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1.jpg
0.jpg
未标题-1.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要闻 > 正文
巍巍山倾 新流汤汤——追记航天科工集团特级技师王巍
2022-10-01 10:00:00  来源:新华日报  

9月30日,C919大型客机获中国民用航空局颁发的型号合格证的消息公布,中国民机制造业迎来里程碑。可是,曾为C919首架机的装配交付作出贡献的王巍,却没能目睹这一切,因为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颁证的前一周。作为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特级技师,王巍用尽毕生心血攻克飞机装配难关。本报记者近日探访了王巍生前工作的车间,追记这位“大国工匠”生命最后的足迹。

□ 本报记者 张宣 程晓琳 艾培 王子杰

9月28日,航天海鹰(镇江)特种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鹰特材”)装配车间的厂房里,机器的轰鸣声沉重而绵长。一间白色板房内,会议桌四周的条凳上,七八名工人师傅在午休,而另一侧的办公位置上,却空空如也。

这个位置的主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9月22日凌晨两点,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特级技师,海鹰特材装配制造技术中心副主任王巍因病去世,享年48岁。

在他生前工作的办公桌里,记者发现了一封还没来得及投递的征文信件。信中写道:“建党百年时,C919大型客机批产首架刚刚交付。未来的你,梦想应该已经透过飞机舷窗照进现实。第二个百年,我们早已能乘坐自己的飞机,翱翔在祖国的蓝天……”

车间里,

他是同事眼中的“定海神针”

装配间内,王巍徒弟、装配车间补铆二组组长郭彬彬正低头在补铆操作台上装配零件,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已经连续工作了7个小时。

“不管什么苦活累活,王师傅都第一个冲上去。”郭彬彬记忆中的王巍,永远都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模样。2020年3月,公司突然接到了C919大型客机10101B架失速改装的撤保留工作。

“王师傅第一个报名,我也跟着报了。”在王巍带领下,郭彬彬等人乘坐了10个小时的绿皮火车,来到南昌执行任务。

为了让生产速度快一点,再快一点,在狭小的APU(辅助动力装置)舱内,王巍和团队每天工作超过10个小时。

10101B架后机身后段作为C919大飞机首个失速改装构型,相比于常规架次,金属零件占比更高,钢、钛结构零件大量增加,复材壁板零件更厚,零组件的装配难度呈指数级增长。客供件排气管制造外形超差,从而导致隔热毯、支座等多个零件配合间隙严重超差,根本没办法装配,撤保留工作一度面临停工。

“我们其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王师傅从未打退堂鼓。”郭彬彬记得,王巍一边组织视频会议与设计人员沟通,一边协同工艺人员筛选南昌现有的标准件、调整垫圈。最终,撤保留团队逐个解决超差,完成了排气系统各部件的安装。

在南昌的39个日夜,王巍带领“装配铁军”完成了10101B失速改装撤保留任务,确保C919首个试飞改装架机的试验节点顺利进行。

时光回到2015年的初春,海鹰特材技术装配团队迫切需要强有力的人才支援。经航天科工306所引荐,具有20余年装配经验的王巍只身一人跨越3000余里,从沈阳来到镇江。

2015年,海鹰特材接到C919大型客机后机身后段的装配任务,王巍的“主战场”也由此开启。“C919大型客机装配任务中,绝大多数都是新情况。”郭彬彬当时退伍刚入厂,他甚至觉得,这对自己来说近乎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面对数百种零件、上万个标准件,王巍和其他技术工人需要完成15个制孔试验项目,涉及1800多块复合材料试片,制孔数达2万多个。“王师傅对操作的误差,要求在3根头发丝以内。”在郭彬彬和其他徒弟的眼里,王巍就像是车间的“定海神针”。

手工对飞机蒙皮缝隙划线打磨精度不够怎么办?王巍夜以继日研究辅助装置,去除大飞机部件蒙皮余量。飞机装配复合材料铆装、制孔技术等难关怎么过?王巍带领车间白天黑夜两班倒,通过改进技术和优化检验工序,将部件装配周期缩短30%以上。

制造成本降低了30%—40%、产品开发周期缩短了40%—60%、研究成果在C919大型客机其他复合材料部件的装配中推广应用……最终,中国商飞专家的高度认可,让所有人悬了两个多月的心落了下来。

“王师傅患有高血压,但每次任务吃紧,需要白天黑夜两班倒的时候,他总是第一个站出来主动要求值夜班。”工人们说,日落月升,春去秋来,车间里总能看到“王师傅”忙碌的身影。

