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文明网

泗阳抗战老兵徐庆亮:追忆峥嵘岁月
2018-10-16 14:39:00  来源:宿迁网  作者:史伟 杨群  

  我是1930年6月12日出生的,小时候家里穷,农村家庭都是差不多的生活条件,靠种地种粮食为生。种高粱、种玉米、种山芋充饥,一年到头很难吃一顿有油有肉的饭。

  我14岁参军,上战场杀敌,转战南北。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多年的军旅生涯,我经历了大大小小无数战斗。

  我们家住在泗阳县魏圩乡(现并入王集镇),父亲去世早,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走了,我们兄弟俩和母亲相依为命。

  日军攻进泗阳时,我才八九岁,记得当时天很冷。听村里人讲,日本人在洋河那边抢劫财物,鸡鸭鹅、粮食什么都抢,临走时放火烧老百姓房子,还奸淫妇女。我们小孩不能乱跑,就和大人一起躲在乡下,躲在家里。

  1939年6月,日军从众兴镇出动,向王集、张家圩、穿城“扫荡”,沿途杀老百姓、烧毁房屋。日军三天两头扫荡,附近的乡镇都没躲过,几十户、上百户人家在扫荡中被烧毁,多少村民被残害,实在也惨。日军还在八集等地筑据点,烧民房,还把群众当作活靶子杀。

  1944年初,日军从陶圩村开始焚烧村庄,沿途向南烧了102个村庄。3月里,日军从宿迁、洋河等地向泗阳南部“扫荡”,从曹庄向龙集、界集一带开始纵火,烧了泗阳很多乡镇,几万人都没有家了。日军这么坏,干了那么多坏事,太让人恨了。

  从里仁,到洋河,到县城……战火慢慢烧到了“家门口”。日军一直烧杀抢掠,那年五六月份,家门口小菜园里种的丝瓜还没熟,“跑反”的村民跑到我们村里躲灾。村里组织了“反攻团”,我那时14岁了,差不多和枪一样高,敌人都打到家里了,我也报名参加了“反攻团”,人数有上千人。我们村去了3个人,住在村东边的战友后来还当了团长。

  刚开始都用大刀,用的枪也都是“老套筒”和“汉阳造”,整个团里连“三八大盖”都没几支,武器弹药主要靠缴获日伪军和自己的兵工厂制造,能有一杆枪是当时很多战士的梦想。入伍不久后,我们的队伍编入新四军苏北军区淮海军分区,我进入军区特务营。

  日军在大的乡镇修据点、建炮楼,他们把据点修建在交通要道上,一个据点里通常由日本军队的一个小队驻守,据点里还有“二黄”,据点外还弄了几道圩子。打据点需要提前踩点,我们提前乔装想办法进入据点,详细地观察据点里面的地形和武器仓库等位置,暗暗记在心里。趁着黑夜炸壕沟、攻据点,攻打时不能直冲敌人的枪眼,要躲着敌人炮楼枪眼里射出的子弹。我们还去高沟、新安镇打过日军据点。去端日军据点,前面班长带队,后面副班长押队,我们一起跟着往前冲,根本不知道怕。怕,就不去当兵了!

  我们和日军作战多是打游击。一次在向沭阳转移途中,我们部队接到情报,日军的队伍要路过寇塘村去围剿游击队。部队抓紧侦查布防,做好了伏击敌人的准备。我们躲在村道旁的河沟边伏击敌人,跟几倍于我方的敌人打了一场恶战。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我们终于取得了胜利。解放战争中,我跟随部队到了山东、东北等地战斗。1950年年底,我所在的部队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战场。1952年冬,我从朝鲜战场回国,后复员回乡支持地方生产。

  我14岁参军,上战场杀敌,转战南北。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多年的军旅生涯,我经历了大大小小无数战斗。现在享受抚恤补助,我可以在家安享晚年,感觉很幸福。

标签:日军;敌人;战场
责编:曾雪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