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刘云清

事迹:从机修钳工成长为数控设备维修专家的“中国质量工匠”

简介:刘云清,男,1976年生,中车戚墅堰所汽车零部件公司智能制造事业部副总监。1996年,刘云清中专毕业进入中车戚墅堰所当了一名机修钳工,凭借着股钻劲儿,逐渐成长为全面掌握数控设备故障维修的专家。2015年,公司成立以刘云清名字命名的工作室,他带领技术骨干先后取得科技成果35项、专利17项。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首届“中国质量工匠”称号。

江苏好人榜 > 2019年 > 9月 > 正文

  刘云清,男,汉族,1976年9月出生,中共党员,中车戚墅堰所汽车零部件公司智能制造事业部副总监。

  最高学历本科的刘云清,却干出了博士生的活——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论文3篇、获得数十项科研成果、2项发明专利。他被称作“设备名医”,能诊治数控设备的各种“疑难杂症”;也被叫作“技改大王”,自主设计的数控珩磨机达到国际领先水平……20多年的磨砺钻研,刘云清成长为中车戚墅堰机车车辆工艺研究所有限公司首席技能专家。2018年,刘云清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1996年,中专毕业的刘云清进入中车戚墅堰所当机修钳工,跟着老师傅学习维修数控机床。“干活就要讲良心,要认认真真。”他把师傅的话深深记在心中。晚饭后,他都会到车间转转,琢磨机器的构造,思考维修中的难题;睡觉前,头脑里一遍遍回放着工作中的各种细节。

  有段时间,公司引进了多台进口设备,一出故障就请外籍技术人员来解决,刘云清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学习机会,一下班就跑到设备修理现场。他凑在边上打下手,一会儿递个扳手,一会儿送个钳子,一来二去,外籍技术员看刘云清这么勤快好学,就开始跟他交流一些技术心得。刘云清回去再研究说明书,查阅文件,思考他们的修理方法。

  “艺痴者技必良”。时光流转,刘云清从机械维修工成长为全面系统掌握数控设备机械、电气、液压、软件等各方面故障维修的专家。刘云清感觉自己“仿佛和机器融为了一体”,有一种“和机器在长期相处中构建的特殊默契”。同时,他也把机器看成一个活的整体,维修机器从来都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动脑筋“从系统上”去解决问题。他练就了了一身“神奇”的本领:从嘈杂的轰鸣声中能立马听出哪一台机器“生病了”,并准确判断“病因”所在。

  2012年1月,一台从日本进口的加工中心电路板出现故障,维修厂家称配件送到需要一个月,但样品订单第二天必须交货。刘云清临危受命,找到故障点后,作出了大胆决定:自己改造控制电路!电路板修好后,设备厂家技术人员连说不可思议。

  2015年,当时国内功率最大的高铁制动设备一次锻压成型机出现故障,等德国的配件要1个多月,每天光设备折旧就要5万元,还不包括生产上的损失。面对这台近5层楼高、数万根光控制线路的设备,刘云清很快分析出是电路板故障,仅用半天时间就实现了设备重新安全运行。

  数控珩磨机是涡轮增压器等零部件高精密加工的关键磨削设备,一度只能靠进口,价格昂贵,维修成本高,生产的产品尺寸也难以满足客户的定制需求。

  “这么关键的技术凭啥只能握在老外手里,中国人就不能研发出性价比更高的数控珩磨机?”刘云清不服气。2013年,他主动请缨进行研发攻关。

  他牢牢“钉”在了新型数控珩磨机的研究现场,光是为了测试掌握珩磨的相关工艺,就尝试了100多种不同配比的刀具和磨削介质。他的妻子黄燕君回忆,那段日子,刘云清像着魔了一样,喊他吃饭都听不见。

  就这样,刘云清带领团队经过数千次反复试验,最终研制出成本仅为进口设备四分之一,且具有多重安全控制、成品率高等诸多优点的新型龙门式全浮动HM系列数控珩磨机,其磨削精度可细到头发丝的二十到三十分之一,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在刘云清心里,热爱工作、甘为人梯是人生价值所在。他说,小到一个工件、一台设备,大到一个企业乃至一个国家,其技术崛起之路,都离不开每个技术工人的成长,离不开每个技术工人的努力。

  为更好发挥传帮带作用,2015年,中车戚墅堰所成立了以刘云清名字命名的劳模工作室,配备10多名技术骨干,专门从事研发工作。刘云清担任了中车常州汽车零部件公司副总监、智能制造事业部常务副总经理。短短四年来,工作室开展了30多项重点攻关项目,共取得科技成果35项、专利17项,节约设备费用4200余万元,创造产值1.5亿元,开展智能制造培训200余场,获评江苏省示范性劳模创新工作室。

