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周莉

事迹:用慈母之心抚育孤残儿童成长的福利院院长

简介:周莉,女,1974年生,宿迁市宿城区社会福利院院长。1996年,周莉退伍后被分配到宿迁市宿城区社会福利院工作。23年来,她每天为孤残儿童操劳奔走,用一颗慈母之心为83个无依无靠的孩子撑起温暖的家,成为他们最爱最依赖的“周妈妈”。她获得“全国民政系统劳动模范”、“全国‘巾帼建功’标兵”等称号。

江苏好人榜 > 2019年 > 9月 > 正文

  周莉,女,汉族,1974年1月出生,中共党员,现任宿迁市宿城区社会福利院院长。

  1996年,周莉退伍后被分配到宿迁市宿城区社会福利院工作。慈母之心,严父之情,她为无依无靠的孤残儿童建起了温暖的家。20多个春夏秋冬,8500多个日日夜夜,她让83个没爹没妈的孤残儿童拥有被爱的权利,她用人世间最纯朴的情感和最真挚的爱心,把党和政府的温暖、社会各界的关爱送给那一颗颗原本受伤而幼稚的心灵,为他们支撑起一个姓“宿”的温暖的家,她就是孩子们口中的“周妈妈”。

  还没结婚就先给福利院里的孩子当上了妈

  1996年,周莉从福建福州某部队退伍来到宿城区社会福利院工作。当时的她刚刚20岁出头,没有成家,更没有和这么多孩子们相处过。所以在踏入福利院之前,她的心里是一幅美好的图景:福利院里都是正常的孩子,自己的工作内容就像在幼儿园一样。

  由于这些孩子们大多带有残疾或者疾病,照顾好他们需要超出常人的决心和耐心。第一次接触福利院里的孩子时,周莉心中十分震撼,这些孩子中 90% 患有脑瘫、唇腭裂和心脏病等先天疾病。她坦言自己也曾害怕过、担心过,但是没多久,有个孩子开口,叫了她一声“妈妈”。

  这是个重度唇腭裂的女孩,生下来就被父母抛弃在了福利院的门口。周莉每天给她喂奶、洗澡、穿衣,耐心地教她学走路、学说话。患唇腭裂的孩子,口齿不清楚,可她学会的第一句话,就是“妈妈”,而这也是周莉听到的第一声:“妈妈”。还未结婚的周莉,就这样先当上了妈。

  牵挂福利院的孩子们,亲儿子为此吃醋

  天天和孤残儿童生活在一起,周莉作为母亲的“直觉”也锻炼得相当敏锐:即使一个陌生孩子抱到怀里,摸摸脸,抠抠脚心,掰开小手,几个动作,她就能判断出这个孩子患了什么疾病,比X光还准——正常孩子对这些东西的反应很敏感很迅速。当然,周莉并不仅仅依赖于感官上的判断,每个孩子在正式入院前,都会经过隔离和全面体检,再制订个性化的治疗方案。

  每年第一季度,是周莉最忙的时候。要给新成员办理户口,排定患病儿童的康复训练计划,逐一对全院儿童进行全面体检,和省市民政部门对接上报各种救助项目材料,抓紧最佳时机安排联系手术……周莉清楚,手术对孤残儿童意味着病痛的减轻,意味着生命的延续,也意味着能像正常孩子一样生活!

  为此,她跑遍了周边的医院,对每所医院的特色专科都了如指掌:哪家医院做唇腭裂手术把握最大,哪里的专家对心脏病最具权威,哪家医院最擅长治疗皮肤病……每个孩子的入院手术治疗,周莉都要亲自看护,孩子疼,她也疼;孩子哭,她也哭;孩子笑,她才笑。

  “小时候,我以为自己也是福利院里的孩子,后来才发现,我还不如他们。”周莉的儿子小陈即将大学毕业了,他的童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福利院的,跟福利院里的孩子一起写作业,一起玩耍,一起分享着母亲的关爱。所以在说起自己的母亲时,小陈略带“醋意”。

  “虽非亲骨肉,依然父母心。”这句话是习总书记考察儿童福利院时所说过的一句话,也一直是周莉的座右铭。

  对儿子的小情绪,心中有数的周莉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儿子,无论是亲生儿子还是福利院的孩子,对她的称呼都是“妈妈”,而这个称呼,承载着这个世界上最重的分量。

