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名:权元太

事迹:在疫情防控岗位志愿服务50多天不幸牺牲的最美志愿者

简介:权元太,男,1972年生,徐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金山桥街道杨庄社区居民。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权元太于1月26日主动加入疫情防控志愿者队伍,每天协助社区民警入户排查返乡人员,为居家隔离群众送去生活用品,为进出小区人员测量体温。企业复工复产要求下达后,他又多次敲门入户帮助居民注册“一码通”。3月14日下午,权元太突发急病,牺牲在志愿服务岗位上。

江苏好人榜 > 2020年 > 4月 > 正文

  权元太,男,1972年6月出生,经开区金山桥街道杨庄社区居民。1月26日,他主动加入成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一名志愿者。戴上志愿红袖章,他每天准时出现在美好汇邻湾小区的疫情防控点,协助社区民警入户排查返乡人员和车辆;为居家隔离群众送生活用品照顾饮食,对进出小区人员逐一测量体温、登记。看见小区80多岁的陈大爷独居、行动不便又着急买日常用药后,他跑了数家药店为老人买到药物。企业复工复产要求下达后,他又多次敲门入户帮助居民注册“一码通”。在他的组织和带动下,社区居民纷纷加入志愿服务队伍,守护起小区的生命安全。“疫情不散,我不撤!”这是老权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3月14日,权元太在结束上午的志愿服务工作后,外出办事,在途中突发急病身亡,年仅48岁。

  老权走了,年仅48岁。

  在他生命的最后五十余天,他的形象,是我们无比熟悉的社区战“疫”志愿者:带着“红袖章”,不是去给隔离家庭送菜,就是在小区门口值守。日日夜夜,风雨无阻,默默守护着小区大家庭的安康。

  老权走了!

  和他“共事”过的社区民警叹惜痛失“战友”,写下了深情悼念的话语;和他一起战“疫”的楼户长徐芳说,还记得下雪的夜里,老权带着大家一起跳舞取暖的样子。

  老权走了!

  他的“红袖章”仍在社区值班室里挂着,每每看到,杨庄社区主任李夫乐总是连连责怪自己没有保护好他,没有在他说“累”的时候,强制他休息。

  老权走了!

  妻子赵囡囡说,她和两个女儿从此失去了“保护神”,年迈的公公婆婆从此失去了最疼的“幺儿”。

  老权,本名权元太,徐州经开区金山桥街道杨庄社区居民,生前是一名驾校教练。

  从1月26日起,他便和在社区工作的妻子赵囡囡一起,加入到了杨庄社区美好汇邻湾小区的疫情防控网格中,成为了一名志愿者。

  3月14日,老权在结束周六上午的小区志愿服务后,外出办事,在途中突发急病身亡。

  从当天中午14时许离家外出,到18时许,妻子发现老权失联报警,到20时许,老权的车在徐州市三院附近的天桥边被找到,这是令人揪心痛惜的6个小时。

  警方的监控记录显示,他的车从15时许起就一直停留在那个位置,没有失控的痕迹,更没有因为乱停妨碍交通而引起别人的注意。警方找到他时,车子已熄火,他双手握着方向盘,脚踩着刹车,歪头倒在驾驶位上,身体已经僵硬,而医院就在离他不到200米的地方。

  越艰险越向前

  义无反顾 他成了万千志愿者中的“一员”

  庚子新春,注定与以往不同。

  新冠肺炎疫情悄然蔓延,抗击疫情,成为全国上下心之所向。

  在徐州各地,党员干部、社区工作者、志愿者迅速集结,入网入格,筑起群防群控的坚实屏障。

  80后的经开区金山桥街道杨庄社区居委会委员赵囡囡,也和无数“小巷总理”一样,大年初一便冲向了一线。令她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也就是1月26日,丈夫权元太便跟她一起来到社区,要求“上班”。

  老权是认真的!他说自己是楼户长,小区疫情防控,他当一名志愿者再合适不过了。就这样,老权带上了志愿红袖章,每天准时出现在小区疫情防控点。在他看来,既能为小区作贡献,又能和妻子并肩作战,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就这样,在美好汇邻湾小区门口,人们总是能看到这位高大壮实的“红袖章”的身影,除了在卡口执行人员登记、体温检测、劝离外来车辆等防控任务外,他遇见居民也不忘叮嘱勤洗手、少出门、带好口罩,做好日常清洁消毒工作,一天下来,嗓子是哑哑的。

