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刘永强

事迹:带领群众十年苦干、改变村庄落后面貌的村书记

简介:刘永强,男,1977年生,连云港市赣榆区宋庄镇沙口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刘永强于2005年被推选为沙口村村委会主任,2010年担任沙口村党总支书记。十余年间,他心中时刻装着群众的冷暖苦乐,在村中实行“村务、财务、党务”三公开制度,将沙口村从一个“落后村”,建设成为远近闻名的国家级生态村、江苏省文明村。

江苏好人榜 > 2019年 > 9月 > 正文

  刘永强,1977年3月出生,中共党员,现任连云港市赣榆区宋庄镇副镇长、沙口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

  2005年,刘永强被推选为沙口村村委会主任。2010年,担任沙口村党总支书记。十余年间,他始终秉持“用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的服务精神,心中时刻装着群众的冷暖苦乐,思考村庄的发展方向。率先实行“村务、财务、党务”三公开制度,增加村级工作透明度,消除干群间的隔阂、疑虑,赢得了群众的理解、支持,成为苏北鲁南地区加强村级民主管理的典范;突出抓好村庄建设、民风淳化、产业培育三大关键,强势推进村庄环境整治、大力推进乡贤文化建设、探索发展生态海水养殖产业。沙口村从一个“村庄建设乱、承包经营乱、村民思想乱、班子软弱涣散、缺乏凝聚力”的政治薄弱村,一跃成为远近闻名的国家级生态村、江苏省文明村。

  刘永强先后荣获“吴仁宝式优秀村党(组织)书记” “江苏省农村基层党建工作突出贡献者”“连云港市劳动模范”“连云港市优秀共产党员”“连云港市最美村支书”提名奖等荣誉称号。

  2018年农历新春前夕,省委书记娄勤俭专程到沙口村考察,对刘永强不忘初心,带领村民用辛勤汗水探索强村富民之路、用乡贤文化打造乡风文明新村的做法表示肯定。他指出,刘永强同志始终保持共产党人的优良本质,以身作则,率先垂范,积极带领干部群众抢抓发展机遇,打破传统思路和观念,利用电商创业,拓展农特产品销路,拓宽致富增收渠道,走出了一条通过转化资源优势实现强村富民的创新发展之路。他鼓励刘永强要在带动农民致富、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中,继续发挥模范先锋带头作用,勤为政、善为民,在凝心聚力促发展、履职为民谋福祉的道路上发挥更大作用。

  刘永强同志是江苏省后发展地区勇于艰苦创业、锐意改革创新的带头人,是弘扬“乡贤文化”、涵育文明乡风的践行者,是坚守为民初心、担当时代使命的优秀基层党员干部代表。

  临危受命“治三乱” “触底”重建村委会“公信力”

  2010年3月,年仅33岁的刘永强被任命为沙口村党总支书记。上任伊始,他面对的是一个班子“软弱涣散”、财务混乱、环境脏乱差、基础设施建设薄弱的烂摊子,村集体一无所有,还欠外债二百余万元。

  不少亲戚朋友知道后,就劝他“千万别犯傻,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干嘛非要去当那出力不讨好的村支书?”但刘永强丝毫没有退缩。他说,既然组织把自己推上了带头人的位置,就绝不能辜负组织的希望,横下一条心,拼上一条命,也要带领大家改变沙口村的面貌。

  当时,前两届村支部书记因为违反党纪政纪都受到了处理,村民对村两委的信任跌到了“谷底”。刘永强意识到,村民的信任才是他做好工作的前提,要赢得村民再次信任,就得让村民看到新班子干实事的决心和能力。

  刘永强决定抓住党建这一“牛鼻子”开展工作。借着换届选举的机会,他挨家走访、听取党员群众的意见建议。用了整整三个月,全村386户,一家不落跑了个遍,村民的建议要求记了三大本。同时,邀请镇农经中心进行财务审查。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找准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村庄管理不公开、暗箱操作、大搞一言堂。这些问题,都严重损害了集体的利益,影响了群众的信任。

  “民心丢掉了,再聚起来就难了。”刘永强明白,要想让百姓信服,打铁须得自身硬。必须以身作则,做到公开、公平、公正。

  建立党员联户台账,实现党员农户“全覆盖”;召开组织生活会,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剖析问题,深挖根源,化解矛盾,消除隔阂,凝聚人心;公开选拔出作风正派、致富能力强、群众公认度高的村民,充实到村干部队伍当中,配齐建强村两委班子;积极推进村级事务公开,增强村工作透明度和公信力……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在村民中掀起了不小的涟漪。但仍有不少村民持“观望”态度,认为他和前两任村书记一样,只是“摆空架子”。

  “说一千、道一万,不如干给百姓看。群众心里都有一杆秤,看在眼里,更记在心里,谁对他们最好,谁对他们最亲,心里明镜似的。说的再好,如果有私心为己,时间久了,大家就都心知肚明了。那时,要想再开展好工作,让村民们信任就更难了。”刘永强暗暗发誓:一定要做到公正无私,一碗水端平,一把尺子量人,一杆秤量事,竭尽全力带着大家过上好日子。