  这个分量有多重?一方面,是最简单一个坐起动作,都要帮着孩子反复练习上千遍才能成功;另一方面,让周莉感到慰藉的,是每个孩子见到她,第一个动作一定是飞扑上去,扎到周莉的怀里,一声声地叫着“妈妈”,一次次地和周莉摩挲额头。

  “成为母亲以后,最大的不同,就是在抱着这些孩子的时候,心里容易发酸、发苦。”周莉说,他们每一个都是“小天使”,却都有着不幸的遭遇,我这个当“妈”的,必须要让他们每一个孩子都幸福,从他们叫我“妈妈”开始,我们就约定好了。

  “只愿所有孩子健康、快乐,有个好归宿”

  身体上的疾病可以医治,但自幼被遗弃的孩子,内心的伤痛却不是那么好痊愈的。周莉不愿意让心灵上的创伤陪伴他们一生,为此她一直在积极探索方法,设法让福利院的孩子们,在感受到家庭温暖的同时,也能尽可能地过上正常孩子的生活。

  2005年起,经民政部门批准,宿城区社会福利院与“加拿大创建家庭儿童收养组织”等国际机构开展合作,开通涉外收养,给孩子们开辟了一条新的成长通道。

  福利院一楼有面照片墙,贴有孩子们和老外爸妈一起旅游、运动的留影。“这个孩子叫宿小亮,患有唇腭裂,走的时候才5岁,3年后由父亲带到福利院回访,已经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了……”“这个孩子叫宿子昂,是个脑瘫儿,两岁时还不会坐,一年多时间里学会了走路,2013年被澳大利亚的一对夫妇领养……”每一张照片,周莉都能说上一个故事。

  截至目前,福利院已经有60多个儿童被11个国家的爱心父母收养。他们每隔一段日子就会写信给“周妈妈”,每一封信,周莉都视作珍宝,一一回复。

  除了这些被新的家庭接纳的孩子外,最让周莉欣慰的,莫过于自己拉扯大的孩子们也组建起了自己的家庭!2013年11月8日,宿城区社会福利院就给两对新人举行了温馨又浪漫的公益婚礼。其中一位新娘子,在25年前,刚一出生就被遗弃在福利院门前,检查发现她患有Ⅲ度唇腭裂。在福利院工作人员的悉心照料下,不但治愈了疾病,上小学、中学,还考入了宿迁高等师范学院计算机专业。2012年,她大专毕业后进入宿迁市区一家公司实习,其间经人介绍,与在船厂做电焊工的一位小伙子相识相恋。

  婚礼那天,福利院张灯结彩,两位新娘子紧紧抱着周莉,一声“妈”,喊得全场人潸然泪下。

  同样令人惊喜的,是孩子们长大后,也会主动来帮“周妈妈”。宿小白和宿马玉是宿城区社会福利院考出的第一批大学生,毕业后竟然都选择回到福利院工作。“没有周妈妈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我要成为周妈妈一样的人,在福利院工作一辈子。”,宿小白她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因此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被医生断言活不过13岁,但她现在虽然没能痊愈,但已经活过了两个13岁,而周莉在这些年里,无数次地鼓励、照顾她,也曾无数次地带她到各地求医,才让她创造了现在的奇迹。所以,小白在走上社会后,又回到了宿城区社会福利院,继续为院里的弟弟妹妹们服务,帮着“周妈妈”一起,照顾其他的孩子们。

  “在孩子小的时候,让他们健康和快乐,当孩子长大后,让他们有个好的归宿,这应该是所有母亲共同的心态。”的确,在周莉心里,她从未用“福利院长”这个身份来对待自己的工作,而是一直把自己当做所有孩子的妈妈,用一位母亲的心情去对待每一个孩子,这才有了宿城区社会福利院这个大家庭,和83个健康、快乐成长的“宿姓娃”。

  由于工作突出,周莉先后获得“全国民政系统劳动模范”、“全国‘巾帼建功’标兵”、“ 江苏最美基层共产党员”、“感动宿迁人物”、“宿迁市劳动模范”、“宿迁市最美巾帼人物”、“最美宿城人”、“宿城区十佳女性”等荣誉称号。福利院也先后被评为全国“孤残儿童手术康复明天计划”先进集体,全国涉外送养先进单位,江苏省涉外送养先进单位等。

