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南通 > 正文
一声“妈妈”!让两次援疆的海门女医生泪洒当场
2019-08-22 10:36:00  来源:南通发布  

  一位年近半百的女医生,家中有老有小,自己近期动过两次手术,一根钢钉还埋在体内,却在四年内两度远赴伊宁援疆。她,就是被新疆媒体多次报道的海门市中医院副主任医师潘晖。日前,记者赴伊宁采访,印象最深的是她的三次落泪。

  刚要住院就“出院”,

  辞别老父母流下不舍的泪

  

  潘晖说,从未想到自己的生命会和遥远的新疆伊宁联结在一起,更没想到的是,一次“被迫”的援疆竟让自己一发而不可收。

  2016年末,南通组建援疆医疗队,要求海门市中医院派一名心电图室医生参加。当院党委书记戴海强向担任功能科副主任、心电图室主任的潘晖征求意见时,她不假思索地回答:“我在住院,去不了。”

  前一年因肺部结节动过胸腔手术的潘晖,当时正患有心肌炎、心脏早搏等病症,刚刚办了住院手续,此时自然不宜远行。戴海强强调:“这是政治任务,必须完成。”于是,潘晖在全科室发动,然而人人都说有困难。

  “当时确实挺担心,第一是自己的身体,去那么远的地方是否吃得消;其次,家中的父母和婆婆都八十岁左右了,平时要靠我照顾,况且婆婆因大量尿血正在住院,父亲也动过大手术。”潘晖说,“不过,作为科室主任,这时真被‘迫上梁山’了。但转而一想,又豁然开朗,我一直‘扮演’儿子的表率,刚上警校的他总需要妈妈加点正能量。”

  当潘晖把自己的想法跟家人商量时,儿子表示支持;丈夫权衡再三也同意了,并愿意独自照顾住院的母亲。于是,潘晖毅然办了出院手续,将挂水治疗改为吃药治疗。

  老父老母赶来为潘晖送行,妈妈说:“你从小到大都在海门上学、工作,从没离开我们这么远、这么长时间,而且你还生着病呢……”说着说着,父母都泪汪汪的,潘晖也抱着父母一起流泪。依依不舍之后,潘晖擦干眼泪踏上赴疆的征程。

  结缘伊宁百姓,脑瘫女孩

  叫“妈妈”催下激动的泪  

  来到伊宁后,潘晖和援疆医疗队的同事全身心投入工作。他们的任务是分别到各乡镇卫生院,开展全民健康体检。当时,时间紧,任务重,工作环境差。在零下七八摄氏度的严冬里,没有空调,他们只能“借助”取暖器工作,整整二十天起早贪黑,每天为三四百人体检,忙得连如厕也得跑步。

  这期间,她的心一次又一次被触动。有一天,在为一位看样子很健康的年轻辅警体检时,检测到他心跳特别慢,潘晖果断报了“危急值”。可小伙子说自己没大问题,硬要回去上班,并说一定是检测的机器有问题。潘晖跟院方和当地干部反复做他的工作,将他送到伊犁州医院。果然小伙被确诊为病毒性心肌炎,后经治疗脱险。

  实际上,在伊宁类似小伙这样的病例并非个别。由于当地群众健康意识普遍不强,很少有人主动体检,有了“不舒服”大多硬撑,等症状严重后才去就医。对南通医疗队的到来,当地民众非常欢迎。潘晖发现,每天一大早,老百姓都要排长队体检,而且对医务人员都非常尊敬。

  有位维吾尔族老大娘看到医生们冒严寒辛苦工作,非要请大家去家里吃饭,当被婉言谢绝后,便把自养的鸡杀了,煮了一大锅鸡汤,用大衣裹着送来。看着这充满民族情谊的热气腾腾的鸡汤,大伙儿心头油然升起一种荣誉感和使命感。

  最让潘晖难忘的是与维吾尔族瘫痪女孩夏力潘的结缘。当时6岁的夏力潘下肢瘫痪,但她父母没有放弃,不惜倾家荡产为她治疗,这让潘晖十分感动。虽然自己不是这个专业的医生,但潘晖决心助其一臂之力。

  在伊宁期间,她从医疗、心理等方面给孩子关怀;回到海门后,仍念念不忘,春节时买了新衣服和手工制作材料等托朋友转送夏力潘,此后两年又数次给夏力潘家寄钱寄衣物。

  