  面对挑衅不卑不亢,面对谩骂不急不恼,像对待亲人一样与村民沟通交流。村民有疑问,他仔细询问情况、查阅档案,尽力给予解答;村民有困难,他想办法协调村两委班子帮助解决;邻里出现纠纷,他必定到场帮助协调;有些因病致贫的特困户和残疾人,他自己出钱买米买面到家看望……他用自己的“辛苦指数”换来了群众的“幸福指数”。

  “支部是一面旗,村党支部的战斗力有多强、村干部在群众心中威信有多高,关键要看支部一班人团结与否,能否做到公开、公平、公正。”为了维护支部团结,刘永强始终严以律己,要求他人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每遇事关村庄发展、事关群众切身利益的事项,他都会广泛征求并认真听取干部、群众的意见、建议,绝不搞“一言堂”。

  “要想重拾村民对村两委班子的信心,光靠嘴皮子可不行,要找准突破口,真正干出点实事来。”为此,他把目光瞄准了村里的滩涂承包。

  沙口村最大资产是集体所有的2000多亩滩涂,由于当时处于粗放型经营状态,加上底数不清,一承包就是10年、20年,承包费一次性交清,每亩200—500元不等,价格高低不一,跑冒滴漏严重,直接导致了村级资产资源流失、村级集体经济薄弱,关系户、人情包等不良风气也严重损害了村民利益和党群干群关系。

  说了算,定了干,再大困难也不变。刘永强立即组织人员对全村的虾塘进行重新丈量,为尽快完成丈量,刘永强每天早出晚归,没吃过一顿正时饭,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有一次由于去的早,竟然在虾塘边上睡着了。就这样,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丈量顺利完成,虾塘面积竟多出了200亩,收回没有合同的虾塘400亩,而他也累瘦了十几斤。

  2010年10月,村里2600亩虾塘合同到期,刘永强决定全部收回、重新发包,并立下规矩:所有村干部及其直系亲属一律不准插手或承包村里的工程、资源项目。

  没想到,消息一经传出,竟首先遭到了家人、亲戚的反对。“我们的虾塘一直承包的好好的,为什么你当了村书记,我们就要退出?”家人不理解他的做法,甚至有几个亲戚硬是拖着不退。刘永强反复宽慰开导,苦口婆心地劝说,“我这个书记是给全村人当的,不是咱自己的,决不能搞特殊,村里的定下的规矩谁也不能改,你们是我的家人、亲戚,更应该带头支持我,想沾光不行,拖后腿更不行。”就这样,刘永强硬是把包括父亲刘作念承包的60亩在内的虾塘全部收回。

  不少养殖户心有不甘,趁着夜色,带着名烟、名酒到他家“走路子”,还有的直接把万元现金扔到他家沙发上就跑。刘永强全部退回,并对他们说:“承包虾塘要凭本事竞标,不是靠见不得人的手段。”

  2010年11月,村党支部破天荒地把配置集体滩涂资源的权力交给市场,成了赣榆区“吃螃蟹”第一人。沙口村滩涂承包经营权交易活动牵动人心,刘永强邀请镇纪委、农经中心、电视台进行全程监督,确保整个过程公开公正,阳光透明。结果一出,沙口村人都惊呆了,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承包费竟翻了近两番,由过去每亩600多元增加到2000多元,村集体收入一下进账350多万元。

  原来的猜测和误解都随着这个会烟消云散了。大家伙心气顺了,齐声夸赞刘永强:“这才是一心为咱老百姓着想、值得大家信任的村干部。”

  打铁趁热,刘永强一鼓作气,又带领村干部清理乱占的宅基地、拆除乱搭乱建等,各种乱象得到有效遏制,长期困扰村民的环境问题得到根本解决,一系列实事办到了群众的心坎上,树立了新一届班子的威信,为沙口村长远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村民们看在了眼里、记到了心上,都说:“沙口村缺什么,也不能缺了刘永强!”

  改革发展“破难题” 千亩滩涂“丑小鸭”变身“金凤凰”

  虽然虾塘“高价”承包出去了,可刘永强却多了块“心病”:全村养殖模式单一、粗放,亩均效益不高,禁不住市场的风浪,养殖户万一赔了怎么办?

  “带领村民过上好日子是我的责任。”刘永强清楚地知道,要想规避市场风险,唯有从技术上革新,改变以往传统的养殖模式。

  多少个不眠之夜,无数次论证分析,刘永强与村干部在昏暗的灯光下谋划着沙口村的“未来”。最终经村集体研究,报党员大会同意,确立了沙口村的发展方向:立足沙口村的沿海优势及毗邻赣榆经济开发区的区位优势,加快村庄经济结构调整,坚持特色渔业与三产服务业并重发展,拓宽农民增收渠道。

  刘永强说,2600亩的滩涂就像长在沙口村的一只“丑小鸭”,我们都知道它可以成为“金凤凰”,那么,想尽办法用好、用活这片滩涂,就是我们产业振兴的唯一途径,也是沙口村人的共同愿望!