来源:江苏文明网      责任编辑:秦春凤  

江苏好人榜 > 2019年 > 9月 > 正文
周莉

  周莉,女,汉族,1974年1月出生,中共党员,现任宿迁市宿城区社会福利院院长。

  1996年,周莉退伍后被分配到宿迁市宿城区社会福利院工作。慈母之心,严父之情,她为无依无靠的孤残儿童建起了温暖的家。20多个春夏秋冬,8500多个日日夜夜,她让83个没爹没妈的孤残儿童拥有被爱的权利,她用人世间最纯朴的情感和最真挚的爱心,把党和政府的温暖、社会各界的关爱送给那一颗颗原本受伤而幼稚的心灵,为他们支撑起一个姓“宿”的温暖的家,她就是孩子们口中的“周妈妈”。

  还没结婚就先给福利院里的孩子当上了妈

  1996年,周莉从福建福州某部队退伍来到宿城区社会福利院工作。当时的她刚刚20岁出头,没有成家,更没有和这么多孩子们相处过。所以在踏入福利院之前,她的心里是一幅美好的图景:福利院里都是正常的孩子,自己的工作内容就像在幼儿园一样。

  由于这些孩子们大多带有残疾或者疾病,照顾好他们需要超出常人的决心和耐心。第一次接触福利院里的孩子时,周莉心中十分震撼,这些孩子中 90% 患有脑瘫、唇腭裂和心脏病等先天疾病。她坦言自己也曾害怕过、担心过,但是没多久,有个孩子开口,叫了她一声“妈妈”。

  这是个重度唇腭裂的女孩,生下来就被父母抛弃在了福利院的门口。周莉每天给她喂奶、洗澡、穿衣,耐心地教她学走路、学说话。患唇腭裂的孩子,口齿不清楚,可她学会的第一句话,就是“妈妈”,而这也是周莉听到的第一声:“妈妈”。还未结婚的周莉,就这样先当上了妈。

  牵挂福利院的孩子们,亲儿子为此吃醋

  天天和孤残儿童生活在一起,周莉作为母亲的“直觉”也锻炼得相当敏锐:即使一个陌生孩子抱到怀里,摸摸脸,抠抠脚心,掰开小手,几个动作,她就能判断出这个孩子患了什么疾病,比X光还准——正常孩子对这些东西的反应很敏感很迅速。当然,周莉并不仅仅依赖于感官上的判断,每个孩子在正式入院前,都会经过隔离和全面体检,再制订个性化的治疗方案。

  每年第一季度,是周莉最忙的时候。要给新成员办理户口,排定患病儿童的康复训练计划,逐一对全院儿童进行全面体检,和省市民政部门对接上报各种救助项目材料,抓紧最佳时机安排联系手术……周莉清楚,手术对孤残儿童意味着病痛的减轻,意味着生命的延续,也意味着能像正常孩子一样生活!

  为此,她跑遍了周边的医院,对每所医院的特色专科都了如指掌:哪家医院做唇腭裂手术把握最大,哪里的专家对心脏病最具权威,哪家医院最擅长治疗皮肤病……每个孩子的入院手术治疗,周莉都要亲自看护,孩子疼,她也疼;孩子哭,她也哭;孩子笑,她才笑。

  “小时候,我以为自己也是福利院里的孩子,后来才发现,我还不如他们。”周莉的儿子小陈即将大学毕业了,他的童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福利院的,跟福利院里的孩子一起写作业,一起玩耍,一起分享着母亲的关爱。所以在说起自己的母亲时,小陈略带“醋意”。

  “虽非亲骨肉,依然父母心。”这句话是习总书记考察儿童福利院时所说过的一句话,也一直是周莉的座右铭。

  对儿子的小情绪,心中有数的周莉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儿子,无论是亲生儿子还是福利院的孩子,对她的称呼都是“妈妈”,而这个称呼,承载着这个世界上最重的分量。