  今年,潘晖二度援疆后,先是联系南通妇保医院专家为夏力潘远程诊断,制订康复方案,后又趁南通二院专家沈晓明赴伊宁之际,专门带孩子去诊治。尽管夏力潘站起来的希望不是很大,但潘晖还是尽力改善她的生活状态。

  潘晖的义举得到了援疆组领导的支持。今年6月1日,南通援疆医疗队队长张振宇同潘晖一起去夏力潘家,陪孩子过儿童节。6月13日,南通援疆工作组组长、伊宁县委副书记张华与潘晖等一行五人专程去看望夏力潘,送上了大家捐出的6000元钱。

  临别时,平时说话不多的夏力潘突然定睛看着潘晖说:“好阿姨,我能叫您声‘妈妈’吗?”顿时,潘晖心头一热,如被电流击中一般,激动地答道:“可以呀!”夏力潘高兴地叫道:“妈妈!”潘晖一把将夏力潘搂在怀里,泪水夺眶而出,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感染。张华代表大家承诺,只要有一线希望,就想方设法,全力帮助夏力潘治疗。

  家人支持再次援疆,

  百感交集淌下幸福的泪

  2016年的那次援疆时间不长,但伊宁却成了潘晖心头日夜萦绕的牵挂,除了夏力潘,还有许许多多其他人。

  潘晖回到海门后,时常关注来自伊宁的信息,当她看到一位援疆教师的文章中说那里孩子的学习条件差,便先后两次买了价值4000多元的图书和文具,托人转交到伊宁县南通实验学校。学校领导看到潘晖寄来这么多东西,以为是集体捐的,就以她的单位海门市中医院的名义举行了捐赠仪式。看到学校发来的照片中孩子们高兴的样子,潘晖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感。

  2017年,潘晖又经历一次磨难,因肩部韧带撕裂动了手术,体内还嵌了一枚钢钉。或许是自己曾动过两次手术,潘晖特别理解老百姓对好医生的渴望。她联想到,伊宁县人民医院心电图室7名医护人员中只有3人有执业医师证书,而影像科13人中只有1人有证,那里医疗人才实在太缺了!为此,她想,如果有机会一定再度申请援疆,给他们更多的帮助。

  机会终于来了,今年3月,经主动请缨,潘晖第二次来到伊宁,开始为期十个月的二次援疆。来到伊宁县人民医院,她每天忙碌工作,如有空闲,就调出医院里原先的片子和报告,看图片质量是否过关,有无漏诊、误诊,然后给科室里的医生耐心指导。她还定期给相关医务人员作系列化的业务培训,每半个月则要去乡下巡诊一回,边巡诊边作健康知识宣传。

  在这段日子里,潘晖更感到医生职业的神圣。一天傍晚,她与一位同事在街头散步,看到一位维吾尔族中年妇女突然倒地,好多人围了过去,有人要将那妇女扶起来。潘晖和同事见状连忙劝阻,然后跪在地上为其作应急处理,直到救护车到来。事后,潘晖说,当时心中也有一丝隐忧,万一自己的举动被语言不通的群众误解呢?不过,那时什么都顾不上了。

  潘晖的倾情付出,感动了当地百姓,也让伊宁的同事们既敬又爱。今年7月,听到上级部门在考虑来年援疆人员安排,潘晖又“心动”了:一方面,在伊宁还有许多工作要做,这里非常需要她;另一方面,自己在海门毕竟是科室主任,主体的事业在海门;还有,丈夫出国打工了,儿子即将从警官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家里千头万绪的事等着她去做。这该怎么办?

  七月份回家探亲,潘晖和家人说起了自己的想法和顾虑。没想到,儿子支持妈妈‘三次援疆’,并愿意为她承担家中事务。丈夫在电话中鼓励她:“只要你需要,我考虑回国工作。”弟弟则表示:“爸爸妈妈那边由我来照顾。”面对亲人们的支持,潘晖拉着儿子的手,淌下了幸福的泪水。回到伊宁后,她正式提出第三次援疆的申请。

  当有朋友问及潘晖为什么要克服这么多困难,一而再、再而三要求援疆,她说:“我自己也曾是个病人,因此一想到伊宁那些百姓渴望的眼神,就感到一种向上的力量;我也是个妈妈,当一看到夏力潘那双如‘希望工程’宣传画里女孩的大眼睛,就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冲动;还有,像张华等援疆干部榜样的力量深深影响了我、召唤着我,他们已成了我的偶像。”

责编:苏敏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