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事小事都是他的事 司法所长下乡调查矛盾纠纷纪实
2014-10-28 09:08:00  来源:江苏文明网

  “大事小事麻烦事,去司法所找老万所长,没有解决不了的事。”不光街坊这样说,连政府领导遇到挠头事,第一个想到的也是他。老万叫万道君,干司法有二十几个年头了,是个“资深”老先进。“在当地,大事小事麻烦事都是他的事。”该镇党委副书记如是说。

  前些日子,笔者一行刚迈进灌云县杨集司法所办公室,正赶上电话铃声响起,是该镇西北角的武福村调委会打来的,说是村里朱姓俩兄弟和另一头的王某两家三方为买卖房子闹上了。就在当日上午,我们借了辆自行车随同老万踏上下乡调解纠纷的行程。

  到了事发现场,远远就见朱家这对阋墙的兄弟互指大骂,咋听起来并不复杂的经济纠纷,似是“小事” ,却玄机暗藏,我们局外人一下子还真悟不出头绪。

  经调查了解,这朱亮、朱军乃同胞兄弟,父母离世后,俩兄弟相依为命,关系尚好。今年7月,朱亮想在杨集镇临街买房开店,朱军跑前忙后张罗,帮着联系。正巧朱军一位妻弟兼牌友王某家有一套门面房欲以28万元出售,合同约定,先交定金2.4万元,王家半月内搬出房屋时朱付清余款。约定违约金1万元。未出十天王家翻悔,愈期未搬离也不愿退还定金。当朱军找王理论时,王窜唆:“等15天后,我把家搬了,然后多找几个村民作证,说他没付清余款,应付违约责任,这定金和违约金就都是我们的了,只要你帮我证明一下,到时分给你一半。再等我把这房子卖出好价钱,少不了你好处。”朱军开始不同意,但经不住王某一再诱惑,为了5000元钱泯灭了亲情和良知,答应演这场戏。

  兄弟俩矛盾就这样激化了,万所长了解原委,决定从卖方王某这里入手,王习性不好,嗜酒滥赌,烈日下,多处寻觅不见的老万就在王家门口守候,家人推诿不去找,万所长耐心等待到下午1点多,才见微醺的王某跚跚回来,其时的他神志有些恍惚,一听到是来了解买卖房子的事情,就一口咬定是朱亮不付余款违约,所以定金别想要了,还要去法院告他赔违约金。此路不通!万所长思忖,决定从朱亮的弟弟朱军处看看有没有线索。起初朱军锤胸顿足、信誓旦旦坚称是哥哥不付钱,违约在先。但是老万观察到朱军在诉说这些情况时,眼睛不时盯着脚尖,手也在不自然地搓动,说出的话却像背书一样流畅,感觉像是预先有所谋划。心里便有了数。即找来武福村村长,恰巧又是兄弟俩的远房二舅,遂一起参加调解。到了朱军家,撇开主题,调解人却先说起朱家兄弟小时候的一些事情:老大背着老二去上学、平时好吃的都省给弟弟,等等……,渐渐地杨军眼眶红了,终于说出了事情真相。证据凿凿,王某的嘴再也不硬了。

  最终朱亮拿回定金2.4元,讹人的王某拿出1万元赔偿金,愧赧难当的朱军向大伙认错,兄弟俩重新于好。

  次日,调解镇上的纠纷。我们步行来到不远的后街。粮管所周某和某农场退休职工王某两家是共处一坊的邻里,他们为了一块宅基地,从三十年前的“文革”期间就开始闹腾,两下各执一词,拽着劲互不相让,历史上多次调解都没奏效,积怨颇深,派出所法庭也没辙,真算得上是件“麻烦事”。今年,他们将官司打到调委会。老万和几位调解员多次到实地踏勘,走访群众,找证人,核材料,废寝忘食,不厌其烦,多次找两下协调商谈,耐心给他们讲解国家有关土地法律法规,讲邻里好、赛珠宝,和两家“拉话”缩短距离,消弥误解隔阂,对因宅基地纠纷引起的其他细小“关节”也不轻易放过。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们这种“磨破嘴皮”的说教下,顽石般的双方终于在晌午达成协议,三十多年的“疙瘩”化解了。

  镇领导介绍,上个月,老万等人就成功化解一起亡人的“大事”。8月3日下午2时许,去该镇尹场村粮食加工业主张某家加工粮食的吴大爷被机器扎伤,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吴家人“兵分两路”把业主家和镇政府大院闹得沸反盈天,一起亡人事故纠纷发生得很突然。

  “天灾人祸谁也想不到,事故已经发生,光靠胡闹能解决问题吗?”老万第一时间就忙着平息武大爷的亲属和众多族人的激愤,并与镇派出所、综治办联手依法取证。原来是年近八旬的吴大爷在粉碎粮食时,由于忽视安全,“越俎”到防护不到位的机器旁,被传送带缠住衣襟而遭此不幸。经走访群众、听取村调委会意见、分别与双方家人座谈,还原了事发经过。最终框定了双方认可的张某担责七成、死者吴大爷负责三成的责任认定意见。

  在调解过程中,虽然双方的态度都带着偏激,言辞也很激烈火爆,愤忿迹象明显,大有一触即发形成群殴的可能。老万处变不惊,以法为度,据理说服,既明晰吴大爷死亡与张家粮食加工机械安全防护不当的因果关系,同时又提到张家对死者进行及时抢救的过程,先前交付救助医疗费用并未推诿吝啬,履行了义务。万所长苦口婆心,从辨明是非谈到邻里交往,从法律规定延及公序良俗,终使双方家属以及亲友情通理明,平静地接受调解,就善后事宜坐下来磋商并达成 “由张家一次性补偿给死者家属人民币47000元,吴家放弃其他诉求”的协议。

  三天两夜的调解,韧持不懈的努力,赢得当事人都很满意的结果。使这起因机械肇事亡人的重大纠纷终于消弥。

  矛盾纠纷时常有,大到亡人群殴,小到“鸡毛蒜皮”, 无不影响生产生活,牵扯党政领导的精力,整天陷在各种矛盾纠纷的漩窝里,也迟滞了其它司法行政工作的开展。杨集司法所积极破解这一难题,摸索化解机制,在上级的支持下,健全村(社区)干部任义务调解员的纠纷调解机制,借助“三老”和多方力量充实基层调委会。在如何推进司法干警和村民的互动上着实费了一番心思。

  2013年,杨集镇调委会被授予“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委员会”称号,作为一名老调解员和调委会的“掌门人”,老万注重对调解的工作流程的把握和职业操守的遵行,硺磨总结基层民调的技巧,理解群众想什么,要什么,换个位置想问题,每遇矛盾首先理脉络疏渠道,诚挚地承诺和兑现。始终绷紧平安这根弦,对辖区民情胸有图、心有帐,处置问题做到端平水、撑准秤。今年以来,该所参与调解各类矛盾纠纷173起,成功率达98%。

  “观摩”老万这几堂现实版矛盾纠纷调处的“解剖课”,让人真切感受到调解工作看似平常,确是一门有着深奥学问的艺术,而对终年奔忙在乡村这块田野上的老万们的敬意油然而生。(连网)

 

因多种原因,本网站转载、分享、传播的部分文章尚未能与原作者或来源媒体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或来源媒体联系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删除。联系邮箱:jswmw@jschina.com.cn。
来源:江苏文明网   编辑:连云港文明办  
市县传真
创建要闻
文明简报
主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