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语3.jpg
宣传口号标语banner2.jpg
标语2.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宿迁 > 正文
周莉:听孩子唤一声“妈妈”,爱就在心里开花
2019-04-19 09:37:00  来源:宿迁网  

  榜样力量: 周莉,1974年生,1992年12月至1995年12月在福建福州某部服役,1996年被分配到宿城区社会福利院工作,2011年担任宿城区社会福利院院长。23年间,她把最美好的年华奉献给了这样一个特殊的岗位,奉献给了这样一个需要关爱的特殊群体。多年来,她先后获评“宿迁市劳动模范”、宿迁市“最美巾帼人物”、“全国巾帼建功标兵”等称号。

  宿迁网讯 (记者 沈省 郑绪军 通讯员 徐玲)1996年,刚刚退伍回来,被组织分配到宿城区社会福利院上班的周莉,当面对福利院的老人和孩子的那一瞬间,她说,她害怕了。

  怕什么?当时的她也说不清楚。

  3年的军旅生涯,她从没害怕过。

  梦想使人无所畏惧。1992年,刚刚18岁的周莉梦想成真,离开父母到福建,成为一名普普通通的通信兵。面对让人筋疲力尽的训练,面对完全陌生的环境,周莉丝毫不怕,觉得穿着军装的每一天都是幸福的。

  3年的军队生活,周莉从不怕脏——哪一名军人没有在泥水里滚过、爬过,汗水曾经湿透一件又一件军装。

  刚到福利院上班时,周莉负责护理3位瘫痪老人。每天,她为老人刷牙、洗脸、洗澡、剪指甲、喂饭、喂水、翻身、排便、换尿布、倒痰盂……老人的大小便沾到了身上,她一遍遍为老人擦洗,没有嫌弃过。有的老人便秘,周莉戴上手套,帮老人把宿便一点点抠出来。

  一日入伍,终身是兵。即使到现在,只要看到孩子们大小便沾到身上,周莉一定会上前帮忙,把孩子们都收拾得干干净净的。

  3年的军队生活,能吃苦、能战斗的精神已经融入周莉的血液——对于军人来说,就算前面是刀山火海,一声令下,仍旧一往无前,不会退缩。

  “我们儿童福利院的孩子80%患有脑瘫,60%无法表达情感。”天天和重残孩子生活在一起,周莉练就了“火眼金睛”。一个陌生的孩子抱到怀里,摸摸脸,抠抠脚心,揉揉小手,几个动作下来,她就心里有了谱。

  去年底,一个先天性肛门闭锁的男婴被遗弃在福利院门口。周莉心疼地把冻得脸色发青的孩子抱在怀里,再一摸孩子的肚子,发现早已涨得发硬。在周莉的联系下,孩子被第一时间送到省儿童医院做了手术。

  这么多年,周莉跑遍了周边的医院,对每所医院的特色专科了如指掌:做唇腭裂矫正术,徐州第一人民医院把握大;治疗心脏病,省人民医院是权威;治疗皮肤病,徐州二院拿手……

  但是,手术只是第一关,接下来的护理和康复训练才是漫长而艰辛的过程。每天,周莉在办公室的时间不会超过1个小时,在康复训练室的时间是最长的。

  先天性肛门闭锁的男婴做了第一次手术后,每天需要扩肛,每次要10多分钟,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孩子不停地哭着、挣扎着。为了转移孩子的注意力,在帮孩子扩肛的时候,周莉都会让一名护理员给孩子喂奶。几个月下来,孩子慢慢胖了起来,周莉依然仔细照料着。她知道,后面的路还很长。

  给新成员联系办户口,排定患病儿童的康复训练计划,逐一对全院儿童进行全面体检,和省、市民政部门对接上报各种救助项目材料,抓住最佳时机安排联系孩子手术……周莉忙得不可开交,但是没有叫过一声苦,更没有撂下担子一天。重病的孩子,在她的怀里能安稳入睡;再大的困难,在她的手中也能迎刃而解。福利院在她的管理下,井井有条。

  那么,周莉到底害怕的是什么?

  也许,周莉怕的是离别。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在福利院,周莉是营盘,一干就是23年。但孩子们则如小鸡出蛋壳,换了一茬又一茬。23年里,有70多名孩子被11个国家的爱心人士认养。认养交接工作一般都在省民政厅涉外收养中心进行,每一次,周莉再忙都坚持自己把孩子送过去——每一个孩子,她都曾抱在怀中,都曾喂过饭、穿过衣。虽然知道孩子被认养是件好事,但是周莉依然舍不得。

  也许,周莉怕的是辜负。

  天冷了,她会叫护理员及时给孩子添衣。

  每一餐,孩子们都有科学配置的饭菜和水果。

  每一天,每个房间都会按照标准消毒。

  ……

  23年里,周莉的春节和中秋都是先和孩子们团圆,孩子们吃过团圆饭了,她才“潦草地”和家人团圆。

  23年里,周莉有收获和幸福。2013年11月8日,在周莉的牵线搭桥下,福利院里的宿小英、宿马玉举行了温馨又浪漫的公益婚礼。周莉按着“老宿迁嫁闺女”的习俗,置办了全套嫁妆,还悄悄塞了“压箱钱”。那一天的喜酒,周莉觉得特别甜。

  今年初,被美国爱心人士认养的孩子,在10年后再次回到福利院、回到周莉身边。在当年的捡拾地,孩子将没有明白她的意思的美国妈妈推到一边,执拗地要和周莉单独合影。那一刻,周莉觉得心里特别暖。

  但是,即使制定的康复训练再详尽、照顾孩子再用心,依然有孩子会永远离开,依然会有大多数孩子永远无法和健康的孩子一样。

  “我期望孩子们能幸福、快乐成长!”这是周莉的愿望,她没有提“健康”两个字。

  4月11日上午10时多,周莉脱下鞋,刚一走进感统训练室。“妈妈来了!”一个只有三四岁模样的小女孩立即冲着她笑着叫道。随后,几个孩子也跟着叫起来。

  也许,周莉害怕的正是孩子的这一声“妈妈”。

  周莉生命中,听到的第一声“妈妈”,不是来自儿子,而是来自福利院一个叫宿小梅的孩子。那个孩子重度唇腭裂,生下来就被父母抛弃在福利院门口。周莉每天给她喂奶、洗澡、穿衣,耐心地教她学走路、学说话。患唇腭裂的孩子,口齿不清楚,可她学会的第一句话,就是“妈妈”。在她幼小的心灵里,细心呵护照顾自己的周莉,就是“妈妈”——那年,周莉22岁,未婚。

  这一声“妈妈”,孩子们叫了20多年,周莉也听了20多年。从一开始的害羞到习惯,再到现在一天听不到反倒觉得缺了什么。

  “想多了,就不真诚。”周莉说,“我就知道,福利院是孩子们的家,而我和同事,就是他们的妈妈!”

  唤一声“妈妈”,自此后,有人疼你入骨,待你如初。

责编:秦春凤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