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jpg
01.jpg
未标题-1.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江苏好人榜 > 第34期201405 > 正文
王成友
乡村理发师服务村民60载
2014-06-17 12:06:00  来源:江苏文明网  

  王成友,男、汉族,江苏泰州市姜堰区淤溪镇三垛村南5组村民,1938年5月出生。

  60多年前,16岁的他赶到扬州学习理发技术。60多年后,年过七旬的他,仍在坚持老本行,不图赚大钱,只为能服务更多村民。多年来,王成友凭着自己娴熟的技艺、周到的服务,以及坚持给低保户、敬老院老人免费理发的习惯,赢得了大伙儿的尊重,被当地群众誉为“最美乡村理发师”。

  村民们点名道姓叫他上门理发

  16岁那年,王成友从扬州江都学成理发手艺后,在扬州一家国营单位做了几年剃头匠。1962年回到家乡淤溪镇三垛村,挑着“剃头担子” 遛乡串巷,给村民们提供服务。10多年后,他在村里开了一家理发店。

  “王师傅的手艺好呢,服务也很周到。我们的头发都给他剃。”提到王成友,淤溪镇上了年纪的村民个个夸。村民顾六寿说,王成友剪分头,推平头,样样都拿手。给他剃头,头皮从来没疼过。

  顾六寿说,找王师傅剃头,他还主动与你拉呱,把听到的各色故事讲来给你解闷。为此,王成友拥有了一大批老顾客。

  王成友的理发店在淤溪镇三垛村的一条小路边上,招牌上印着“成友理发店”几个字。店里的家当是两把陈旧的理发椅、一面明晃晃的镜子,几把简单的剪刀、推剪、剃刀、梳子等。

  “剃刀是修面的专用工具,这种老式的剃刀在现代美发店里已经很难找到了,它们都是我的宝贝。”憨厚的王成友笑着说。

  在当地 ,村民家无论是新生婴儿的“满月头”,还是奄奄一息的“送终头”,都点名到姓叫王师傅上门理发。

  2012年4月的一天,本镇马庄村51岁的村民彭学仪不幸发生车祸当场死亡,当时死者浑身是血,面目全非,个个看到后都害怕得直打颤。为了让死者干干净净离开人世,家人从庄上请来了理发师为死者收脸剪“送终头”,哪知道,理发师上门后吓得魂不附体,拎起工具箱转身就走。后来死者家属联系上王成友后,他二话没说,收拾好工具,骑上三轮车一脚来到5公里外的死者门上,小心翼翼地为死者擦去脸上的血斑,帮死者理发修面,直到自已满意和家人满意后,才收起理发工具。死者家属过意不去,死活要王老留下来吃饭,王师傅婉言谢绝,一分钱也没收回家而去。

  在当地凡他理过发的人,不论调到哪里工作,只要一旦回家都乐意到他理发店光顾一下,即使不理发,也要让王师傅刮一下胡子或掏一下耳朵。

  60年免收了9万多人(次)的理发费

  王成友虽然已经70多岁,可他手脚依然利索。推剪在客人头皮上游走,力道、稳定性掌握得极好。理好发,客人发型有棱有角,顶平侧直。

  王成友的理发工具虽简单,但在为顾客服务的整个过程中,他目不斜视,一招一式都做得认真仔细,工具运用自如。

  “镇上理发一次5元、8元,高的要收好几十,消费不起,在王师傅这里理发,原来收1角钱,现在只需付3元。”今年76岁、在王成友处理了50多年发的王金荣感触地说:“王师傅理发手艺好,收费低,真是便宜了我们这些乡邻。”

  如今,在姜堰城乡,3元钱理发时代虽已几乎成为历史,淡出人们的视野,但王成友一直坚守着,他的服务对象没有变,服务质量没有变,收费标准也没有变,多少钱由顾客说了算。他说:“只要还能动,群众有需要,我就会坚持做下去,钱多钱少不重要。”

  低保户来理发,王成友经常不收钱。隔三岔五,他还带着理发工具到淤溪镇敬老院,义务为老人们服务。

  淤溪镇敬老院院长王森说,敬老院的老人年龄不一,身体状况也不同。其中不乏大小便失禁、常年卧病在床的老人,王成友不但没有嫌弃他们,反而付出了更多的爱心和耐心。他每次来,老人们都很开心。

  “每次去敬老院理发,看到老人们那种期盼的眼神和高兴劲儿,我就很感动。我在付出的同时,也收获了他们的尊重,这在我的内心是一种享受。”王成友说。

  有人和王成友算了一笔帐,他每天都有5名以上的“特殊对象”享受免费服务。60年来,他免收了9万多人(次)的理发费。

  潘庄村有位姓丁的痴呆老人,今年65岁,由于父母早已去世,没人照顾,常年衣衫褴褛、胡子邋遢,人见人嫌,一旦疯病发起来,不分昼夜裸身在外奔跑。王师傅把他当亲人。逢年过节,家里煮了好吃的,他都要给他送去一碗,并定期带着他理发、洗澡。王老说,给他理发时不听使唤,就叫老伴和其他人帮忙一起捺住他的双手,从理发、刮胡子到修面,体码要一个半小时,他一个人需要四个人的时间。每次帮丁洗澡,都要擦掉半块肥皂。人家浴室业主嫌脏,他就等浴室快打烊时赶过去。

责编:秦春凤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