  万事开头难,推广新技术谈何容易。任你好说歹说,习惯了传统养殖的村民们,仍对改变养殖方式提出了很多疑问,好不好养,能不能成,关键是看挣不挣钱。于是,刘永强就挨家挨户给他们算经济账。2010年冬天,刘永强带领村干部和10余名养殖大户,南下浙江、福建,学习虾蟹、贝类立体混养,科学的管理、丰厚的效益让这群“土专家”们打开了眼界,也坚定了刘永强推广新技术、促进养殖转型富民的决心。回村后,立即投入100多万元,对养殖塘进行清淤加深,修建道路、进水渠、排水渠,方便车辆进出塘子,方便引水排涝,并为每家养殖户修建了看护房。

  2011年春天,2600亩塘子全部实行立体养殖。刘永强没事就往塘子那边跑,挨家挨户了解养殖情况,100多户养殖户,以至于谁家放了什么品种、多大规模、长到啥情况,他都如数家珍。

  “推广立体养殖只是第一层面,最重要的,是养殖技术难题的破解。”为此,刘永强多次上门请教淮海工学院(现江苏海洋大学)罗刚教授,并想聘请他为村里的技术顾问。当时,罗教授说他要去很多地方讲课、考察,时间很是紧张,并且担心刘永强只是在做面子工程,对此并没多大的兴趣。但刘永强明确表示他是沙口村的“当家人”,帮助村民致富是他的工作,他不是做表面文章。罗教授被他的诚意打动,亲自到村里办培训班,到养殖塘现场指导。

  夏天一过,塘子里的东方对虾、梭子蟹及各种贝类长势喜人,养殖户们个个笑逐颜开,见到刘永强,都争先恐后要请他吃饭。刘永强都婉言谢绝:“等到年底大家都赚了钱,我给大家大摆庆功宴。”

  年底起捕,家家获得大丰收,每亩塘子纯利润达到5000多元,比传统养殖翻了一番。“以前说泥地里不能养梭子蟹,现在立体养殖的梭子蟹,没想到比沙地里长得还肥。”站在自己承包的蟹塘前,搞了十几年养殖的李传贤喜笑颜开。而在以前,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截至2017年底,沙口村滩涂养殖业已初具规模,成为村里重要的支柱产业,带动了渔类产品冷藏、加工、运输、销售等良性发展,随着产业链的不断延伸,产业价值链、村民利益链都得到不断提升。“现在,全村从事水产品鲜活快运的车辆达到36辆,年运销量达2200吨,仅此一项村民们可增收400万元。特别是到了水产品销售旺季,运输车天天往返于北京、上海、西安、郑州等城市,水产品更是供不应求。”刘永强实现了当初对村民们的承诺,通过畅通水产品流通渠道,解决销售难,实现了养殖户塘头、活体销售,给村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实实在在“惠民生” 多条“硬件配套”同步发力

  发展路上,群众幸福是第一目标。村集体富了,就应该让村民率先享受到发展的成果。

  每当夜幕降临,新建的沙口村剧场内都会传来阵阵音乐声和欢笑声,村民们自发到这里表演节目、观看电影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以前在城里打工时,看到人家有剧场,觉得特别好看,现在我们村也有自己的剧场,我们每天都会去,白天干农活,晚上看演出,日子过得很充实、很开心!”村民们由衷感叹道。

  刘永强看到村子虽然富裕了,但喝酒、打架、赌博的也多了,村民思想掉了队,这样的沙口村,显然不能令人满意。究其原因,在于长期间缺乏固定的文化活动场所,无法开展各类文化活动。2017年6月,总投资100余万元的沙口村大剧场正式投入使用。从那一天起,沙口村变得热闹起来了,村民们的关系也一天一天变得更加亲密,大剧场不仅丰富了村民的精神文化生活,让村民看戏不再远、休闲不再难,文化生活变得越来越丰富,日子过得越来越有滋有味,还极大地提升了村民素质,净化了村风民风。

  别看现在的沙口村一派欣欣向荣,可谁又能想到,上任伊始,刘永强面对的却是另一番景象:村庄街道高低起伏,落差两米多高,一到雨天,污水就向低洼户流淌,造成村民矛盾严重。家家户户都在自己门前建小厕所、小伙房,脏乱差问题十分严重。

  “一座村庄如果没有整洁的街巷、完善的设施,惠民的保障,那么,它就称不上一个美丽乡村。”刘永强坦言,在他上任之后,长期以来,他都充分发挥党支部带动效应,在村容改善、设施配套、乡风治理等多条战线上同步发力,让沙口这张靓丽“名片”越擦越亮。十年来,沙口村累计投入资金2000多万元,绿化、硬化、亮化、美化,把沙口村建设的像一座大公园;兴建新农村服务中心、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沙口剧场。

  然而,刘永强最得意的“手笔”,要算是建设“老年村”了。沙口村共有村民380多户,60岁以上老人就有160多户,过去大部分三四代人住在一起,不仅拥挤,婆媳之间、父子之间也常因生活琐事闹得不可开交。

  家庭矛盾多了,势必会影响村里的安定团结。为了缓解这一矛盾,2013年春天,经过深思熟虑的刘永强提出了建设老年村的建议,并得到干部群众的一致支持。他立即找到区规划设计院,按照60平方住房、20平方小院的规格进行设计。一期100栋房子在2014年10月竣工启用,二期60栋房子在2017年7月份正式启用。

  “建设养老中心,我们共计花费720万元,共有150个床位,专为行动不便老年人提供家门口的服务。”为确保分配公平公正,刘永强综合党员群众的意见,制定了分配标准:困难家庭的老人优先;两套房子的家庭不参与首批分房;房子产权归集体,不能转租转借……老年村的建设,让敬老孝老蔚然成风,儿媳妇们都互相比着为老人买家具、配电器。

