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汤和生

事迹:放下自身悲痛,全身心关爱失独家庭的坚强老人

简介:汤和生,男,1950年生,镇江市京口区健康路街道气象里社区居民。汤和生家庭在2001年发生巨大变故,岳母、妻子、女儿在重大车祸中丧生。2013年5月,汤和生终于放下悲痛,加入了金山公益志愿服务团队,将全部精力投入到关爱失独家庭、失独老人志愿服务中,用力所能及的帮助,让失独家庭感受到社会温暖。

江苏好人榜 > 2019年 > 9月 > 正文

  汤和生,男,1950年生,中共党员,退伍军人,原江苏外贸包装镇江储运公司办公室主任。

  汤和生的家庭在2001年临近年关时发生巨大变故,妻子、女儿、岳母在一次重大车祸中丧生,汤和生成为了失独、孤独的老人后,汤和生把自己的痛楚埋藏到心底,把自己全部精力投入到关爱失独家庭、失独老人的志愿服务之中,五年如一日,帮助失独病人缴费、协调床位、协助各种检查,给病人送饭送菜,帮失独离世老人安排后事等等。

  2001年临近年关,寒冷的冬天再给汤和生一个晴天霹雳,汤和生的妻子、女儿、岳母三人在回老家宜兴过年路上发生重大车祸,三人全部不幸身亡,这个消息顿时把老汤震崩了,就这样老汤成为了失独、孤独的老人。

  1950年出生的汤和生曾经是一名海军军官,在素有深海蛟龙之称的潜艇部队工作了15年。1986年离开深爱的大海,转业到镇江市外贸企业工作,这本是一份令人羡慕的“铁饭碗”,但适逢我国大刀阔斧的改革,经济体制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没安稳两年,企业破产、下岗待业统统被老汤撞上了。

  遇上这种事,有人跟政府谈条件、上访,有人跟企业闹事提要求,但是老汤却一声不吭,无条件的服从了组织的安排——下岗待业。

  是的,服从,对于老汤而言,作为一名军人,在个人短期利益与国家长远发展的对比之下,服从是最基本的素质与修养!老汤虽然每个月只拿基本生活费,却从来没有难过,依旧整天乐呵呵的,鸡鸭鱼肉是生活,萝卜白菜也是生活,命运对他的考验,他以共产党员特有的广阔胸怀泰然应对。

  但是,妻、女、岳母突然不幸去逝彻底把铮铮铁骨的老汤拉入了无尽悲痛的深渊,久久不能自拔。原本乐观开朗的老汤一下子心如死灰,似乎再也看不到生命的希望。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老汤陷入无尽的悲伤,整天把自己关在孤独痛苦的世界,拒绝与人交流,拒绝接触外面的世界,甚至不愿意多讲一句话。他对失去至亲的痛楚无法释怀,在悲伤的情绪里越陷越深,整个人只剩下一副躯壳。

  2013年初,镇江金山公益志愿服务团队获知老汤的情况后,以电话和上门的方式多次与他进行联系,宣讲金山公益志愿服务团队的服务理念,让老汤终于意识到,“失独”原来是一个群体,这个群体并没有被遗忘,而是有很多人对这个群体奉献着关心和爱,比如金山公益志愿服务团队就是专门为失独家庭、失独老人提供志愿服务的专业团队。

  经过志愿者门多次努力,老汤终于同意去参加了金山公益的春之旅活动。

  这是老汤在遭受家庭巨变后第一次参加集体活动,活动人员是一百多位失独老人。虽然他们有着类似的遭遇、不为人知的痛印,但是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不再拘泥于你我的伤痛,坦然面对生活的挫折,有说有笑,焕发新生!

  当晚,老汤失眠了。

  想到部队那些为了国家牺牲、受伤的同志,他们有的甚至来不及组建家庭,从来没有享受过夫妻、天伦之乐,同比之下,自己幸运多了。而今天,这么多失独老人聚在一起,他们面对家庭的巨大变故都能重拾生活的勇气,自己作为一名退役军人,难道能继续沉沦、颓废吗?

  不,绝对不!

  这场活动,让老汤找到了第二次生命!

