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jpg
01.jpg
0.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江苏好人榜 > 第84期201807 > 正文
常福鸾
独自照顾残障儿子半个多世纪的人民教师
2018-07-26 15:41:00  来源:江苏文明网  

  常福鸾,女,1933年11月生,南京市原尧化小学退休教师。她是一名八旬退休高级教师,更是一位坚强而伟大的母亲。她的故事令人动容,更让人肃然起敬。她独自照顾残障儿子近60年,面对命运的不公,她不但没有自怨自艾放弃生活的希望,反而做出了捐献遗体的决定,在生命落幕时依然能够回馈社会。

  命运抗争,死神面前拉回孩子性命

  一切的故事从那场高烧开始。常福鸾的儿子康强出生于1960年,小康强6个月大的时候,突然有一天高烧不退,常福鸾夫妇抱着他匆忙赶到医院,诊断出得了化脓性脑膜炎,在南京市儿童医院住了半年,化脓性脑膜炎死亡率不高,但是会带来严重的后遗症。仿佛晴天霹雳一般,灾难降临在这个小家庭。康强病好后智力发育缓慢,至今仍停留在儿童的水平,需要长期服药,同时身体不受控制。

  面对这样一个儿子,常福鸾只有一个念头——“不放弃”。然而命运又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常福鸾的丈夫提出了离婚,从此这位瘦弱的母亲独自负担起照顾康强的责任。“我不要什么养儿防老,我活着,就是为了他多活几年。”

  殷殷爱子,坚强母亲用爱为儿子撑起天空

  然而生活的不易绝不是光凭倔强便可以支撑的。那些年常福鸾除了每天上课的时间,所有心思都放在了儿子身上。康强十几岁时的那年冬天,一次意外鞋钉插入了他的左脚,最终导致康强左腿膝盖以下全部截肢,从那时起他用上了拐杖和轮椅,直到现在饮食起居完全依靠年近90岁的老母亲。

  由于智力受损难与外界正常沟通等原因,康强患上了精神疾病,他经常把废品、垃圾拿回家里,“什么脏东西都捡回来”,甚至还爬到树上捡东西,有时候还会给街坊邻居造成影响,常福鸾只能默默跟在儿子后面赔礼道歉,将心酸与无奈只能深埋在心底。

  康强生病后脾气越来越怪,1998年8月的一天,常福鸾准备换煤气却发现家里煤气证不见了,找的时候发现其他证件票据都没有了,身份证、户口簿、残疾证甚至家里价值一万多元的票据不知所踪,正在她心急如焚的时候,她发现原来这些票据都是被康强一把火给烧了。常福鸾急得差点昏过去,躺在床上不能动弹,但是一想到她倒下去康强怎么办,她又强撑着爬起来。康强意愿得不到满足,他就会像个孩子一样吵闹,这个时候常老师只能安抚他,背后自己默默的流泪。虽然街道、社区及单位在各方面都为这个家庭提供了帮助,但是独自抚养残障儿子的艰辛仍然让人叹息。

  常老师说:“儿子确实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劳累,甚至撕心裂肺之痛,但我无怨无悔,因为我是他的妈妈”。是的,纵使儿子偶尔淘气,这位老人却从未想过放弃。最让常福鸾担心的是,康强常常不打招呼跑出家门,跑到马路上看到汽车也不知道躲闪,让她操碎了心。曾经有一次,康强又偷偷跑出家门,常福鸾到处找都找不到,急疯了,只好登报寻人,最后民警找到了在上海火车站徘徊的康强。见到儿子的时候常福鸾又心痛又难过。

  2018年年初南京下起大雪,寒风凛冽,恶劣的天气也没能阻挡康强出门的脚步,凌晨十二点,社区书记陪同常福鸾在冰天雪地上找到了拄着拐杖的康强。这种“出走”的事情已是寻常。这么多年,无数个夜晚,对于常福鸾来说,睡个好觉都是件奢侈的事情,常老师用她的一生保护着这个“长不大”的儿子。

  最美教师,生活的困境浇不息她对工作的热爱

  在生活中历经种种磨难,在工作上,常福鸾却很出色,获奖无数。这背后付出了比常人多出多少的努力。栖霞实验小学的前身是尧化小学,常福鸾在学校教语文和画画课。康强小的时候,忙碌了一天的常福鸾常常等到儿子睡着之后才开始她的家访以及备课。工作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迟到过。按她的话说就是,工作上不能“掉队”。在她的学生作文中,常常出现“深夜,闪闪灯光,那是常老师在备课。”这样的语句。工作多年,她获得多项荣誉,南京市人民政府颁发的荣誉证书以及优秀辅导员等等。1987年,常福鸾被评为高级教师。退休多年之后,直到现在,还有很多她的学生时常来看望她。

  常老师还是个热心志愿者,只要是力所能及的事,她都想尽一份力。2018年南京大雪时,全城在众志成城抗击冰雪,社区工作人员在小区扫雪的时候,赫然发现年近九旬的常福鸾老师竟然顶着严寒、冒着风雪在小区门口扫雪,她颤颤巍巍的背影令人肃然起敬,让人动容。常老师年纪这么大了,大雪天温度这么低,路又这么滑,要是摔一跤可怎么好。社区工作人员赶忙过去对常老师进行了劝说,好不容易才将她请回家里休息。

  捐献遗体,爱党爱国用大爱回馈社会

  常福鸾没有再婚,近60年一心一意、“没有回报”地照顾“长不大”的儿子,康强因为身体的特殊原因,不会照顾妈妈,甚至一句体己话都不会说,常福鸾烧好的菜会被康强吃得光光,一点都不知道留给母亲,连一杯水也不会端给妈妈,更不用说为生病的妈妈盖被子。常福鸾常常用“他是这个病,没办法”来安慰自己,“我的寿命减了,他的寿命就加了”,这样的大爱母亲让人敬佩。

  然而,就这样的母亲做出了遗体捐献的决定。在常老师的柜子里有一本她珍藏的证件,那便是她的遗体捐献证书,从证书上的照片看得出来,那时的常老师正值壮年,她的眼神是那么坚定。她工整地写下《最后的话》让人动容:人生的目的是把自己生命的潜能发挥出来,将自己所有的一切回报给社会和人类,这种生命才最有价值。

  常福鸾坚信“最后的死亡和最初的诞生一样,都是人生必然;最后的晚霞和最初的晨曦一样,都是光照人间。” 常福鸾说,“我老了,也许很多器官用不上了,但是只要我身上能够帮助他人的器官,我希望他们都拿去。如果器官老化无法救人,那我希望能给把遗体捐给医学研究单位,能够为社会做些回馈。”“我不是共产党员,可我在党的教育和培养下勤勤恳恳地工作了几十年。我热爱党,热爱养我育我的母亲,我希望把我的遗体无偿捐献给祖国的医学教育事业,如能如愿,我定会含笑九泉”。

责编:秦春凤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