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jpg
01.jpg
未标题-1.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江苏好人榜 > 第35期201406 > 正文
卞龙
“最美基层干部”的“红色梦想”
2014-07-15 17:12:00  来源:江苏文明网  

  卞 龙,男,1965年8月出生,1984年8月参加工作,1995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学学历。现任盱眙县黄花塘新四军军部旧址纪念馆馆长。

  1983年获淮安市演讲比赛一等奖、1994年被盱眙团县委评为新长征突出手、1997年被盱眙县委评为优秀共产党员、2010年被国家发改委等14个部委评为全国红色旅游先进个人、2012年入围淮安市“淮上先锋”先进典型、2013年被表彰为江苏省“最美基层干部”。

  “N4A”,在普通人看来,不过是一组平常的字母数字组合,可是,对很多经历过抗日战争年代炮火洗礼的新四军老战士来说,却是他们生命中难以磨灭的精神“图腾”,因为这就是当年那支伟大部队所一直使用的臂章符号。而对于盱眙县黄花塘新四军军部纪念馆馆长,我市唯一的江苏省“最美基层干部”卞龙来说,“N4A”则承载着他那沉甸甸的“红色梦想”。

  卞龙馆长二OO七年四月受命到任,深感责任重大,从景点建设、接待游人、内部管理到搜集文物资料、研究历史学术,要做的事千头万绪。他四处求援,爬上过路客车北上京城,住在小旅馆。要拜访的人很多,诺大的北京,几番周折见一个人多不容易。他还怕待久了,带来的钱不够用。没想到,刚接通电话,对方就说,我去找你。新四军的后代纷纷前来,那个小旅馆俨然成了“军部”。来人不管是元帅之子、将军之女,还是自己当了多大的“官”,都跑得满天大汗,走进没有会客室,只有床铺和一把椅子的简陋客房,坐在床上谈事,有求必应,一起想办法。新四军的孩子是黄花塘的孩子,没有一句大话,只有浓浓的情在心底流动。

  卞龙跟新四军老兵和后代交流的时候,很理解和尊重他们的情感,他们也感到了这个馆长的责任感和事业心。真心真情是最大的力量。他们把珍藏的书籍和实物送到纪念馆,还帮助搜集文物、资料、故事,联系相关的人,想得做得那么细致周到。有一批红色后代从北京开车过来,一路打听,来到黄花塘。黄花塘的水是人民军队的生命之源。将帅之子毫无优越感,真心实意地做个普通人,在食堂就餐时,捧着粗碗,吃小米饭和简单的菜肴,说,终于吃到父母亲当年吃过的饭了,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面对此情,卞龙和工作人员尽量克制自己,但怎么也控制不了,眼泪悄悄地滴到碗里,就把碗抬高些,遮住脸。彼此的话并不多,而悄然而至的感动在心与心之间交流,像潮水一阵一阵地拍打着。这样的幸福世间难得。他们送来的一切,什么容器能装得下?

  卞龙在盱眙的山山水水,追寻新四军的足迹。从黄花塘到千棵柳,从淮河两岸到苏皖边境的山区,都有动人的故事。卞龙在古城山区采访时,听说谭震林送给老乡一副门板,这家人再穷也舍不得用,一直把门板当宝贝供着。卞龙看到一点残破都很心痛,他发誓要把这里建设好,让千万人来瞻仰、被感动。我们的民族太要一次灵魂的洗礼了。

  蔡卫东一九八七年就在这里工作,是这个红色纪念地发展的见证人。一九八三年,修复了新四军军部旧址。二OO三年,兴建了黄花塘新四军军部纪念馆。卞龙来到这里之后,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四处“化缘”,在广场东侧,新建了四千多平米的新四军文化艺术馆,二OO九年六月破土,短短一年时间竣工、布展并开馆。

  管理员李玉成提供一笔“流水帐”:六年来,维护军部旧址,复建倒塌的参谋部,修整墙面路面,在荒草丛中开辟游道,恢复二师军工厂和饶漱石故居,还有整地,绿化,老馆重新布展,新馆一年竣工……李玉成说,卞馆长来了四年多,做的事太多了,让人看到了希望。他刚来的一两年,太难了,到了贷款过年的程度,但他一刻也没有停下来,他一停这里就停了。没见过胆子这么大的,没有一分钱也敢干,边干边想办法,从来不等,再好的事也禁不起等字。李玉成比划着,让人感觉一幅崭新的图画,是怎样从满地杂草中一笔一笔描出来的。

  卞龙是来吃苦的,他带着许多人在这里吃苦。黄花塘专线车没有开通的时候,家住城里的黄丽丽每天骑电瓶车上班,由于路远,一到莲塘电就用完,要推着车跑十几里路,就这样一天往返近七八十公里;冬天的冷风吹疼眼睛,得了角膜炎,泪流不止。其实她第一天就想跑掉,但事还没做就失败,她不甘心。几年过去了,她发现自己不能离开,手里有很多资料需要整理,还有一大本管理台帐,她不做谁做?馆长总把难事交给她。二0一0年春天去上海出差,晚上九点多,馆长发来信息,要她找电脑上传图片。附近没有网吧,她很着急,好不容易找到电脑,忙到半夜。那时新馆布展,时间紧。馆长甚至一大早发来信息,要她带着相机,早上赶到南京,租好车子等他。她这里还是信息中转站,馆长经常把外面来的信息转发给她,让她安排,有时候一下子看不明白,打电话过去馆长也不接,就自己琢磨怎么办。她知道馆长太忙,不是在外面到处求人,就是在县里开会,这个文化广电新闻局的副局长在局里还有一大堆事情。经费吃紧,他坐过路车去北京办事,来回睡在车上,节省住宿费,车厢里臭气熏人,大家都怕跟他坐长途车。这样的人,不帮他帮谁?新馆布展,要配大量文字,黄丽丽说,她在书籍资料上下的功夫都能考研了。她对馆长还有怨言,不管你会不会,馆长都要限期完成。也怪,本来一窍不通,被逼上路之后,硬着头皮走了一段,居然四通八达。

  原来,苦其心志,会逼出个专家来。卞龙自己也被逼成专家,再忙也要搞研究,绝不容许自己一问三不知。卞龙还写了新四军军工发展的专题论文,参加世博论坛的国际学术交流。为了培养专家,卞龙招了十几个大学生。黄花塘是最需要专家的地方。

责编:秦春凤
上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