  全智能控制机器人高压清洗机就是其中之一。“这个机器人喷出的高压水柱就像‘水刀’一样,瞬间压力可达到每平方厘米500公斤。清洗后残留的杂质颗粒最大不超过0.2毫米,总重不超过2毫克。”刘云清说,这是他和徒弟们“鼓捣”出的杰作。

  机器人高压清洗机的诞生,源于某个客户对定制油泵壳清洁度、颗粒度的苛刻要求。在他的徒弟黄彬眼里,刘云清是个特别“矫情”的师傅,哪怕是一颗螺丝,他都要细致地根据具体工况、使用环境和要求选择用螺牙、细芽还是中芽、粗芽。“这让我们明白,要做好一件事,必须用心。”黄彬说。

  为了选择最佳的高压清洗机不锈钢舱体材料,刘云清团队踏遍江浙沪粤,实地考察了30多家供应商。最终,历时一年半时间,开发出了机器人高压清洗机,为企业带来5000多万元的订单。目前,这台清洗机已清洗油泵壳100余万件,是国内唯一能够满足客户要求的清洗设备。之后,他们又研制出新型节能免维护液压系统、专用五轴加工中心、砂芯自动浸涂机等。

  刘云清一直有一个梦想:设计建立更多自动化、智能化的生产线,为客户定制最适合的系统解决方案,帮助更多企业生产出“高铁品质”的产品,打响中国“智能制造”的民族品牌。

  2018年,刘云清工作的重心也从维修、研发向自动化产线、智能化车间的搭建转移。这对不愿安逸、不惧挑战的刘云清而言,又是一个新征程。因为团队既是产品的开发者,也是使用者,能最精准地把握客户需求,目前已经有不少客户对刘云清自主研发的设备感兴趣。

  20多年间,很多企业向刘云清抛过橄榄枝,但他选择坚守在挥洒过青春与汗水,给予他光荣与梦想的热土。谈起遗憾,刘云清回忆起妻子的话:“我和女儿生命中七分之五的时间都是在盼你回家,即使在回家后这七分之二的时间里,你也时常被各种工作事务占据。”

  “我当然爱我的家人,但我更明白肩头沉甸甸的责任——不仅仅是一个工件、一台设备,一个团队,一家单位——更是一条民族智造水平崛起之路。”刘云清说。

  刘云清先后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企业首席技师等荣誉称号,获有数十项科研成果、2项发明专利。2018年3月,刘云清从全国众多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荣获首届“中国质量工匠”殊荣,全省仅有两人获此殊荣。新华社评论员文章中,将刘云清与老一代劳模王进喜、时传祥,新一代敬业奉献模范罗阳、时代楷模黄大年共同称为劳动者奋斗的典范。

来源:江苏文明网      责任编辑:秦春凤  

江苏好人榜 > 2019年 > 9月 > 正文
刘云清

  刘云清,男,汉族,1976年9月出生,中共党员,中车戚墅堰所汽车零部件公司智能制造事业部副总监。

  最高学历本科的刘云清,却干出了博士生的活——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论文3篇、获得数十项科研成果、2项发明专利。他被称作“设备名医”,能诊治数控设备的各种“疑难杂症”;也被叫作“技改大王”,自主设计的数控珩磨机达到国际领先水平……20多年的磨砺钻研,刘云清成长为中车戚墅堰机车车辆工艺研究所有限公司首席技能专家。2018年,刘云清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1996年,中专毕业的刘云清进入中车戚墅堰所当机修钳工,跟着老师傅学习维修数控机床。“干活就要讲良心,要认认真真。”他把师傅的话深深记在心中。晚饭后,他都会到车间转转,琢磨机器的构造,思考维修中的难题;睡觉前,头脑里一遍遍回放着工作中的各种细节。

  有段时间,公司引进了多台进口设备,一出故障就请外籍技术人员来解决,刘云清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学习机会,一下班就跑到设备修理现场。他凑在边上打下手,一会儿递个扳手,一会儿送个钳子,一来二去,外籍技术员看刘云清这么勤快好学,就开始跟他交流一些技术心得。刘云清回去再研究说明书,查阅文件,思考他们的修理方法。

  “艺痴者技必良”。时光流转,刘云清从机械维修工成长为全面系统掌握数控设备机械、电气、液压、软件等各方面故障维修的专家。刘云清感觉自己“仿佛和机器融为了一体”,有一种“和机器在长期相处中构建的特殊默契”。同时,他也把机器看成一个活的整体,维修机器从来都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动脑筋“从系统上”去解决问题。他练就了了一身“神奇”的本领:从嘈杂的轰鸣声中能立马听出哪一台机器“生病了”,并准确判断“病因”所在。

  2012年1月,一台从日本进口的加工中心电路板出现故障,维修厂家称配件送到需要一个月,但样品订单第二天必须交货。刘云清临危受命,找到故障点后,作出了大胆决定:自己改造控制电路!电路板修好后,设备厂家技术人员连说不可思议。