  第二天,老汤主动与金山公益组织负责人万翔联系,表示自己愿意加入金山公益志愿服务团,在被关心帮助的同时,也要力所能及的去帮助别人。

  在收到肯定的答复后,老汤把曾经的痛楚埋藏到心底,重新起航,踏上了关爱失独家庭、失独老人的志愿服务之旅,而且在很短时间就成为了一名骨干志愿者。

  失独老人祝瑞红的儿子在十多岁时因病去世,她本人患严重尿毒症神志不清,老伴又中风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两位老人同时住在东吴医院,他们实在太需要人去关心照顾了。老汤得知这个情况后,二话不说,立即和志愿者马巧云结对行动起来,给他们俩擦洗身子,清洗衣物,把他们俩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隔三分五老汤换着送鸡汤、鱼汤,炒一些新鲜的蔬菜和买一些新鲜水果给祝瑞红老夫妇俩食用,老汤真的就这样把他们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一直到祝妈妈离别这个世界,近两年的时间风雨无阻,老汤基本上是每天都会去照看他们,为他们送吃的送喝的。因祝妈妈神志不清,一直到祝妈妈离别这个世界,老汤连祝妈妈的一声谢谢都没能得到。

  老汤加入金山公益志愿服务组织后,整天就是忙着帮失独病人缴费、协调床位、协助各种检查,给病人送饭送菜,帮失独离世老人安排后事,一直到安葬骨灰。

  2019年6月下旬,江苏镇江失独老人陈崇敏和蒋庆生不约而同因病住院在镇江江滨医院,陈崇敏的丈夫和女儿因肺癌相继病逝;蒋庆生是镇江九中的语文老师,女儿19岁时因白血病离他而去。老汤一边帮陈崇敏交费办入院手续,一边如数家珍似地在笔记本上写着:陈崇敏口味清淡,蒋庆生血糖高,忌糖。

  六月的江南,忽雨忽晴是常事,当无数的上班族还沉寂在睡梦中的时候,一阵闹铃在六点钟准时响起。老汤迅速从床上爬起来,折好被子刷牙洗脸,早饭也来不及吃,拿起伞冲出家门奔向菜场。

  卖鸡的摊主见到老汤,二话不说,挑了一只壮实的老母鸡,宰杀、热烫、拔毛后,交到他的手上。

  七点钟,老汤带着母鸡和其余的食材回到家中,洗净切好,套上属于自己的橘红色围兜、点燃煤气灶。

  十点半,一锅热腾腾的鸡汤、一大盆番茄炒蛋、一碗翠绿的青菜全部完成,电饭锅上的饭也同步煮好,老汤拿出六个饭盒,将三样菜平均分成两份,装进保温袋里再一次出门了。

  十一点半,老汤准时出现在镇江江滨医院,第一份饭菜,送给住在内科大楼11楼11床的陈崇敏,放下给陈崇敏的饭菜,老汤迅速整理好便当,向住在外科大楼蒋庆生的病房奔去,蒋庆生是江苏泰兴人,大学毕业分配在镇江九中做老师,在镇江无亲无眷,看着比自己大十几岁且同样是失独的老人汤和生为自己住院跑上跑下又送饭送菜,蒋庆生被感动的无言以对,眼角铺满了泪水。

  等老汤把两位住院人员的午餐都安排好后,已是十二点钟多了。老汤匆匆来到医院附近的面条馆,点了一碗鸡蛋面,迅速吃完,他又回到医院的大厅,在大厅的角落选了一个凳子坐下稍作休整,因为下午还有另外一名大港失独老人要转院到江滨医院,老汤必须等着她的到来,要帮助该名失独老人协调床位、办理缴费、协助检查等等,一大堆事在等着老汤。

  长年累月,老汤以军人般的自律重复着这种忙碌的生活,劳累繁杂不算,还需要自掏腰包倒贴,很多人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老汤总回答说,因为我是一名退役军人,帮助有困难的人是应该的,现在我还走得动,帮助别人快乐自己,尽量为社会发挥一点余力吧。

  可是谁能想到,这样一位70岁高龄为失独老人热情服务的志愿者,本身也是一位失独老人。

  有人问老汤,你从部队回来安排到企业,现在退休工资同比别人少很多,你不跟他们去要、去闹,你还把钱贴到日常志愿服务的工作中去,值吗?老汤乐呵呵地说,从部队转业回来,大家都要去当领导,需要那么多领导嘛?

  老汤说,我现在一个月的退休工资够用了,不用去跟组织添麻烦。

  老汤说,在部队为了国家牺牲、受伤的人很多,同比我幸运多了,你看人家张富清,我跟他比,差得远呢!

  老汤常说,我是一名退役军人,就是老了,也要老得坚强,老得优雅。

  或许,这种金钱无法换来的真情,才是世间最宝贵的东西。汤和生,作为一名退役军人,作为大爱之城的一员,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将“老汤”这个小我,融入了对失独老人的关爱这个大我之中,将爱洒向四方,是新时代下“我将无我”的忘我精神最美的诠释!

