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jpg
0.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镇江 > 正文
赵亚夫:勇于转身带来致富模式转型
2019-10-24 08:58:00  来源:新华日报  

  

  

  参加国庆观礼归来的赵亚夫,对“最美奋斗者”含义有了更深思考:“奋斗是一种精神状态,更是与时俱进、自我突破的过程。”去年以来,记者先后5次跟踪采访赵亚夫,见证这位78岁老共产党员不计得失、接续奋斗的“初心”——不固守自己创造的样本经验,勇于反思、创新求变,以个人转身带动致富模式转型,推动共同富裕长效机制的落实。

  从种大米到卖大米,

  经营模式转向市场化

  10月6日,“亚夫粥铺”在镇江市西津渡景区步行街开业。现场揭牌后,赵亚夫为粥铺打起广告:“原料大米是句容戴庄越光有机米,种植由我全程技术指导,不施农药化肥,放心吃!”

  “放在以前,我才不好意思推销呢!”赵亚夫坦承:“过去我有点理想化,以为只要有机稻种好了,商家会主动上门、农民自产自销,省了中间环节,赚得更多。可市场不认我的一厢情愿,种出好米也要多吆喝。”

  由于团购未有效拓展、产品定价偏高、营销渠道单一,戴庄有机稻米一度摆脱不了“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窘境。

  “我也有‘活思想’——毕竟‘戴庄模式’是我培育、省委省政府推广的共富典型,不能有差池。”他说:“是这次主题教育,促使我把自己‘摆进去’。”

  6月4日举行的江苏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动员会议上,省委书记娄勤俭要求全省党员干部开展“三学”,其中包括“基层干部学赵亚夫”。“人家学我,我怎么办?要给自己一个说法!”赵亚夫说:“我不回避戴庄稻米营销这块短板,拿出搞科研劲头,转型搞市场化研究,拉长有机稻产业链。”

  越光有机稻产量低,亩产只有250公斤,且用工多、成本高,每公斤零售价超过30元,制约了销量。不甘心的赵亚夫进行二次攻关,引进新品种,在戴庄推广越光有机再生稻,靠“再生”增产降本,实现优米平价。

  种一次、收两次的再生稻很神奇。4月份栽秧,8月份收第一茬稻,只剪稻穗不割秆,亩产350公斤;之后稻秆接着长,到10月收第二茬,亩产150公斤。这样,再生稻成本只增加二成,效益却比单季稻翻一番,稻谷批发价格随之下降一半。北京、上海等地以及京东等平台的经销商纷至沓来,今年戴庄有机稻米不愁卖,创2014年以来销量新高。

  赵亚夫勇闯市场担纲“招商大使”,谈稻米加工合作、签包销协议。9月份,由镇江市供销合作总社主导的“亚夫在线”及“亚夫小店”全面布局,戴庄有机米开始走向全省乃至全国。有机越光米露、儿童有机米粥等加工食品试销镇江。“卖米主要靠市场,需要用我名字促销尽管说,只要能帮农民多卖东西就行。”赵亚夫平时常给县乡干部支招。

  从“戴庄单社”到“丁庄联社”,

  服务模式转向一体化

  赵亚夫是江苏农民合作社发展的重要推动者,先后指导句容市创办两个闻名全国的“致富社”——天王镇戴庄村有机农业专业合作社和茅山镇丁庄万亩葡萄合作联社,形成“戴庄模式”和“丁庄模式”。

  赵亚夫在戴庄扶贫17年,创办了戴庄合作社,并以此为范本,指导茅山镇组建了丁庄合作联社。以前,赵亚夫在全省只宣讲戴庄经验;如今,他既讲戴庄又讲丁庄经验,还要求戴庄学习丁庄的“公共服务”。有人不解,说他“胳膊肘向外拐”。

  “戴庄合作社成立早,但势单力薄。”理事长姚伟超坦陈,戴庄合作社只能提供农资、农机零散服务,不能满足800户社员更多需要,甚至无法避免小户农民遭受经销大户盘剥。而丁庄联社后来居上,对2000多户社员做到品牌、质量、技术、品种、农资和贷款服务“六统一”。“茅山镇党委书记还兼任联社党委书记,资源整合和一体化服务能力肯定比我们村社强。”

  戴庄社与丁庄社各有特色,丁庄社员多、抱团紧,为何联事又联心?赵亚夫琢磨很久,先后考察丁庄20多趟次,有一天顿悟:服务!只有合作社服务均等化,才能凝聚社员心力,减少社内贫富两极分化!

  他由句容想到全省,合作社一体化服务强,则共富能力强。他深入思考后写信给省委领导,得到批示和肯定,更坚定了他推动合作社公共服务建设的信心。

  那么,谁来支撑服务立社?“党组织!”赵亚夫脱口而出。“我到各地讲如何办合作社,首先讲党建引领、党员干部领办,只有党组织才能保证农民利益最大化,这不是虚话。”

  “我们正向一体化服务转变。”姚伟超介绍,他们学习丁庄经验,健全服务组织,统筹农资、农机等服务,以打破大户垄断经营,进一步让利于民。

  从扩面积到限面积,

  管理模式转向生态化

  赵亚夫在戴庄推广有机稻种植,全村近3000亩水田被200多农户承包。合作社对稻谷以保护价收购,农民争相包地扩产,有的大户竟流转四五百亩水田。“糠多嚼不烂”,有的种植户田间管理跟不上,有机稻产量和品质难免下降,个别人为追求高产甚至偷施化肥。

  “重量轻质,会砸了戴庄稻米‘生态’牌子!”一向和颜悦色的赵亚夫板起脸,决定“零容忍”。去年,他草拟几条改革意见,社员大会上获一致通过。

  限制经营规模,强化生态质量管控。每户承包水田不超过50亩,确保精耕细作;劝导不擅长农业者流转土地并改行。全村水田承包户从200多户降为80多户,实现合作社可控。

  改进分配方式,从按稻谷产量付费改为按服务土地付费。针对26道生态农业操作规程,实行百分制考核,得分高则拿得多,杜绝掺杂使假,让每粒稻都“有机”。

  在赵亚夫指导、推动下,戴庄村建成一个有机农业生态系统。12年来,全村禁用化肥、农药,选抗病良种,施醋糟肥田,撒米糠除草,靠蛇、鸟驱虫。如今水田有机质含量较5年前增加24.4%,村里先后发现猕猴和娃娃鱼两种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生物多样性保护走在全国前列。去年,戴庄村农民人均纯收入2.7万元,高出句容市平均水平25%。

  生态富民在戴庄,是赵亚夫对全省绿色发展作出的样本贡献。最近,省发改委正在起草《关于进一步推广赵亚夫“戴庄经验”推进生态循环农业发展的试点方案》。 本报记者 林 培

责编:秦春凤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