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文明网 > 泰州 > 正文
“铁嘴”黄建明:调解纠纷“开口灵”
2017-12-08 10:30:00  来源:泰州日报

  □特约记者 吴劲松

  通 讯 员 王 露

  “有话好说、硬话软说、急事慢说、大事快说,直接说、绕着说,正着说、反着说,只要能把当事人说通,火候就足了。”市公安局医药高新区分局明珠派出所民警黄建明平时话语不多,但是只要上得调解桌,你瞅他滔滔不绝的样子,就是再复杂的矛盾纠纷,大凡是他上阵,一准儿“开口灵”。今年55岁的黄建明,两鬓斑白,与人和善,具有特别的亲和力,天生就是调解矛盾纠纷的材料,同事们送其绰号——“铁嘴”。

  话说“铁嘴”黄建明与影视剧《贫嘴张大民》中的张大民可不一样,他虽能言善辩,但却不贫。他不光有一张“铁嘴”,还有一颗遇上了矛盾纠纷就非要把它给解决了的“铁心”。

  “慢工出细活

  调解疑难复杂纠纷要把人心说‘软’”

  在众多的疑难复杂纠纷中难度最大的莫过于非正常死亡事件,一是人命关天——事大,二是人员众多——嘴杂,三是涉及补偿——钱多,四是诉求多多——难办。然而,黄建明还是凭着足够的耐心,找准着力点,各个击破,从而,将一宗宗棘手的非正常死亡事件处理得妥妥的。据了解,今年以来,辖区发生的13起各类非正常死亡事件,经黄建明耐心化解,全部成功达成调解协议,没有发生一起次生事件。

  “处理非正常死亡事件,急不得,并且一定要站在当事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否则‘欲速则不达’,往往适得其反。”黄建明说,非正常死亡事件发生之初,当事人亲属往往容易情绪失控,导致事态扩大,甚至滋生新的群体性事件,因此控制现场、转移遗体、情绪疏导、查明真相、部门联动、启动调解、平息事态这些“程序”缺一不可。

  今年10月4日上午,辖区内某医院一名80岁的老人苏某在输液时心脏骤停,经抢救无效死亡。老人的亲属二十余人在医院讨要说法。然而,依据今年7月1日施行的《江苏省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条例》相关规定,此类纠纷应交由市级机关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处理,公安机关通常不参与调解。但苏某亲属坚持“就地解决”。

  “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说话办事还得‘靠船下篙’,再说,国家有规定,我们还要执行,但有一点,请你们相信的是,肯定帮你们办事,所以你们要听人劝。”黄建明慢条斯理地说开了。因为当天是中秋节,他从4日下午3点一直持续到次日凌晨1点多,在现场给苏某家属整整讲了近10个小时的道理。最终,黄建明赢得了亲属的信任,双方同意按照国家规定办。在黄建明的全程参与下,达成了调解协议。

  “情理法并用

  要跟当事人把死理说‘活’”

  “矛盾都一样、复杂各不同,尤其遇到认死理的当事人,调解还是要多动些脑筋的。”黄建明说,有的矛盾纠纷当事人尽管不占理,但却是弱势群体,面临着诸多现实的生活困难,处理起来很棘手。

  明珠派出所辖区内有7所幼儿园、1所小学,近年来校园安全备受社会各界和孩子家长的关注。今年9月,刚刚开学不久,黄建明就陆续接到孩子家长反映,在校园附近经营文具、玩具店里销售的弓弩等玩具,给孩子们的人身安全带来了隐患,建议公安机关“管一管”。

  “我经过调查发现,这种现象在校园周边还不是一家,但是这些经营者当中,有着很大一部分都是生活特别困难的群众,他们经营收入非常有限,只能勉强贴补家用,但是群众有反应,就不能不管。”黄建明说,他知道工作不好做。

  “你不让我卖这些东西,你管我生活呀,但是国家也没有哪条规定不让我们卖呀。”张某是个残疾人,他就认死理,说什么也不肯收掉这些危险玩具。

  “买这些玩具危险的大都是孩子,都是家里的宝贝,万一伤着了眼睛什么的,造成了后果,你就有责任,你负得起这个责任吗?再说了,公安机关对仿真枪、弓弩等玩具管理就是有规定,为什么不执行呢?”黄建明说,把情理法讲活,就不信他们还认死理。事后,他通过街道办对生活困难的经营者都相应落实了救济帮扶措施,如今经营者不卖危险玩具了,学生家长放心了,问题解决了。

  “劝和不劝散

  关键是要把理说‘透’”

  在众多纷繁复杂的矛盾纠纷中,要算最为缠人的就是婚姻家庭纠纷了,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确实难。

  “宁可劝和两家人,不拆一对人,尽管‘劝和不劝散’是个常理,但当双方情缘已断,调解处理让双方好说好散的时候,心里很不是滋味。”黄建明说,往往到了无可奈何的时候,双方分开,也许对彼此都是一种解脱。

  5月5日,黄建明接到群众报警称,辖区鲍庄村居民欲点燃液化气。黄建明赶到现场后,及时制止了当事人的极端过激行为。经过调查了解到,今年23岁的女青年万某和田某在2015年按照当地农村习俗办理了结婚仪式,但未领取结婚证。就在万某已经怀有身孕的时候,田某发现万某与自己性格不合,没办法一起生活。于是,把万某赶出了田家。万某万念俱灰,情绪失控,要与田家人同归于尽。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闻讯赶来的万某家人在田某家里就是一阵吵闹。

  “小万,你对小田还有感情吗?”

  “没有,一点没有!”

  “小田,你对小万还有感情吗?”

  “没有,从来都没有!”

  “当初你们都干什么去了,哪能把婚姻当儿戏呢。”黄建明听罢,对双方当事人进行了严肃批评。

  “你们虽然办了结婚酒,形成了事实婚姻,但是没有领证,就不是法律上的婚姻关系,既然双方都没有感情,可以解除这个关系,下一步,你们说怎么办?”

  “退彩礼!”

  “不退!”

  双方你来我往,互不相让。随即,黄建明通知街道司法所和社区相关人员组成了一个调解小组。

  “既然不愿意一起过,那就好说好散,返还彩礼在法律上也是有规定的,如果不服调解,双方可以走司法途径,到法院诉讼,主张自己的权利。”黄建明说,既然双方把话说开了把理说透了,只好为了他们好说好散作打算。终于,双方当事人坐在谈判桌上,返还彩礼是一节,处理腹中的胎儿是一节,补偿是一节,双方最终达成了调解协议。

  “调解工作就是靠说,毕竟是人民内部矛盾,构建和谐就要想方设法把这些矛盾纠纷钝化解决了,消除隐患。”黄建明说,调解矛盾纠纷就是要与群众之间达成信任关系,群众信任你,才会跟你掏心窝子,问题就容易解决。

  据了解,短短的两年间,黄建明累计成功调解307起矛盾纠纷,成功处置化解了包括非正常死亡在内群体性事件22起。

因多种原因,本网站转载、分享、传播的部分文章尚未能与原作者或来源媒体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或来源媒体联系我们,以便我们及时删除。联系邮箱:jswmw@jschina.com.cn。
来源:泰州日报   编辑:秦春凤  
市县传真
创建要闻
文明简报
主题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