  24小时严防死守,不仅需要责任心,也是个体力活,在老权的组织和带动下,刘锡建、朱兴华等不少社区居民也纷纷加入到了志愿者的队伍。到2月中旬时,汇邻湾小区的志愿者服务队已达到了15人,大家可以排班轮岗到防控点值勤,小区的防控工作越来越有条理。

  “疫情不散,我不撤!”老权做到了。

  越回忆越不舍

  热情仗义 他给了我们太多暖心故事

  “老朱,你回去看孙子,我来!”朱兴华说,他是在权元太动员下加入志愿者队伍的,想起来,权元太和他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为了让大家能多休息会,权元太总是安顿好家里,就立刻来到防控点“盯”着。其实,他和赵囡囡也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正在读大专,小女儿刚读小学三年级,也没有老人照顾,为此,权元太专门抽空教会了大女儿如何学会做饭、照顾妹妹上网课。

  “就是个好人,热心人,别看个子大,心可细了。”志愿者徐芳说,小区的疫情防控点其实就是个简易帐篷,刮风的时候会漏风,下雨的时候,身子总是湿半,半夜里,冷得像个冰窟。为此,权元太总是提前备好两大壶开水,让大家时刻能有口热茶喝。有时候,权元太还会动员大家一起动起来,唱唱跳跳抵御风雪,现在想来,那些夜晚是那样美好,可是,老权,大家的开心果、主心骨,却再也回不来了……

  “我在入户筛查登记涉疫重点人员时,你在陪伴我,我在社区门岗检查岗登记确认小区外来人员时,你在陪伴我,我在社区梳网清格时,你在陪伴我……春暖花开,疫情渐归零,而你,却永远地走了,别了,权元太!别了,我的战友!”这是石桥派出所杨庄社区民警汤占国在获悉权元太去世后发在朋友圈的一段悼文。

  五十多天的共同战“疫”,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情。汤占国说,这两天,他一直在梳理疫情防控时的照片和视频,每每看到权元太的身影,总忍不住感慨万千,泪湿两行。

  越爱越深沉

  伉俪情深 却留下了永远无法实现的约定

  如果没有意外,就在权元太去世的这个周末,他应该会和妻子赵囡囡一起,趁着风和日丽,带上两个女儿去家附近的五山公园转转。

  “周五的时候,老权还和我说,媳妇儿,周六我在小区值完岗,咱带着孩子一起去五山公园吧,带着孩子的新年礼物遥控飞机,踏青去。”赵囡囡说,因为自己周六要去辖区企业检查环保,便将公园之行推到了周日,谁知,老权就这样走了,孩子的遥控飞机再也等不到爸爸给她们起飞了。

  他是一个暖心的大哥哥!赵囡囡说,在生活中,权元太对她的呵护,无法用言语表达。赵囡囡在社区居委会上班,工资不高,却十分忙碌,加班是家常便饭。权元太从来没有怨言,做饭、接送孩子,家里家外收拾得妥妥帖帖。

  “今年5月3日,是我们结婚20年纪念日,加上两个女儿的生日,一个在4月底,一个在5月初,我们原本说好了,要和结婚纪念日一起,隆重庆祝一下的,可是,老权却食言了。”赵囡囡说,自己从2006年起,便一直在社区工作,家里全靠老权照顾,现在回忆起来,一家四口仅有的一张全家福,是去年在上海拍的,那也是他们一家四口仅有的几次出游之一。

  他是贴心的好儿子!2018年底,赵囡囡的父亲车祸住院,26天,不分日夜,权元太细致入微地贴身陪护,为此,赵连君老人见人就感叹自己有个“好儿子”。

  权元太是家中老小,最受父母疼爱,他也特别孝顺父母,只要老人打电话来说不舒服,不管白天黑夜,他都会赶回去看一眼。直到现在,两位老人还没回痛失爱子的悲痛中回过神来,老母亲时不时就会朝着门外呼喊“幺儿”的名字。

  “权大哥真的走了吗,真不敢相信,前几天,他还帮我抗大米呢!”

  “我前天还看见他发朋友圈,边巡查边说有点累,我怎么就没劝他休息呢。”

  ……

  权元太是美好汇邻湾小区12号楼的楼户长,12号楼的业主群里,每天的第一个信息永远是老权发送的当日天气情况,现在,这个群里,再也没了老权活跃的身影,大家无不痛惜他的突然离去。

  老权走了!

