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jpg
01.jpg
未标题-1.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江苏好人榜 > 第36期201407 > 正文
金 辉
继承百万“负遗产” 种地还钱树诚信
2014-08-14 16:55:00  来源:江苏文明网  

  父亲溘然长逝,留下近百万债务,他没有抱怨,全额担起。为了还债,他就像拧紧的发条,在村卫生室和田地间高速运转;为了还债,他交付了人生最美的七年,只顾劳碌奔波;为了还债,34岁的他至今家徒四壁。自己再苦再累再难,也要交给债主一个诚信,一个放心。他,就是金辉,1981年生,江苏省宿迁市人宿豫区来龙镇人。

  父亲病故  债主盈门

  2008年农历正月的一天,金辉的父亲急性脑出血,送救途中就溘然长逝,临终只艰难地念叨金辉的乳名:“小辉!”

  父亲丧事办完的当天,一家人还沉浸在悲痛之中,三十多个手持欠条的人几乎同时涌上门。原来,金辉的父亲是村里的能人,不但租种一百五十多亩土地,还开办面粉厂、养猪场、水泥预制品厂,很多人把攒下来的钱主动交给他用,拿利息。但父亲的几个企业经营状况一直不大好,现在市场刚好转,父亲却突然撒手尘寰。债主们担心“人死了债也烂了”,就不约而同登门要债。

  有亲戚劝金辉:“小辉,这钱是你爸生前欠下的,与你不相干。面粉厂、水泥预制厂那些资产让债主们分去,分多分少就这个,你别过问。”27岁的金辉却认为父亲生前也不是赖账的人。如果这样,就对不起死去的父亲。

  悲痛中的金辉郑重承诺:“各位叔叔大爷,你们年龄都比我大,都称得上是我的长辈。请你们放心,我是家里的老大,父亲欠你们的钱我来还,不会差你们一分一厘!”前来要钱的人将信将疑,纷纷把欠条交给他。金辉拿着父亲的账本和打出去的字据详细查对,一一结息,统一换条,近百万元,数字大得远远超出27岁的金辉的想象。面对痛不欲生的母亲和刚结婚不久的妻子,金辉说:“俺爸生前不抽烟、不喝酒,一心顾家。他搞企业,欠下那么多的钱还不都是为了我们?你们放心,我能撑起这个家!”

  从头学起  种地还钱

  近百万,对于在乡村卫生室工作的金辉来说无异于天文数字,实在急了,就一个人到村外树林,朝着天空大吼,原本活力十足的壮小伙,一下子仿佛老了许多。面对一张一张自己连看都不敢看的欠条,他只有振作精神:兑现承诺,决不食言!

  反复思量,仅靠自己在村卫生院的收入肯定不行,唯一能指望的就是父亲生前承包的150亩土地。虽然是家中老大,但父母一直疼爱他,从没让他下过田,金辉甚至连哪块地是自己家的都分不清。金辉下定决心:从头学起,种地还钱!

  从此,行医的手摸起了锄头把。2008年,也就是还款的第一年。从种到收,寸寸艰辛,尤其是生长期管理和收获关口,对他这个门外汉来说更是难之又难!

  该给麦子施肥了,他起早贪黑扑在地里。一百五十多亩地,全靠双手,还要赶在雨水之前撒完,金辉心急如焚,学着母亲,分秒不敢耽搁。一次肥撒下来,两只胳膊已经肿得抬不起来了,只能靠吃止疼药缓解。

  小麦终于成熟,收割时,却有四十多亩全部倒伏,收割机下田转了一圈,转轮竟被杂草缠住了。男儿有泪不轻弹,看着满地的粮食无法收割,金辉的眼睛湿润了!哪怕一根根扒,也要把麦子收上来!他钻进地里,一点一点把杂草扒开,麦芒刺得皮肤又痛又痒,他全然不顾,收割机开一阵,就扒一次,直到小麦全部收完!

  水稻地草长得厉害,喷除草药,费时费神一遍过后,草却安然无恙,他又喷第二遍药,草还是没有死,农药的怪味,不是刺激头.就是刺激皮肤.他鼻涕眼泪一把抓,差点中毒。不得已,金辉从田间地头找来所有农药包装,瓶子、塑料包装袋......,一一上网查找、比对,不放过一个文字、一个数据,终于找到正规厂家生产的高效低毒农药,根治住草害。

责编:秦春凤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