  “在沙口村过日子,比在城里还滋润呀!”70岁退休干部李承荣禁感慨道。此前,他卖掉城区的房子,搬回到沙口老家安度晚年。“能有今天的幸福日子,多亏了有你这位好书记,是他带领大家把咱们村变得越来越美的!”李承荣说出了全体村民的心声。

  2017年8月23日,时任连云港市委书记的杨省世专程来到沙口村调研,充分肯定沙口村的做法:“村两委为老百姓服务意识强,沙口村的养老模式最能代表农村养老发展。”

  不仅如此,在沙口村,除落实国家惠民政策外,村里还分别为60岁以上、80岁以上的老人每月每人发放150元、200元养老金,购买意外保险。全村每家每户有线电视费、新农合的费用也全部由村里统一支付。投入15.6万元为全村村民购买合作医疗保险,实现了全民合作医疗交费全免。

  淳化乡风“靠乡贤” 让乡贤们的嘉言懿行垂范乡里

  随着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乡村治理人才流失、主体弱化、对象多元化、环境复杂化等问题日益凸显,刘永强面临着巨大挑战与严峻考验。为此,他充分发挥新乡贤文化在乡村治理中的桥梁作用、乡村发展中的智库作用、乡风文明中的榜样作用,努力探索着弘扬“乡贤文化”、涵育文明乡风的新农村建设苏北样板。

  “现在沙口村富了,村民的生活改善了,闲暇时间也就多了起来,一时间,聚众赌博等不良风气盛行。甚至有的夫妻因为挣钱挣多了,心思也飘了,天天吵着闹离婚。”刘永强开始有些隐隐担心:“如果再不强化村民的精神教育,任由这种不良风气滋长蔓延,将带坏农村风气,掏空村民腰包,严重影响整个沙口村的长远发展。”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刘永强陷入深深地思考。

  恰巧此时,赣榆正如火如荼地开展新乡贤文化建设。连云港市首位全国道德模范、“现代乡贤”方敬老人先后倾尽200 余万元毕生积蓄,资助260名贫困学子步入高等院校,以一人之力改变了宋庄镇乡民“上学不如上船,读书不如赚钱”的短视观念,激发了四乡八邻重教尚学的热情。

  这让刘永强看到了乡贤的力量,原来榜样并不遥远,乡贤就在身边。祖祖辈辈生活在农村的刘永强,深深地意识到,要想治理好村子,不仅要法治,也要德治,更要法治、德治相结合,讲法、讲理、还要讲情,这样才能使家庭和顺、邻里和睦、村庄和谐。

  于是,他立即着手开展村乡贤的评选,在树立乡贤典范的同时,他又牵头对村民广场实施提升改造,打造全新的新乡贤广场。一时间,在村委会门口的乡贤榜上,一位位新乡贤的事迹不断展现出来,他们中既有退伍军人,也有海边电灌站工人,还有农家主妇,一个个平凡而感人的事迹,如汩汩泉水,悄无声息地沁入心田,慢慢滋润着整个村庄。

  张振琦老先生是一名上海知青。上世纪60年代,他来到沙口村,扎根从事小学教育40多年。退休后,他一心都扑在校外辅导站上。如今,74岁的老人被刘永强聘为村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老人以校外辅导站为家,对家庭困难的学生、失去双亲的孤儿进行思想教育、经济捐助。2006年,成立“沙口村助学基金会”,先后帮助37名因贫辍学的学生重返校园。刘永强说,在张老师的带动下,村里越来越多的五老人员相聚到一起,平时在一起关心、议论村里的发展,评议村里的事。

  80岁的退伍老军人秦启发,经常给村里的孩子们讲解革命传统故事。刘永强为村子做出的一切,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怎么去定义一个村子发展的好不好,不是光看村子美不美、村民富不富,更重要的,是要看村民的精神文化生活是否充实富足。刘永强书记最早想到了这点,令人敬佩!”

  2015年春节,刘永强到老年村拜年,65岁的王传芳拉着他的手说:“咱们的幸福日子,多亏了有了你这位好书记。”然而,村民们的称赞他只默默记在了心里。“这些年,一路走来,有付出,有收获,有汗水,有委屈,也有泪水。但当我看到沙口村一天天变美,楼房一天天变多,村民的腰包一天天鼓起来,我感到,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谈及未来的心愿,刘永强始终保持那颗为民初心,村子的变化,村民们都看在眼里,也越来越理解和支持他的工作。有了村民的支持,他相信,实现村庄秀美、村容整洁、乡风文明、生活甜美的美好憧憬不会遥远。

  编者手记:

  最美风景在基层,最深感动在乡间。走进沙口村,感受最深的是刘永强扎根基层十余年的最美奋斗者形象;他,执着求索,用ー颗初心“为党分忧,为民解难”;他,默默耕耘,坚守职责使命,立誓诠释无私奉献。

  实干,既是工作作风,也是工作方法。刘永强常说,既然担当了村子的带头人,就要把百姓带到致富的路上,而通往这条路的法子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干”。不光自己干,还要带领村子里的党员干部一起干。

  有位就要有为,在其位谋其政。村干部就是要心里时时刻刻装着群众,为群众着想为群众做事,群众才会信任拥护。十余年间,刘永强用行动丈量着每一寸土地,用热情关爱着每一户村民,群众的口碑就是对他最大的认可。