  他用一抹浓郁的“志愿红”燃亮了自己的平凡人生。

来源:江苏文明网      责任编辑:秦春凤  

权元太

  权元太,男,1972年6月出生,经开区金山桥街道杨庄社区居民。1月26日,他主动加入成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一名志愿者。戴上志愿红袖章,他每天准时出现在美好汇邻湾小区的疫情防控点,协助社区民警入户排查返乡人员和车辆;为居家隔离群众送生活用品照顾饮食,对进出小区人员逐一测量体温、登记。看见小区80多岁的陈大爷独居、行动不便又着急买日常用药后,他跑了数家药店为老人买到药物。企业复工复产要求下达后,他又多次敲门入户帮助居民注册“一码通”。在他的组织和带动下,社区居民纷纷加入志愿服务队伍,守护起小区的生命安全。“疫情不散,我不撤!”这是老权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3月14日,权元太在结束上午的志愿服务工作后,外出办事,在途中突发急病身亡,年仅48岁。

  老权走了,年仅48岁。

  在他生命的最后五十余天,他的形象,是我们无比熟悉的社区战“疫”志愿者:带着“红袖章”,不是去给隔离家庭送菜,就是在小区门口值守。日日夜夜,风雨无阻,默默守护着小区大家庭的安康。

  老权走了!

  和他“共事”过的社区民警叹惜痛失“战友”,写下了深情悼念的话语;和他一起战“疫”的楼户长徐芳说,还记得下雪的夜里,老权带着大家一起跳舞取暖的样子。

  老权走了!

  他的“红袖章”仍在社区值班室里挂着,每每看到,杨庄社区主任李夫乐总是连连责怪自己没有保护好他,没有在他说“累”的时候,强制他休息。

  老权走了!

  妻子赵囡囡说,她和两个女儿从此失去了“保护神”,年迈的公公婆婆从此失去了最疼的“幺儿”。

  老权,本名权元太,徐州经开区金山桥街道杨庄社区居民,生前是一名驾校教练。

  从1月26日起,他便和在社区工作的妻子赵囡囡一起,加入到了杨庄社区美好汇邻湾小区的疫情防控网格中,成为了一名志愿者。

  3月14日,老权在结束周六上午的小区志愿服务后,外出办事,在途中突发急病身亡。

  从当天中午14时许离家外出,到18时许,妻子发现老权失联报警,到20时许,老权的车在徐州市三院附近的天桥边被找到,这是令人揪心痛惜的6个小时。

  警方的监控记录显示,他的车从15时许起就一直停留在那个位置,没有失控的痕迹,更没有因为乱停妨碍交通而引起别人的注意。警方找到他时,车子已熄火,他双手握着方向盘,脚踩着刹车,歪头倒在驾驶位上,身体已经僵硬,而医院就在离他不到200米的地方。

  越艰险越向前

  义无反顾 他成了万千志愿者中的“一员”

  庚子新春,注定与以往不同。

  新冠肺炎疫情悄然蔓延,抗击疫情,成为全国上下心之所向。

  在徐州各地,党员干部、社区工作者、志愿者迅速集结,入网入格,筑起群防群控的坚实屏障。

  80后的经开区金山桥街道杨庄社区居委会委员赵囡囡,也和无数“小巷总理”一样,大年初一便冲向了一线。令她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也就是1月26日,丈夫权元太便跟她一起来到社区,要求“上班”。

  老权是认真的!他说自己是楼户长,小区疫情防控,他当一名志愿者再合适不过了。就这样,老权带上了志愿红袖章,每天准时出现在小区疫情防控点。在他看来,既能为小区作贡献,又能和妻子并肩作战,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就这样,在美好汇邻湾小区门口,人们总是能看到这位高大壮实的“红袖章”的身影,除了在卡口执行人员登记、体温检测、劝离外来车辆等防控任务外,他遇见居民也不忘叮嘱勤洗手、少出门、带好口罩,做好日常清洁消毒工作,一天下来,嗓子是哑哑的。

  24小时严防死守,不仅需要责任心,也是个体力活,在老权的组织和带动下,刘锡建、朱兴华等不少社区居民也纷纷加入到了志愿者的队伍。到2月中旬时,汇邻湾小区的志愿者服务队已达到了15人,大家可以排班轮岗到防控点值勤,小区的防控工作越来越有条理。

