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文明网

改革领路,激发盐阜乡村内生动力
——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报道之农业农村篇(中)
2018-08-06 16:39:00  来源:盐阜大众报  作者:陈兴亚 陈婷  

  40年前,33岁的周易桂是东台安丰公社红星七队(今安丰镇红安村)会计,和村民一样,吃大锅饭、出工计工分,一年分到的口粮勉强够吃,有时还得向生产队借粮。

  变化悄然发生。1979年起,盐城地区农村部分社队大胆开始生产责任制的种种尝试。1982年底至1983年,盐城普遍推行以包干到户为主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1983年,我家分到了8亩5分地。一下子自己给自己种这么多地,大家都觉得有使不完的劲!”周易桂家第一年便有了余粮。“家里的仓库都装满了,大家情绪很高涨,觉得以后日子有奔头。”

  改革激发活力,农村经济迎来全面繁荣。1978年盐城地区粮食总产量为近26亿公斤,1984年达到35.9亿公斤,其他农副产品也大幅度增长,基本解决吃饭问题。

  从“大包干”到“三权分置”,从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到乡村振兴战略的实施……40年来,农村改革的冲击、变革和红利,使得盐阜乡村面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民收入大幅增加。市委农办政策法规处处长倪志成介绍,2017年,盐城农村常住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18711元,是1978年农民人均纯收入141元的132.7倍。

  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这一基本制度框架之下,农村改革不断深化,领域不断拓展——破除农产品统派购制度,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农村商品经济空前活跃;取消农业税,实行多项惠农补贴,农村开始步入“零税赋”时代。

  拉开中国40年改革大潮序幕的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在21世纪遭遇新的梗阻。青壮年进城,土地大量闲置,谁来种地?答案是发展现代农业,向规模要竞争力。

  土地流转,让分散的土地集中起来,此举不但让农业大户尝到了甜头,流出的农户也同样收益颇多。

  55岁的刘经干是东台市安丰镇五进村的种粮大户。2012年,他流转了村里300亩土地办起了“先进家庭农场”,经过数年的打拼,农场办得风生水起,年收入七八十万元。目前安丰镇5.1万亩承包土地,已流转面积近两万亩。

  “以前自己种田不仅劳累,收入也不高。现在,一年土地流转有近6000元收入,打工收入有三万多元,再加上养蚕,三样收入有八九万元。”在先进家庭农场打工的村民张亚兰正是受益者之一。

  田埂一破别样天。享誉全国的“联耕联种模式”,最早就是源自射阳农民的创造。从破除田埂入手,创造性地破解承包土地细碎化问题,基本实现了另一种意义上的规模化经营。2016年该模式被写入“中央一号”文件。

  57岁的射阳县兴桥镇青华村村民刘古成,是这一模式的参与者。2012年,他和邻居商量把几十块相邻的土地联合经营,铲掉田埂,以暗桩为标,划分各家界限。当年秋天,大型农业机械开进青华四组的田头,300多亩田地一天半时间就耕完了。

  一家家分散的土地,拆除田埂后连起来,联合实行大农机作业。破除田埂的背后,是对我国农村土地经营由“散”到“统”的重大突破。

  “三权分置”,重点是放活经营权。土地上的生产力,被再次激活。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等为代表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不断涌现,到2017年底,全市农民专业合作社已经发展到11064家,经农办系统认定的家庭农场累计达4295家。

  土地确权是农村土地制度改革的重要一环。2014年开始,我市全面开展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涉及150.9万承包农户、792.6万亩承包耕地。而截至2017年底,全市已发证村(居)1933个、发证农户146.6万户,全面完成了省定的目标任务。

  确权,赋权,最终是为了活权。明晰的承包经营权利更好地促进了全市土地流转,又推动了农业适度规模经营。

  党的十九大报告再传利好: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这一“定心丸”,稳定了农民在自己土地上深耕的心,稳定了农民安心外出务工的心。“放手再干三十年”的信心和决心在盐城广袤田野激荡。

  更深层次的变化正在改变着农村。村级集体经济发展缓慢,实力不强,是农村发展面临的普遍难题,我市多地开始了积极探索。

  “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去年以来,我市以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为主线,催动农村集体产权交易市场建设、农村社区股份合作制改革等齐头并进,促进集体资产保值增值,增加农民财产性收入,让农民共享改革红利。

  “从2007年开始,每年都会领到一笔股金分红。”福才社区居民卞绍良尝到了“社区股份合作制”甜头。早在2007年,盐都区盐渎街道福才社区组建了全市首家社区股份合作社。

  福才社区主任刘寿富说,原居民可分得每人一股作为原始积累,通过盘活社区闲置房屋、土地租赁等集体资产盈利,截至目前社区集体资产已超过1.2亿元,2017年集体总收益为337万元,常住居民每人每年可分红500元。

  “成立农村社区股份合作社,增强集体经济薄弱村自我‘造血’能力,是我县农村集体经济抱团发展的一个创举。”响水县委农办经管站站长费海宁说。近两年来,响水县成立社区股份合作社,为全县97个集体经济薄弱村每村配股200万元,确保每村每年不少于20万元的分红收益。今年4月17日,97个集体经济薄弱村各领取了首批按季分红资金40350元。

  农村社区股份合作制进一步激活了农村生产要素潜能,为农村集体资产保值增值和农民增收开辟了新路。目前,全市已成立农村社区股份合作社300多家。

  我市农村产权交易市场建设起步晚、基础弱。市委农办经管站站长周江勇介绍,近几年,我市认真组织盐都区等地试点探索,不断总结提炼经验做法,聚焦信息化、标准化、制度化,多措并举,迅速推动全市农村产权交易市场建设,取得了积极成果。截至今年上半年,全市累计完成农村产权交易10575笔,累计成交金额35.07亿元;全面建成11个县级农村产权交易服务中心和133个镇级农村产权交易服务站,实现了交易平台全覆盖。

  广袤的盐阜农村,展现出全新的生机与活力。射阳联耕联种、农村集体“三资”信息化监管“盐都模式”、经济薄弱村“精准脱贫”的响水实践……带着各地泥土味的创新模式“百花齐放”。回首来路,每一次创新都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成果,都是盐城农民主体地位充分体现、积极性有效发挥的实践例证。

  重温改革精神,坚定改革决心。盐城农村今天的发展成就,靠的是改革领路,只有改革才能进一步激发盐城农村发展的内生动力,让农民共享改革发展带来的成果,把农村建设得更美。

  

标签:土地;盐城;安丰镇
责编:黄茜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