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jpg
未标题-1.jpg
0.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要闻 > 正文
黄海之滨,那一簇迎风挺立的盐蒿草
——追记全国“人民满意的公务员”、江苏“时代楷模”朱陈(下)
2022-09-30 08:01:00  来源:新华日报  

9月10日,中秋月圆。“打开你的手机,就这么巧,去年的7月你发了一组满月的朋友圈。今夕,我透过窗台,遥望天上的月亮。对照你曾经拍摄的角度也拍摄了一组照片,明月依旧,而你却不在我们身旁……”朱陈的妻子孙丽霞睹物思亲,不禁泪流满面。

朱陈的匆匆离去,留给亲人无尽的悲痛,留给领导、同事无尽的缅怀。回望他奋斗在工作岗位的这些年,与他共事过的人,都说他是“拼命三郎”。这样一位铁汉般的“拼命三郎”,对作为一个纪检监察人的职守和操守,有着异乎常人的执着;对他所从事的事业和养育他的父老乡亲,有着无尽的眷念和挚爱,正如那一簇簇迎风挺立的盐蒿草对于滋养它的大地!

担当——

“把工作交给他,放心”

办公桌上铺满文件资料,常用的法规书籍卷起了边,笔记本上每天的工作安排密密麻麻……从派驻纪检监察组副组长,再到监督检查室主任,不论在哪个岗位,朱陈都恪尽职守。在同事的印象中,他总是“风风火火”、步履匆匆。“绝不把今天的工作留到明天”,是朱陈常挂嘴边的一句话。

“2018年,针对巡查期间发现的公职人员兼职取酬问题,朱陈建议开展‘清风一号’行动,3个月内纪委收缴各类违纪所得1000多万元。”盐城市纪委监委第六监督检查室主任朱伟说,朱陈肯钻研、善于创新,他牵头打造的“清风盐城”APP,大大方便了监督工作。

针对部分单位和个人骗取医保基金的违规违纪行为,盐城市纪委监委部署打击骗取医保基金专项整治行动。

“住院押金收了吗?用餐费用怎么付的?”那段时间,朱陈几乎走遍市区定点医疗机构。一次次仔细询问、反复核实,朱陈对整治行动心中有了底,也为各种侵吞医保基金的行径感到愤怒,“百姓的救命钱,绝不容染指!”

专项整治动了少数人的“奶酪”,阻力随之而来,工作组个别同志的私家车还被人偷偷安装GPS定位器。朱陈给大家打气:“他们越这样,越说明他们心里有鬼,越说明我们触到了他们的短处痛点,要抓紧时间突破!”

朱陈带领大家攻坚克难,全市纪检监察机关累计起底骗取、贪污医保基金等方面问题线索55条,给予党纪政务处分15人,追回医保基金1.09亿元。

“朱陈最是能打硬仗。工作交给他,放心。”回忆起这位敢拼敢干、雷厉风行的干部,盐城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监委主任陈璐这样称赞。

清廉——

“针尖大的窟窿也不能有”

朱陈把“做人要诚、为人要真、行事要正、说话要实”作为家规家训,用一生来坚守,用生命来践行。他从事纪检监察工作第一天,就跟家人立下“我们自己从不送礼、也绝不允许收别人的礼”的规矩。他常对身边同志讲:“做人要一身正气,谈物质条件,我们现在的生活,比过去不知要好多少倍,人不能忘本。”

朱陈工作中始终坚持公道正派,面对利益诱惑和说情风,秉公执纪,坚决不办人情案、关系案、金钱案。有人趁着夜色想到他家拜访,朱陈义正词严地拒之门外:“谈工作,请到办公室。”在家里,有时接到工作电话,他会避着妻子,走到阳台去接听。“针尖大的窟窿,能漏过斗大的风。那就针尖大的窟窿也不能有!”朱陈这样说。

朱陈的廉,甚至有些不近人情。2021年9月25日,朱陈带队赴北京调查某市属国有企业的信访件。他三次拒绝企业帮助安排食宿和保障交通。抵达北京后,朱陈带着同事找了家小旅馆解决住宿。调查结束那天,已是晚上9点多,企业负责人再三挽留,但朱陈依旧拒绝了,带着大家连夜坐火车赶回盐城。

对待亲属,朱陈也是一把尺子量到底。朱陈担任九室主任后,姐夫听说他认识的人比较多,提出帮忙找熟人买车的要求。“差价由我来补齐,就当我帮你打了招呼。”朱陈说。

妻子孙丽霞早年因单位改制下岗,十几年来一直在外打零工,孩子要读书上学,家里收入主要就靠朱陈的工资。尽管生活压力大,他却从来没有为妻子工作的事打过招呼,也没有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他常对我说,在纪委监委工作,如果我们自己都找关系、开后门,怎么去监督别人?”对于丈夫的“轴”,孙丽霞也曾埋怨过,但更多的是理解和支持。

俭朴——

对己“抠门”却胸怀大爱

朱陈的父亲在部队工作过8年,常常教导朱陈“做人不能忘本”。母亲虽不识字,但一辈子任劳任怨、勤俭节约。在父母的言传身教下,朱陈传承了盐阜大地的红色血脉、仁爱孝廉的良好家风。在教育战线工作12年、商务战线工作9年、纪检监察战线工作7年,从人民教师到人民公仆,从普通工作人员到处级干部,无论身处何职,朱陈身上的赤子本色从未改变。

“我不抽烟、不喝酒,更不爱跟人套近乎,天生就是干纪检工作的。”朱陈一生淡泊名利,在生活上更是俭朴,一套普通运动衫能穿7年,袜子不穿到有大破洞不肯丢。一双穿了6年的运动鞋,鞋子网面被磨出一个洞,就让母亲用一块黑布从里面补衬一下,又穿了三四年。“我说他太抠,他总呵呵一笑:能穿就行。”妻子孙丽霞回忆说。

2006年,朱陈通过公务员招考到盐城工作。为节省开支,租了一间阳台隔出的活动板房,搭个木板床,睡觉翻个身,床板嘎吱作响。2007年,朱陈一家人东拼西凑在盐城市区买了套二手毛坯房,为了省钱,装修请亲戚帮忙,装一个房间时,他们就住到另一个房间。简单装修后,朱陈叫了辆车,从东台乡下老家拉来床、衣橱和桌凳,都是他们结婚时置办的。2020年底,朱陈父母在老家的新居落成,专门给朱陈夫妇留了个房间。父母要给他们买套新家具,朱陈不让,又把结婚时的床和衣橱从盐城拉回老家。

然而,就这么一个对自己很“抠门”的人,却古道热肠、充满大爱。工作没多久,工资收入微薄,朱陈就连续多年资助一名贫困学生,一直到这名学生研究生毕业。买房还欠着债,朱陈仍然挤出钱来接济生活困难的听力言语障碍者。直到他去世后,妻子在整理遗物时才发现几张褶皱的借条和一封泛黄的感谢信。

“照顾好老人,好好学习……”这是朱陈生前留给妻子和两个女儿最后的话,话里充满了遗憾,也充满了不舍。

妻子孙丽霞手机里有很多孩子成长的片段,但是关于朱陈的照片却很少。“在我们的生活中,他常常缺席”,朱陈的突然离世留给妻子太多的遗憾。

11岁的小女儿孙婧涵在日记里写道,“爸爸是我们家的顶梁柱,现在顶梁柱倒了。以后我和姐姐就是家里的顶梁柱,虽然我姐姐没有爸爸高大,我也还小,但是我和姐姐叠在一起就会变成一个大大的爸爸……”

本报记者 祝 洁

责编:徐羽蝶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