来源:江苏文明网      责任编辑:秦春凤  

江苏好人榜 > 2019年 > 9月 > 正文
刘永强

  刘永强,1977年3月出生,中共党员,现任连云港市赣榆区宋庄镇副镇长、沙口村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

  2005年,刘永强被推选为沙口村村委会主任。2010年,担任沙口村党总支书记。十余年间,他始终秉持“用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的服务精神,心中时刻装着群众的冷暖苦乐,思考村庄的发展方向。率先实行“村务、财务、党务”三公开制度,增加村级工作透明度,消除干群间的隔阂、疑虑,赢得了群众的理解、支持,成为苏北鲁南地区加强村级民主管理的典范;突出抓好村庄建设、民风淳化、产业培育三大关键,强势推进村庄环境整治、大力推进乡贤文化建设、探索发展生态海水养殖产业。沙口村从一个“村庄建设乱、承包经营乱、村民思想乱、班子软弱涣散、缺乏凝聚力”的政治薄弱村,一跃成为远近闻名的国家级生态村、江苏省文明村。

  刘永强先后荣获“吴仁宝式优秀村党(组织)书记” “江苏省农村基层党建工作突出贡献者”“连云港市劳动模范”“连云港市优秀共产党员”“连云港市最美村支书”提名奖等荣誉称号。

  2018年农历新春前夕,省委书记娄勤俭专程到沙口村考察,对刘永强不忘初心,带领村民用辛勤汗水探索强村富民之路、用乡贤文化打造乡风文明新村的做法表示肯定。他指出,刘永强同志始终保持共产党人的优良本质,以身作则,率先垂范,积极带领干部群众抢抓发展机遇,打破传统思路和观念,利用电商创业,拓展农特产品销路,拓宽致富增收渠道,走出了一条通过转化资源优势实现强村富民的创新发展之路。他鼓励刘永强要在带动农民致富、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中,继续发挥模范先锋带头作用,勤为政、善为民,在凝心聚力促发展、履职为民谋福祉的道路上发挥更大作用。

  刘永强同志是江苏省后发展地区勇于艰苦创业、锐意改革创新的带头人,是弘扬“乡贤文化”、涵育文明乡风的践行者,是坚守为民初心、担当时代使命的优秀基层党员干部代表。

  临危受命“治三乱” “触底”重建村委会“公信力”

  2010年3月,年仅33岁的刘永强被任命为沙口村党总支书记。上任伊始,他面对的是一个班子“软弱涣散”、财务混乱、环境脏乱差、基础设施建设薄弱的烂摊子,村集体一无所有,还欠外债二百余万元。

  不少亲戚朋友知道后,就劝他“千万别犯傻,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干嘛非要去当那出力不讨好的村支书?”但刘永强丝毫没有退缩。他说,既然组织把自己推上了带头人的位置,就绝不能辜负组织的希望,横下一条心,拼上一条命,也要带领大家改变沙口村的面貌。

  当时,前两届村支部书记因为违反党纪政纪都受到了处理,村民对村两委的信任跌到了“谷底”。刘永强意识到,村民的信任才是他做好工作的前提,要赢得村民再次信任,就得让村民看到新班子干实事的决心和能力。

  刘永强决定抓住党建这一“牛鼻子”开展工作。借着换届选举的机会,他挨家走访、听取党员群众的意见建议。用了整整三个月,全村386户,一家不落跑了个遍,村民的建议要求记了三大本。同时,邀请镇农经中心进行财务审查。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找准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村庄管理不公开、暗箱操作、大搞一言堂。这些问题,都严重损害了集体的利益,影响了群众的信任。

  “民心丢掉了,再聚起来就难了。”刘永强明白,要想让百姓信服,打铁须得自身硬。必须以身作则,做到公开、公平、公正。

  建立党员联户台账,实现党员农户“全覆盖”;召开组织生活会,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剖析问题,深挖根源,化解矛盾,消除隔阂,凝聚人心;公开选拔出作风正派、致富能力强、群众公认度高的村民,充实到村干部队伍当中,配齐建强村两委班子;积极推进村级事务公开,增强村工作透明度和公信力……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改革,在村民中掀起了不小的涟漪。但仍有不少村民持“观望”态度,认为他和前两任村书记一样,只是“摆空架子”。

  “说一千、道一万,不如干给百姓看。群众心里都有一杆秤,看在眼里,更记在心里,谁对他们最好,谁对他们最亲,心里明镜似的。说的再好,如果有私心为己,时间久了,大家就都心知肚明了。那时,要想再开展好工作,让村民们信任就更难了。”刘永强暗暗发誓:一定要做到公正无私,一碗水端平,一把尺子量人,一杆秤量事,竭尽全力带着大家过上好日子。

  面对挑衅不卑不亢,面对谩骂不急不恼,像对待亲人一样与村民沟通交流。村民有疑问,他仔细询问情况、查阅档案,尽力给予解答;村民有困难,他想办法协调村两委班子帮助解决;邻里出现纠纷,他必定到场帮助协调;有些因病致贫的特困户和残疾人,他自己出钱买米买面到家看望……他用自己的“辛苦指数”换来了群众的“幸福指数”。