来源:江苏文明网      责任编辑:秦春凤  

江苏好人榜 > 2019年 > 9月 > 正文
汤和生

  汤和生,男,1950年生,中共党员,退伍军人,原江苏外贸包装镇江储运公司办公室主任。

  汤和生的家庭在2001年临近年关时发生巨大变故,妻子、女儿、岳母在一次重大车祸中丧生,汤和生成为了失独、孤独的老人后,汤和生把自己的痛楚埋藏到心底,把自己全部精力投入到关爱失独家庭、失独老人的志愿服务之中,五年如一日,帮助失独病人缴费、协调床位、协助各种检查,给病人送饭送菜,帮失独离世老人安排后事等等。

  2001年临近年关,寒冷的冬天再给汤和生一个晴天霹雳,汤和生的妻子、女儿、岳母三人在回老家宜兴过年路上发生重大车祸,三人全部不幸身亡,这个消息顿时把老汤震崩了,就这样老汤成为了失独、孤独的老人。

  1950年出生的汤和生曾经是一名海军军官,在素有深海蛟龙之称的潜艇部队工作了15年。1986年离开深爱的大海,转业到镇江市外贸企业工作,这本是一份令人羡慕的“铁饭碗”,但适逢我国大刀阔斧的改革,经济体制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没安稳两年,企业破产、下岗待业统统被老汤撞上了。

  遇上这种事,有人跟政府谈条件、上访,有人跟企业闹事提要求,但是老汤却一声不吭,无条件的服从了组织的安排——下岗待业。

  是的,服从,对于老汤而言,作为一名军人,在个人短期利益与国家长远发展的对比之下,服从是最基本的素质与修养!老汤虽然每个月只拿基本生活费,却从来没有难过,依旧整天乐呵呵的,鸡鸭鱼肉是生活,萝卜白菜也是生活,命运对他的考验,他以共产党员特有的广阔胸怀泰然应对。

  但是,妻、女、岳母突然不幸去逝彻底把铮铮铁骨的老汤拉入了无尽悲痛的深渊,久久不能自拔。原本乐观开朗的老汤一下子心如死灰,似乎再也看不到生命的希望。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老汤陷入无尽的悲伤,整天把自己关在孤独痛苦的世界,拒绝与人交流,拒绝接触外面的世界,甚至不愿意多讲一句话。他对失去至亲的痛楚无法释怀,在悲伤的情绪里越陷越深,整个人只剩下一副躯壳。

  2013年初,镇江金山公益志愿服务团队获知老汤的情况后,以电话和上门的方式多次与他进行联系,宣讲金山公益志愿服务团队的服务理念,让老汤终于意识到,“失独”原来是一个群体,这个群体并没有被遗忘,而是有很多人对这个群体奉献着关心和爱,比如金山公益志愿服务团队就是专门为失独家庭、失独老人提供志愿服务的专业团队。

  经过志愿者门多次努力,老汤终于同意去参加了金山公益的春之旅活动。

  这是老汤在遭受家庭巨变后第一次参加集体活动,活动人员是一百多位失独老人。虽然他们有着类似的遭遇、不为人知的痛印,但是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不再拘泥于你我的伤痛,坦然面对生活的挫折,有说有笑,焕发新生!

  当晚,老汤失眠了。

  想到部队那些为了国家牺牲、受伤的同志,他们有的甚至来不及组建家庭,从来没有享受过夫妻、天伦之乐,同比之下,自己幸运多了。而今天,这么多失独老人聚在一起,他们面对家庭的巨大变故都能重拾生活的勇气,自己作为一名退役军人,难道能继续沉沦、颓废吗?

  不,绝对不!

  这场活动,让老汤找到了第二次生命!