  “疫情不散,我不撤!”老权做到了。

  越回忆越不舍

  热情仗义 他给了我们太多暖心故事

  “老朱,你回去看孙子,我来!”朱兴华说,他是在权元太动员下加入志愿者队伍的,想起来,权元太和他说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为了让大家能多休息会,权元太总是安顿好家里,就立刻来到防控点“盯”着。其实,他和赵囡囡也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正在读大专,小女儿刚读小学三年级,也没有老人照顾,为此,权元太专门抽空教会了大女儿如何学会做饭、照顾妹妹上网课。

  “就是个好人,热心人,别看个子大,心可细了。”志愿者徐芳说,小区的疫情防控点其实就是个简易帐篷,刮风的时候会漏风,下雨的时候,身子总是湿半,半夜里,冷得像个冰窟。为此,权元太总是提前备好两大壶开水,让大家时刻能有口热茶喝。有时候,权元太还会动员大家一起动起来,唱唱跳跳抵御风雪,现在想来,那些夜晚是那样美好,可是,老权,大家的开心果、主心骨,却再也回不来了……

  “我在入户筛查登记涉疫重点人员时,你在陪伴我,我在社区门岗检查岗登记确认小区外来人员时,你在陪伴我,我在社区梳网清格时,你在陪伴我……春暖花开,疫情渐归零,而你,却永远地走了,别了,权元太!别了,我的战友!”这是石桥派出所杨庄社区民警汤占国在获悉权元太去世后发在朋友圈的一段悼文。

  五十多天的共同战“疫”,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情。汤占国说,这两天,他一直在梳理疫情防控时的照片和视频,每每看到权元太的身影,总忍不住感慨万千,泪湿两行。

  越爱越深沉

  伉俪情深 却留下了永远无法实现的约定

  如果没有意外,就在权元太去世的这个周末,他应该会和妻子赵囡囡一起,趁着风和日丽,带上两个女儿去家附近的五山公园转转。

  “周五的时候,老权还和我说,媳妇儿,周六我在小区值完岗,咱带着孩子一起去五山公园吧,带着孩子的新年礼物遥控飞机,踏青去。”赵囡囡说,因为自己周六要去辖区企业检查环保,便将公园之行推到了周日,谁知,老权就这样走了,孩子的遥控飞机再也等不到爸爸给她们起飞了。

  他是一个暖心的大哥哥!赵囡囡说,在生活中,权元太对她的呵护,无法用言语表达。赵囡囡在社区居委会上班,工资不高,却十分忙碌,加班是家常便饭。权元太从来没有怨言,做饭、接送孩子,家里家外收拾得妥妥帖帖。

  “今年5月3日,是我们结婚20年纪念日,加上两个女儿的生日,一个在4月底,一个在5月初,我们原本说好了,要和结婚纪念日一起,隆重庆祝一下的,可是,老权却食言了。”赵囡囡说,自己从2006年起,便一直在社区工作,家里全靠老权照顾,现在回忆起来,一家四口仅有的一张全家福,是去年在上海拍的,那也是他们一家四口仅有的几次出游之一。

  他是贴心的好儿子!2018年底,赵囡囡的父亲车祸住院,26天,不分日夜,权元太细致入微地贴身陪护,为此,赵连君老人见人就感叹自己有个“好儿子”。

  权元太是家中老小,最受父母疼爱,他也特别孝顺父母,只要老人打电话来说不舒服,不管白天黑夜,他都会赶回去看一眼。直到现在,两位老人还没回痛失爱子的悲痛中回过神来,老母亲时不时就会朝着门外呼喊“幺儿”的名字。

  “权大哥真的走了吗,真不敢相信,前几天,他还帮我抗大米呢!”

  “我前天还看见他发朋友圈,边巡查边说有点累,我怎么就没劝他休息呢。”

  ……

  权元太是美好汇邻湾小区12号楼的楼户长,12号楼的业主群里,每天的第一个信息永远是老权发送的当日天气情况,现在,这个群里,再也没了老权活跃的身影,大家无不痛惜他的突然离去。

  老权走了!

  他用一抹浓郁的“志愿红”燃亮了自己的平凡人生。

来源:江苏文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