  2015年,当时国内功率最大的高铁制动设备一次锻压成型机出现故障,等德国的配件要1个多月,每天光设备折旧就要5万元,还不包括生产上的损失。面对这台近5层楼高、数万根光控制线路的设备,刘云清很快分析出是电路板故障,仅用半天时间就实现了设备重新安全运行。

  数控珩磨机是涡轮增压器等零部件高精密加工的关键磨削设备,一度只能靠进口,价格昂贵,维修成本高,生产的产品尺寸也难以满足客户的定制需求。

  “这么关键的技术凭啥只能握在老外手里,中国人就不能研发出性价比更高的数控珩磨机?”刘云清不服气。2013年,他主动请缨进行研发攻关。

  他牢牢“钉”在了新型数控珩磨机的研究现场,光是为了测试掌握珩磨的相关工艺,就尝试了100多种不同配比的刀具和磨削介质。他的妻子黄燕君回忆,那段日子,刘云清像着魔了一样,喊他吃饭都听不见。

  就这样,刘云清带领团队经过数千次反复试验,最终研制出成本仅为进口设备四分之一,且具有多重安全控制、成品率高等诸多优点的新型龙门式全浮动HM系列数控珩磨机,其磨削精度可细到头发丝的二十到三十分之一,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在刘云清心里,热爱工作、甘为人梯是人生价值所在。他说,小到一个工件、一台设备,大到一个企业乃至一个国家,其技术崛起之路,都离不开每个技术工人的成长,离不开每个技术工人的努力。

  为更好发挥传帮带作用,2015年,中车戚墅堰所成立了以刘云清名字命名的劳模工作室,配备10多名技术骨干,专门从事研发工作。刘云清担任了中车常州汽车零部件公司副总监、智能制造事业部常务副总经理。短短四年来,工作室开展了30多项重点攻关项目,共取得科技成果35项、专利17项,节约设备费用4200余万元,创造产值1.5亿元,开展智能制造培训200余场,获评江苏省示范性劳模创新工作室。

  全智能控制机器人高压清洗机就是其中之一。“这个机器人喷出的高压水柱就像‘水刀’一样,瞬间压力可达到每平方厘米500公斤。清洗后残留的杂质颗粒最大不超过0.2毫米,总重不超过2毫克。”刘云清说,这是他和徒弟们“鼓捣”出的杰作。

  机器人高压清洗机的诞生,源于某个客户对定制油泵壳清洁度、颗粒度的苛刻要求。在他的徒弟黄彬眼里,刘云清是个特别“矫情”的师傅,哪怕是一颗螺丝,他都要细致地根据具体工况、使用环境和要求选择用螺牙、细芽还是中芽、粗芽。“这让我们明白,要做好一件事,必须用心。”黄彬说。

  为了选择最佳的高压清洗机不锈钢舱体材料,刘云清团队踏遍江浙沪粤,实地考察了30多家供应商。最终,历时一年半时间,开发出了机器人高压清洗机,为企业带来5000多万元的订单。目前,这台清洗机已清洗油泵壳100余万件,是国内唯一能够满足客户要求的清洗设备。之后,他们又研制出新型节能免维护液压系统、专用五轴加工中心、砂芯自动浸涂机等。

  刘云清一直有一个梦想:设计建立更多自动化、智能化的生产线,为客户定制最适合的系统解决方案,帮助更多企业生产出“高铁品质”的产品,打响中国“智能制造”的民族品牌。

  2018年,刘云清工作的重心也从维修、研发向自动化产线、智能化车间的搭建转移。这对不愿安逸、不惧挑战的刘云清而言,又是一个新征程。因为团队既是产品的开发者,也是使用者,能最精准地把握客户需求,目前已经有不少客户对刘云清自主研发的设备感兴趣。

  20多年间,很多企业向刘云清抛过橄榄枝,但他选择坚守在挥洒过青春与汗水,给予他光荣与梦想的热土。谈起遗憾,刘云清回忆起妻子的话:“我和女儿生命中七分之五的时间都是在盼你回家,即使在回家后这七分之二的时间里,你也时常被各种工作事务占据。”

  “我当然爱我的家人,但我更明白肩头沉甸甸的责任——不仅仅是一个工件、一台设备,一个团队,一家单位——更是一条民族智造水平崛起之路。”刘云清说。

  刘云清先后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江苏省劳动模范、江苏省企业首席技师等荣誉称号,获有数十项科研成果、2项发明专利。2018年3月,刘云清从全国众多候选人中脱颖而出,荣获首届“中国质量工匠”殊荣,全省仅有两人获此殊荣。新华社评论员文章中,将刘云清与老一代劳模王进喜、时传祥,新一代敬业奉献模范罗阳、时代楷模黄大年共同称为劳动者奋斗的典范。

来源:江苏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