  第二天,老汤主动与金山公益组织负责人万翔联系,表示自己愿意加入金山公益志愿服务团,在被关心帮助的同时,也要力所能及的去帮助别人。

  在收到肯定的答复后,老汤把曾经的痛楚埋藏到心底,重新起航,踏上了关爱失独家庭、失独老人的志愿服务之旅,而且在很短时间就成为了一名骨干志愿者。

  失独老人祝瑞红的儿子在十多岁时因病去世,她本人患严重尿毒症神志不清,老伴又中风在床,生活不能自理,两位老人同时住在东吴医院,他们实在太需要人去关心照顾了。老汤得知这个情况后,二话不说,立即和志愿者马巧云结对行动起来,给他们俩擦洗身子,清洗衣物,把他们俩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隔三分五老汤换着送鸡汤、鱼汤,炒一些新鲜的蔬菜和买一些新鲜水果给祝瑞红老夫妇俩食用,老汤真的就这样把他们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一直到祝妈妈离别这个世界,近两年的时间风雨无阻,老汤基本上是每天都会去照看他们,为他们送吃的送喝的。因祝妈妈神志不清,一直到祝妈妈离别这个世界,老汤连祝妈妈的一声谢谢都没能得到。

  老汤加入金山公益志愿服务组织后,整天就是忙着帮失独病人缴费、协调床位、协助各种检查,给病人送饭送菜,帮失独离世老人安排后事,一直到安葬骨灰。

  2019年6月下旬,江苏镇江失独老人陈崇敏和蒋庆生不约而同因病住院在镇江江滨医院,陈崇敏的丈夫和女儿因肺癌相继病逝;蒋庆生是镇江九中的语文老师,女儿19岁时因白血病离他而去。老汤一边帮陈崇敏交费办入院手续,一边如数家珍似地在笔记本上写着:陈崇敏口味清淡,蒋庆生血糖高,忌糖。

  六月的江南,忽雨忽晴是常事,当无数的上班族还沉寂在睡梦中的时候,一阵闹铃在六点钟准时响起。老汤迅速从床上爬起来,折好被子刷牙洗脸,早饭也来不及吃,拿起伞冲出家门奔向菜场。

  卖鸡的摊主见到老汤,二话不说,挑了一只壮实的老母鸡,宰杀、热烫、拔毛后,交到他的手上。

  七点钟,老汤带着母鸡和其余的食材回到家中,洗净切好,套上属于自己的橘红色围兜、点燃煤气灶。

  十点半,一锅热腾腾的鸡汤、一大盆番茄炒蛋、一碗翠绿的青菜全部完成,电饭锅上的饭也同步煮好,老汤拿出六个饭盒,将三样菜平均分成两份,装进保温袋里再一次出门了。

  十一点半,老汤准时出现在镇江江滨医院,第一份饭菜,送给住在内科大楼11楼11床的陈崇敏,放下给陈崇敏的饭菜,老汤迅速整理好便当,向住在外科大楼蒋庆生的病房奔去,蒋庆生是江苏泰兴人,大学毕业分配在镇江九中做老师,在镇江无亲无眷,看着比自己大十几岁且同样是失独的老人汤和生为自己住院跑上跑下又送饭送菜,蒋庆生被感动的无言以对,眼角铺满了泪水。

  等老汤把两位住院人员的午餐都安排好后,已是十二点钟多了。老汤匆匆来到医院附近的面条馆,点了一碗鸡蛋面,迅速吃完,他又回到医院的大厅,在大厅的角落选了一个凳子坐下稍作休整,因为下午还有另外一名大港失独老人要转院到江滨医院,老汤必须等着她的到来,要帮助该名失独老人协调床位、办理缴费、协助检查等等,一大堆事在等着老汤。

  长年累月,老汤以军人般的自律重复着这种忙碌的生活,劳累繁杂不算,还需要自掏腰包倒贴,很多人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做,老汤总回答说,因为我是一名退役军人,帮助有困难的人是应该的,现在我还走得动,帮助别人快乐自己,尽量为社会发挥一点余力吧。

  可是谁能想到,这样一位70岁高龄为失独老人热情服务的志愿者,本身也是一位失独老人。

  有人问老汤,你从部队回来安排到企业,现在退休工资同比别人少很多,你不跟他们去要、去闹,你还把钱贴到日常志愿服务的工作中去,值吗?老汤乐呵呵地说,从部队转业回来,大家都要去当领导,需要那么多领导嘛?

  老汤说,我现在一个月的退休工资够用了,不用去跟组织添麻烦。

  老汤说,在部队为了国家牺牲、受伤的人很多,同比我幸运多了,你看人家张富清,我跟他比,差得远呢!

  老汤常说,我是一名退役军人,就是老了,也要老得坚强,老得优雅。

  或许,这种金钱无法换来的真情,才是世间最宝贵的东西。汤和生,作为一名退役军人,作为大爱之城的一员,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将“老汤”这个小我,融入了对失独老人的关爱这个大我之中,将爱洒向四方,是新时代下“我将无我”的忘我精神最美的诠释!

来源:江苏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