  “支部是一面旗,村党支部的战斗力有多强、村干部在群众心中威信有多高,关键要看支部一班人团结与否,能否做到公开、公平、公正。”为了维护支部团结,刘永强始终严以律己,要求他人做到的自己首先做到。每遇事关村庄发展、事关群众切身利益的事项,他都会广泛征求并认真听取干部、群众的意见、建议,绝不搞“一言堂”。

  “要想重拾村民对村两委班子的信心,光靠嘴皮子可不行,要找准突破口,真正干出点实事来。”为此,他把目光瞄准了村里的滩涂承包。

  沙口村最大资产是集体所有的2000多亩滩涂,由于当时处于粗放型经营状态,加上底数不清,一承包就是10年、20年,承包费一次性交清,每亩200—500元不等,价格高低不一,跑冒滴漏严重,直接导致了村级资产资源流失、村级集体经济薄弱,关系户、人情包等不良风气也严重损害了村民利益和党群干群关系。

  说了算,定了干,再大困难也不变。刘永强立即组织人员对全村的虾塘进行重新丈量,为尽快完成丈量,刘永强每天早出晚归,没吃过一顿正时饭,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有一次由于去的早,竟然在虾塘边上睡着了。就这样,经过两个多月的努力,丈量顺利完成,虾塘面积竟多出了200亩,收回没有合同的虾塘400亩,而他也累瘦了十几斤。

  2010年10月,村里2600亩虾塘合同到期,刘永强决定全部收回、重新发包,并立下规矩:所有村干部及其直系亲属一律不准插手或承包村里的工程、资源项目。

  没想到,消息一经传出,竟首先遭到了家人、亲戚的反对。“我们的虾塘一直承包的好好的,为什么你当了村书记,我们就要退出?”家人不理解他的做法,甚至有几个亲戚硬是拖着不退。刘永强反复宽慰开导,苦口婆心地劝说,“我这个书记是给全村人当的,不是咱自己的,决不能搞特殊,村里的定下的规矩谁也不能改,你们是我的家人、亲戚,更应该带头支持我,想沾光不行,拖后腿更不行。”就这样,刘永强硬是把包括父亲刘作念承包的60亩在内的虾塘全部收回。

  不少养殖户心有不甘,趁着夜色,带着名烟、名酒到他家“走路子”,还有的直接把万元现金扔到他家沙发上就跑。刘永强全部退回,并对他们说:“承包虾塘要凭本事竞标,不是靠见不得人的手段。”

  2010年11月,村党支部破天荒地把配置集体滩涂资源的权力交给市场,成了赣榆区“吃螃蟹”第一人。沙口村滩涂承包经营权交易活动牵动人心,刘永强邀请镇纪委、农经中心、电视台进行全程监督,确保整个过程公开公正,阳光透明。结果一出,沙口村人都惊呆了,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承包费竟翻了近两番,由过去每亩600多元增加到2000多元,村集体收入一下进账350多万元。

  原来的猜测和误解都随着这个会烟消云散了。大家伙心气顺了,齐声夸赞刘永强:“这才是一心为咱老百姓着想、值得大家信任的村干部。”

  打铁趁热,刘永强一鼓作气,又带领村干部清理乱占的宅基地、拆除乱搭乱建等,各种乱象得到有效遏制,长期困扰村民的环境问题得到根本解决,一系列实事办到了群众的心坎上,树立了新一届班子的威信,为沙口村长远发展打下了坚实基础。村民们看在了眼里、记到了心上,都说:“沙口村缺什么,也不能缺了刘永强!”

  改革发展“破难题” 千亩滩涂“丑小鸭”变身“金凤凰”

  虽然虾塘“高价”承包出去了,可刘永强却多了块“心病”:全村养殖模式单一、粗放,亩均效益不高,禁不住市场的风浪,养殖户万一赔了怎么办?

  “带领村民过上好日子是我的责任。”刘永强清楚地知道,要想规避市场风险,唯有从技术上革新,改变以往传统的养殖模式。

  多少个不眠之夜,无数次论证分析,刘永强与村干部在昏暗的灯光下谋划着沙口村的“未来”。最终经村集体研究,报党员大会同意,确立了沙口村的发展方向:立足沙口村的沿海优势及毗邻赣榆经济开发区的区位优势,加快村庄经济结构调整,坚持特色渔业与三产服务业并重发展,拓宽农民增收渠道。

  刘永强说,2600亩的滩涂就像长在沙口村的一只“丑小鸭”,我们都知道它可以成为“金凤凰”,那么,想尽办法用好、用活这片滩涂,就是我们产业振兴的唯一途径,也是沙口村人的共同愿望!