  这个分量有多重?一方面,是最简单一个坐起动作,都要帮着孩子反复练习上千遍才能成功;另一方面,让周莉感到慰藉的,是每个孩子见到她,第一个动作一定是飞扑上去,扎到周莉的怀里,一声声地叫着“妈妈”,一次次地和周莉摩挲额头。

  “成为母亲以后,最大的不同,就是在抱着这些孩子的时候,心里容易发酸、发苦。”周莉说,他们每一个都是“小天使”,却都有着不幸的遭遇,我这个当“妈”的,必须要让他们每一个孩子都幸福,从他们叫我“妈妈”开始,我们就约定好了。

  “只愿所有孩子健康、快乐,有个好归宿”

  身体上的疾病可以医治,但自幼被遗弃的孩子,内心的伤痛却不是那么好痊愈的。周莉不愿意让心灵上的创伤陪伴他们一生,为此她一直在积极探索方法,设法让福利院的孩子们,在感受到家庭温暖的同时,也能尽可能地过上正常孩子的生活。

  2005年起,经民政部门批准,宿城区社会福利院与“加拿大创建家庭儿童收养组织”等国际机构开展合作,开通涉外收养,给孩子们开辟了一条新的成长通道。

  福利院一楼有面照片墙,贴有孩子们和老外爸妈一起旅游、运动的留影。“这个孩子叫宿小亮,患有唇腭裂,走的时候才5岁,3年后由父亲带到福利院回访,已经说一口流利的英语了……”“这个孩子叫宿子昂,是个脑瘫儿,两岁时还不会坐,一年多时间里学会了走路,2013年被澳大利亚的一对夫妇领养……”每一张照片,周莉都能说上一个故事。

  截至目前,福利院已经有60多个儿童被11个国家的爱心父母收养。他们每隔一段日子就会写信给“周妈妈”,每一封信,周莉都视作珍宝,一一回复。

  除了这些被新的家庭接纳的孩子外,最让周莉欣慰的,莫过于自己拉扯大的孩子们也组建起了自己的家庭!2013年11月8日,宿城区社会福利院就给两对新人举行了温馨又浪漫的公益婚礼。其中一位新娘子,在25年前,刚一出生就被遗弃在福利院门前,检查发现她患有Ⅲ度唇腭裂。在福利院工作人员的悉心照料下,不但治愈了疾病,上小学、中学,还考入了宿迁高等师范学院计算机专业。2012年,她大专毕业后进入宿迁市区一家公司实习,其间经人介绍,与在船厂做电焊工的一位小伙子相识相恋。

  婚礼那天,福利院张灯结彩,两位新娘子紧紧抱着周莉,一声“妈”,喊得全场人潸然泪下。

  同样令人惊喜的,是孩子们长大后,也会主动来帮“周妈妈”。宿小白和宿马玉是宿城区社会福利院考出的第一批大学生,毕业后竟然都选择回到福利院工作。“没有周妈妈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我要成为周妈妈一样的人,在福利院工作一辈子。”,宿小白她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因此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被医生断言活不过13岁,但她现在虽然没能痊愈,但已经活过了两个13岁,而周莉在这些年里,无数次地鼓励、照顾她,也曾无数次地带她到各地求医,才让她创造了现在的奇迹。所以,小白在走上社会后,又回到了宿城区社会福利院,继续为院里的弟弟妹妹们服务,帮着“周妈妈”一起,照顾其他的孩子们。

  “在孩子小的时候,让他们健康和快乐,当孩子长大后,让他们有个好的归宿,这应该是所有母亲共同的心态。”的确,在周莉心里,她从未用“福利院长”这个身份来对待自己的工作,而是一直把自己当做所有孩子的妈妈,用一位母亲的心情去对待每一个孩子,这才有了宿城区社会福利院这个大家庭,和83个健康、快乐成长的“宿姓娃”。

  由于工作突出,周莉先后获得“全国民政系统劳动模范”、“全国‘巾帼建功’标兵”、“ 江苏最美基层共产党员”、“感动宿迁人物”、“宿迁市劳动模范”、“宿迁市最美巾帼人物”、“最美宿城人”、“宿城区十佳女性”等荣誉称号。福利院也先后被评为全国“孤残儿童手术康复明天计划”先进集体,全国涉外送养先进单位,江苏省涉外送养先进单位等。

来源:江苏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