09:01:00  来源:新华日报

 

  吴庆丰

  他是80后,从远东电缆公司一名普通工人升任工程师,北京中国尊、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等著名地标都留下了他埋头苦干的身姿。

  他是同事眼中的“工作狂人”,每年有一半时间全国各地飞,一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

  他是独当一面的“管家”,不仅要为工程的电缆选型、生产、安装、调试出谋划策,还要随时为公司1000多名销售人员答疑解惑。

  他是远东智慧能源技术服务部总监助理吴庆丰。

  远东电缆是国内电线电缆品种最全、销量最大的供应商, 2015年,远东获得港珠澳大桥订单,为所有照明、供配电设施提供电缆。吴庆丰是首席技术代表,全程负责技术服务与保障。接到任务的那一刻,吴庆丰兴奋得跳了起来——“哪个建设者不想在港珠澳大桥上一显身手?我实在太幸运了,我要去‘照亮’中国的‘新名片’!”

  吴庆丰参加过大大小小无数项目,港珠澳大桥最有纪念意义。他保留着两张“粤澳陆地边境临时作业卡”,端端正正地放在抽屉里,“这是上桥作业的通行证,经过严格审批,超过时限必须重新申请。”吴庆丰对记者说。

  港珠澳大桥有140多种规格的电缆线,从远东出厂后缠绕在大大小小的电缆盘上,装上一辆辆载重卡车,从宜兴长途跋涉1500多公里来到港珠澳大桥工地。安装电缆是个技术活,如何保护电缆、每根电缆对应哪个敷设位置等等,都需要吴庆丰现场指导。

  电力设备铺设在港珠澳大桥的桥墩和钢箱梁内。从桥面移动到钢箱梁内,先要跨过桥面栏杆,再经过凌空架设的简易钢梯,钢梯下方和一侧就是波涛起伏的大海。走下钢梯,进入贴近海面的电缆检修平台,漆黑的通道,只能靠临时灯管照明。吴庆丰恐高,每次上下钢梯心都会咚咚猛跳。

  今年1月底,吴庆丰再一次飞赴港珠澳大桥,检查通电后的电缆运行情况。长途奔波加上冷暖交替,他病倒了。他说,“都习惯了。我们经常乘红眼航班赶到珠海,第二天一早就奔到项目现场。大家扛着几十公斤重的检测设备来回检测,每天行走路程十几公里,中午就在作业岗位上吃个盒饭。”夏天气温经常是38摄氏度,站在桥上太阳晒得人发晕,钻进箱梁内又闷热得喘不过气,一整天衣服都粘在身上。晚上回到宿舍,立刻瘫倒在床上,但只能躺一会儿,还得起来整理资料、制定检测方案。吴庆丰是今日事今日毕的人,往返路途上,也照常整理技术服务报告。

  大风、温度等多种因素作用,大桥热胀冷缩,收缩最大长度超过1米,这是吴庆丰做电缆十几年从未遇到过的新问题。较大的张力会造成电缆护套断裂与绝缘损坏,给通信与照明带来故障。好在吴庆丰经验丰富,能够举一反三,解决难题。他说,“我们现场考察后,决定在伸缩缝处采用U字型铺设,利用U字型的弧度预留足够的长度,电缆便能够自由张弛。”

  建设一项伟大工程,往往需要新工艺的研发和应用。港珠澳大桥采用的所有电缆外护套均要求是低烟无卤材料,好处是燃烧后烟雾少,同时具备优良的阻燃性能。但这种材料通常用在1千伏以下的低压电缆中,15千伏、35千伏的中压电缆基本没有用过,而港珠澳大桥需要的中压电缆总长超过40公里。

  35千伏电缆外径有20厘米,比人的手臂还粗,不到1米的长度,重量约有10公斤。吴庆丰说,电缆外径越大,燃烧后烟雾浓度越高,可见度下降,但一味强调低烟雾也可能导致阻燃剂添加不足,阻燃性能不达标。

  “这一技术限制必须突破!”那段时间,吴庆丰常去远东技术研究院,那里是会诊“疑难杂症”的地方。在烟密度实验室,一段35千伏电缆放在支架上,点燃下面的酒精盘,火焰一下子窜到电缆上,冒出大量烟雾,测光仪射出一束光,穿过烟雾打到墙上,计算机系统就算出了透光率。

  吴庆丰告诉记者,“技术研究院前后试验了几个月,还把国内最优秀的供应商请来研究最优配方,一次次调整各种原材料比例,试了不下20次。” 反复摸索、改进,直至拿到第三方机构出具的检测报告,吴庆丰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超级工程’的每一个细节都必须无可挑剔,这是我们的责任。”

  吴庆丰的电脑里有一份出差记录表,2014年至今共计139次,还不包括到南京、杭州这些近的地方,最多一个月有23天不着家。但他觉得吃苦是好事,“有吃苦才会有收获。”那些以梦为马、激情奋斗的日子,正是他心目中青春的模样。

  2001年,吴庆丰高考没考上理想的大学,进入远东工作,恰逢公司开始着手培养自己的大学生,吴庆丰被选中,进入哈尔滨理工大学电气工程电气自动化专业学习。毕业后,他回到远东,甘愿从工人做起,15年里先后经历了生产一线机台、质检、认证、售后、总监助理等岗位,在每一个岗位都刻苦钻研,拿到的各类技术证书有厚厚一沓。

  如今,吴庆丰不仅带领着一支30多人的技术团队,还被远东大学聘请为初级讲师。他说:“人工智能时代,工人不再是从前的‘打铁匠’。必须持工匠之心,有担当、有智慧,才能打造‘世纪工程’。在港珠澳大桥,我没有落下遗憾!”

  2017年12月31日港珠澳大桥全线亮灯,美到令人窒息:灯光在夜幕中划出一道蜿蜒的弧线,犹如一串金色的珠链镶嵌在伶仃洋上,九州、江海和青州三座通航孔桥仿佛粒粒“珍珠”,两座人工岛宛如一对“璧玉”。吴庆丰反反复复地看着大桥夜景的照片和视频,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图景! 本报记者 浦敏琦

因多种原因,本网站转载、分享、传播的部分文章尚未能与原作者或来源媒体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或来源媒体联系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删除。联系邮箱:jswmw@jschina.com.cn。
来源:新华日报   编辑:秦春凤  
市县传真
创建要闻
文明简报
主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