  万事开头难,推广新技术谈何容易。任你好说歹说,习惯了传统养殖的村民们,仍对改变养殖方式提出了很多疑问,好不好养,能不能成,关键是看挣不挣钱。于是,刘永强就挨家挨户给他们算经济账。2010年冬天,刘永强带领村干部和10余名养殖大户,南下浙江、福建,学习虾蟹、贝类立体混养,科学的管理、丰厚的效益让这群“土专家”们打开了眼界,也坚定了刘永强推广新技术、促进养殖转型富民的决心。回村后,立即投入100多万元,对养殖塘进行清淤加深,修建道路、进水渠、排水渠,方便车辆进出塘子,方便引水排涝,并为每家养殖户修建了看护房。

  2011年春天,2600亩塘子全部实行立体养殖。刘永强没事就往塘子那边跑,挨家挨户了解养殖情况,100多户养殖户,以至于谁家放了什么品种、多大规模、长到啥情况,他都如数家珍。

  “推广立体养殖只是第一层面,最重要的,是养殖技术难题的破解。”为此,刘永强多次上门请教淮海工学院(现江苏海洋大学)罗刚教授,并想聘请他为村里的技术顾问。当时,罗教授说他要去很多地方讲课、考察,时间很是紧张,并且担心刘永强只是在做面子工程,对此并没多大的兴趣。但刘永强明确表示他是沙口村的“当家人”,帮助村民致富是他的工作,他不是做表面文章。罗教授被他的诚意打动,亲自到村里办培训班,到养殖塘现场指导。

  夏天一过,塘子里的东方对虾、梭子蟹及各种贝类长势喜人,养殖户们个个笑逐颜开,见到刘永强,都争先恐后要请他吃饭。刘永强都婉言谢绝:“等到年底大家都赚了钱,我给大家大摆庆功宴。”

  年底起捕,家家获得大丰收,每亩塘子纯利润达到5000多元,比传统养殖翻了一番。“以前说泥地里不能养梭子蟹,现在立体养殖的梭子蟹,没想到比沙地里长得还肥。”站在自己承包的蟹塘前,搞了十几年养殖的李传贤喜笑颜开。而在以前,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截至2017年底,沙口村滩涂养殖业已初具规模,成为村里重要的支柱产业,带动了渔类产品冷藏、加工、运输、销售等良性发展,随着产业链的不断延伸,产业价值链、村民利益链都得到不断提升。“现在,全村从事水产品鲜活快运的车辆达到36辆,年运销量达2200吨,仅此一项村民们可增收400万元。特别是到了水产品销售旺季,运输车天天往返于北京、上海、西安、郑州等城市,水产品更是供不应求。”刘永强实现了当初对村民们的承诺,通过畅通水产品流通渠道,解决销售难,实现了养殖户塘头、活体销售,给村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实实在在“惠民生” 多条“硬件配套”同步发力

  发展路上,群众幸福是第一目标。村集体富了,就应该让村民率先享受到发展的成果。

  每当夜幕降临,新建的沙口村剧场内都会传来阵阵音乐声和欢笑声,村民们自发到这里表演节目、观看电影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以前在城里打工时,看到人家有剧场,觉得特别好看,现在我们村也有自己的剧场,我们每天都会去,白天干农活,晚上看演出,日子过得很充实、很开心!”村民们由衷感叹道。

  刘永强看到村子虽然富裕了,但喝酒、打架、赌博的也多了,村民思想掉了队,这样的沙口村,显然不能令人满意。究其原因,在于长期间缺乏固定的文化活动场所,无法开展各类文化活动。2017年6月,总投资100余万元的沙口村大剧场正式投入使用。从那一天起,沙口村变得热闹起来了,村民们的关系也一天一天变得更加亲密,大剧场不仅丰富了村民的精神文化生活,让村民看戏不再远、休闲不再难,文化生活变得越来越丰富,日子过得越来越有滋有味,还极大地提升了村民素质,净化了村风民风。

  别看现在的沙口村一派欣欣向荣,可谁又能想到,上任伊始,刘永强面对的却是另一番景象:村庄街道高低起伏,落差两米多高,一到雨天,污水就向低洼户流淌,造成村民矛盾严重。家家户户都在自己门前建小厕所、小伙房,脏乱差问题十分严重。

  “一座村庄如果没有整洁的街巷、完善的设施,惠民的保障,那么,它就称不上一个美丽乡村。”刘永强坦言,在他上任之后,长期以来,他都充分发挥党支部带动效应,在村容改善、设施配套、乡风治理等多条战线上同步发力,让沙口这张靓丽“名片”越擦越亮。十年来,沙口村累计投入资金2000多万元,绿化、硬化、亮化、美化,把沙口村建设的像一座大公园;兴建新农村服务中心、青少年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沙口剧场。

  然而,刘永强最得意的“手笔”,要算是建设“老年村”了。沙口村共有村民380多户,60岁以上老人就有160多户,过去大部分三四代人住在一起,不仅拥挤,婆媳之间、父子之间也常因生活琐事闹得不可开交。

  家庭矛盾多了,势必会影响村里的安定团结。为了缓解这一矛盾,2013年春天,经过深思熟虑的刘永强提出了建设老年村的建议,并得到干部群众的一致支持。他立即找到区规划设计院,按照60平方住房、20平方小院的规格进行设计。一期100栋房子在2014年10月竣工启用,二期60栋房子在2017年7月份正式启用。

  “建设养老中心,我们共计花费720万元,共有150个床位,专为行动不便老年人提供家门口的服务。”为确保分配公平公正,刘永强综合党员群众的意见,制定了分配标准:困难家庭的老人优先;两套房子的家庭不参与首批分房;房子产权归集体,不能转租转借……老年村的建设,让敬老孝老蔚然成风,儿媳妇们都互相比着为老人买家具、配电器。

