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jpg
01.jpg
0.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南通 > 正文
如皋六旬母亲8年洗碗替子还债感动债主
“阿姨,我们需要您这样的好人!”
2019-07-24 09:06:00  来源:新华日报  

  7月23日,68岁的如皋市如城镇方庄村村民丛慧玉站在全省法院攻坚“基本解决执行难”专项总结会的台上,分享她的诚信故事。

  眼前的丛慧玉头发几乎全白,满脸皱纹,身上穿的是在媒体镜头中多次出现的格子衬衫。谈起8年的漫漫还债路,她很少提及自己受的苦,言语中流露出的是即将还清债务的自在和轻松。

  8年前,独子洪勇意外去世,留给丛慧玉夫妻俩无尽的伤痛和年仅6岁的孙子。刚料理完儿子的后事,债主们就纷纷找上门,老人这才知道,儿子经营装饰公司欠下了包括银行贷款在内的50多万元债务,这对一辈子务农的老人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虽然老人发现洪勇还有一笔60多万元的债权,但欠债人早已跑路,不知所终。因为放弃了对儿子财产的继承权,从法律意义上来说,老两口并没有“子债父母偿”的义务,但他们选择扛下这笔巨债。“人家挣钱不容易,再难也一定要还上。”

  办理完儿子的后事,老两口开始梳理他的债务,先用儿子的死亡赔偿金、到账的一笔工程款,还有向亲戚东拼西凑借来的9万元,还清了银行贷款和工程款。这时家里已没有一分钱存款,但孙子要上学、几个工人的工资还没还……老两口一商议,决定打工赚钱。

  此后,丛慧玉成了饭店的“超龄洗碗工”,每天凌晨3点多起床打理菜地,白天去饭店洗碗、洗菜,晚上11点回到家,再戴个灯套在头上下田干活。2016年,老伴因交通事故意外去世,丛慧玉毅然独自扛起这个家,还有儿子的债务。

  在如皋法院法警大队副教导员孙庆峰的手机中,至今还珍藏着一张照片,照片中的一个人是申请执行人冒某的妻子,另一位就是丛慧玉。

  “孙法官,请你帮忙查下我儿子还欠谁的钱,我想还钱给他们。”去年5月下旬,刚结束一场集中执行的孙庆峰接到丛慧玉的电话,“我办过上千起执行案件,很少见到主动找上门还债的。”原来,当年洪勇去世后不久,其手下的两名工人冒某和周某向法院起诉讨薪。因洪勇早已离婚, 2011年12月,法院判决洪勇的儿子以继承遗产的实际价值为限清偿债务。因孩子年龄太小,法院于2013年5月裁定终结执行程序。随着时间推移,冒某一家人早已对这笔钱没了指望,联系电话也换了。孙庆峰只查到冒某家的地址,他本打算抽空实地去走访一下。谁知,得知地址的丛慧玉找到冒某所在的村,挨家挨户地打听冒某家在哪里,终于在村干部的帮助下联系到冒某的妻子。

  从老人手中接过2万元还款,冒某的妻子眼眶湿润了,她抽出1000元,塞给眼前这位白发苍苍的老母亲,以此表达自己的意外、感动,还有敬意,“阿姨,您是个好人,这个钱无论如何您要收下,是我的一点点心意,您把身体养好,我们需要您这样的好人!”

  8年来,丛慧玉已经记不清还了多少钱,500元、3000元、1万元……只要有人拿着借条登门,她就想尽办法把钱还上。“我现在身体还好,只要还能干得动,一年能赚1000元,我就还1000元,一年能赚2000元,我就还2000元。”而对于自己,她却非常“吝啬”,经常挂面加酱油拌一拌就当是一顿饭,8年来只买了一件新衣服,“出去喝喜酒才拿出来穿”。

  参加完表彰会,丛慧玉当晚就急着赶回如皋。“少上了几天班,地里的玉米等着卖,这几天耽误挣不少钱呢。”老人着急挣钱是因为最近有一位债主上门,“他说我儿子欠了他1万多元材料费,但是没有借条,我想先把钱攒够了,等哪天人家找到借条了,我好赶快把钱还上。”除了把债还清,丛慧玉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如今已14岁的孙子能够健康成长,“一定要做一个清清白白、讲诚信、对社会有贡献的好人。本报实习生 颜 卿本报记者 顾 敏

责编:秦春凤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