  “在沙口村过日子,比在城里还滋润呀!”70岁退休干部李承荣禁感慨道。此前,他卖掉城区的房子,搬回到沙口老家安度晚年。“能有今天的幸福日子,多亏了有你这位好书记,是他带领大家把咱们村变得越来越美的!”李承荣说出了全体村民的心声。

  2017年8月23日,时任连云港市委书记的杨省世专程来到沙口村调研,充分肯定沙口村的做法:“村两委为老百姓服务意识强,沙口村的养老模式最能代表农村养老发展。”

  不仅如此,在沙口村,除落实国家惠民政策外,村里还分别为60岁以上、80岁以上的老人每月每人发放150元、200元养老金,购买意外保险。全村每家每户有线电视费、新农合的费用也全部由村里统一支付。投入15.6万元为全村村民购买合作医疗保险,实现了全民合作医疗交费全免。

  淳化乡风“靠乡贤” 让乡贤们的嘉言懿行垂范乡里

  随着城镇化进程的不断加快,乡村治理人才流失、主体弱化、对象多元化、环境复杂化等问题日益凸显,刘永强面临着巨大挑战与严峻考验。为此,他充分发挥新乡贤文化在乡村治理中的桥梁作用、乡村发展中的智库作用、乡风文明中的榜样作用,努力探索着弘扬“乡贤文化”、涵育文明乡风的新农村建设苏北样板。

  “现在沙口村富了,村民的生活改善了,闲暇时间也就多了起来,一时间,聚众赌博等不良风气盛行。甚至有的夫妻因为挣钱挣多了,心思也飘了,天天吵着闹离婚。”刘永强开始有些隐隐担心:“如果再不强化村民的精神教育,任由这种不良风气滋长蔓延,将带坏农村风气,掏空村民腰包,严重影响整个沙口村的长远发展。”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刘永强陷入深深地思考。

  恰巧此时,赣榆正如火如荼地开展新乡贤文化建设。连云港市首位全国道德模范、“现代乡贤”方敬老人先后倾尽200 余万元毕生积蓄,资助260名贫困学子步入高等院校,以一人之力改变了宋庄镇乡民“上学不如上船,读书不如赚钱”的短视观念,激发了四乡八邻重教尚学的热情。

  这让刘永强看到了乡贤的力量,原来榜样并不遥远,乡贤就在身边。祖祖辈辈生活在农村的刘永强,深深地意识到,要想治理好村子,不仅要法治,也要德治,更要法治、德治相结合,讲法、讲理、还要讲情,这样才能使家庭和顺、邻里和睦、村庄和谐。

  于是,他立即着手开展村乡贤的评选,在树立乡贤典范的同时,他又牵头对村民广场实施提升改造,打造全新的新乡贤广场。一时间,在村委会门口的乡贤榜上,一位位新乡贤的事迹不断展现出来,他们中既有退伍军人,也有海边电灌站工人,还有农家主妇,一个个平凡而感人的事迹,如汩汩泉水,悄无声息地沁入心田,慢慢滋润着整个村庄。

  张振琦老先生是一名上海知青。上世纪60年代,他来到沙口村,扎根从事小学教育40多年。退休后,他一心都扑在校外辅导站上。如今,74岁的老人被刘永强聘为村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老人以校外辅导站为家,对家庭困难的学生、失去双亲的孤儿进行思想教育、经济捐助。2006年,成立“沙口村助学基金会”,先后帮助37名因贫辍学的学生重返校园。刘永强说,在张老师的带动下,村里越来越多的五老人员相聚到一起,平时在一起关心、议论村里的发展,评议村里的事。

  80岁的退伍老军人秦启发,经常给村里的孩子们讲解革命传统故事。刘永强为村子做出的一切,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怎么去定义一个村子发展的好不好,不是光看村子美不美、村民富不富,更重要的,是要看村民的精神文化生活是否充实富足。刘永强书记最早想到了这点,令人敬佩!”

  2015年春节,刘永强到老年村拜年,65岁的王传芳拉着他的手说:“咱们的幸福日子,多亏了有了你这位好书记。”然而,村民们的称赞他只默默记在了心里。“这些年,一路走来,有付出,有收获,有汗水,有委屈,也有泪水。但当我看到沙口村一天天变美,楼房一天天变多,村民的腰包一天天鼓起来,我感到,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谈及未来的心愿,刘永强始终保持那颗为民初心,村子的变化,村民们都看在眼里,也越来越理解和支持他的工作。有了村民的支持,他相信,实现村庄秀美、村容整洁、乡风文明、生活甜美的美好憧憬不会遥远。

  编者手记:

  最美风景在基层,最深感动在乡间。走进沙口村,感受最深的是刘永强扎根基层十余年的最美奋斗者形象;他,执着求索,用ー颗初心“为党分忧,为民解难”;他,默默耕耘,坚守职责使命,立誓诠释无私奉献。

  实干,既是工作作风,也是工作方法。刘永强常说,既然担当了村子的带头人,就要把百姓带到致富的路上,而通往这条路的法子只有一个字,那就是“干”。不光自己干,还要带领村子里的党员干部一起干。

  有位就要有为,在其位谋其政。村干部就是要心里时时刻刻装着群众,为群众着想为群众做事,群众才会信任拥护。十余年间,刘永强用行动丈量着每一寸土地,用热情关爱着每一户村民,群众的口碑就是对他最大的认可。

来源:江苏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