书架上,

他留下一份人大代表建议清单

一套低矮的办公桌椅、一部已经发黄的电话、被满满的书籍压成“凹”形的书架,就是王巍生前在工作室的活动场地。

“他就坐在那,手里的活基本没停下来过。”装配车间总装二组组长孙建指着那张仅有30余厘米见方的办公椅告诉记者。可以想象,近一米八的大个子,在这套矮小的办公桌椅前,略显局促。

“那天,我扛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刚来到宿舍门口,和一个老大哥撞了个满怀,他二话没说就帮我把行李全搬了进去。”郭彬彬至今仍清楚地记得与王巍第一次见面的场景,“没想到,王师傅竟然和我们一起住公司的四人间宿舍。更没想到,他会成为我的室友、证婚人,当然,更是我永远的师傅。”

“王师傅做得一手喷香的东北菜,周末一有时间,他就会下厨给我们做菜。”此后的两年间,郭彬彬和王巍同处一个屋檐下,一起骑电动车上下班、一起吃饭聊天。慢慢地,郭彬彬在心里把王巍当成父亲一样看待。

小至如何操作气钻,大到如何摆脱迷茫的职业方向、未知的爱情归途……郭彬彬就像是自行车初学者,在职场道路上摇摇晃晃,而王巍在一旁紧紧握住车把,带他平稳前行。

如今,郭彬彬已成长为装配车间补铆组组长,还收了徒弟,“第一阶段,熟悉现场各类工具及辅助用品,熟悉数模操作。第二阶段,熟悉辅助工日常所需运用到的工作技能及每日各类项目点检。”郭彬彬在计划表上认真为徒弟规划了每一阶段的工作任务,就像当年王师傅对自己一样,事无巨细、毫无保留。

“女儿急着填报高考志愿,我一窍不通,又急又没有办法。”徒弟孙建的女儿遇到了专业填报问题,连日里唉声叹气、愁眉不展。王巍看出端倪,连忙去借阅了大量投档参考资料,还打电话向高校招生办咨询。在海鹰特材装配车间里,几乎每一个人都得到过王巍的指导或帮助。

从教学计划和培训材料的编写,到青年员工的理论培训和实操训练,王巍在每一个环节都不曾缺席。他的16名徒弟均一次性通过专业考核,获得飞机装配专业资格。2017年,他所在装配班组被评为江苏省安康杯竞赛优胜班组,2018年获江苏省“工人先锋号”荣誉称号。

对周边企业的技术难题,王巍同样挺身而出,传道解惑,先后培养航空技能人才400余人。2020年,王巍技能大师工作室晋级国家级技能大师工作室。

“企业职工、困难群众等都是王师傅的关注对象,一有时间就去调研。”作为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发现群众有什么困难、社会有什么亟待解决的问题,王巍都会认真记下来,再研究相关的政策书籍,写成书面材料在全国两会上提交。

书架上,有一份“王巍代表提出的建议清单”,其中包括“提高引进技能人才和留住人才能力的建议”“关于加强基层法院保障的建议”“关于加强对短视频类APP监管的建议”。

2022年全国两会期间,本报记者曾采访参会的王巍,他带来了强化企业创新主体地位的建议,“企业必须在创新中成长,才能在市场站稳脚跟。”他还提出“推进职业教育‘现代学徒制’工作”,建议增强制度保障,并呼吁为建设“现代学徒制”的企业提供经费补助。

未竟卷,

将由徒弟们继续作答

“唯一的变化,是发现他突然瘦了很多。”郭彬彬回忆说,今年5月开始,王巍经常出现右上腹疼痛的症状,但他和徒弟们说只是胆囊炎,不要紧。“他的工作状态和往常一样,我们几乎没有察觉出他的异样,更不会联想到重症。他离开公司去北京治疗的那天,就和往常出差一样,没带什么东西,就匆匆忙忙走了。”

不久,王巍被确诊患癌的消息传回,如一道晴天霹雳。“我们甚至没有给他发过消息,完全无法面对这个事实。”同事说。

“儿子,这次怎么休假这么久,是不是该回去上班了?”一直以来都将大飞机事业视若生命的儿子,怎么会突然休假那么久?母亲有些疑惑。却不知,儿子向她隐瞒了病情真相。

“估计短时间回不去了,好多事就麻烦你了。”7月29日,躺在病床上的王巍还在记挂着公司党支部的工作,他拜托同事黄风美给支部党员评分。

8月,同事仲镇接手了王巍的工作,“我告诉他我调来装配车间工作了,他叮嘱我要把现场看好。”

9月20日,王巍的病情加重,得知消息的仲镇立即赶往北京,这时的王巍已经进入了ICU重症监护室,陷入了昏迷状态。

22日凌晨两点,王巍永远地离开了世界,享年48岁。

凌晨6点左右,郭彬彬和同事们收到了仲镇从北京发来的噩耗。“那天,整个车间只有机器轰鸣声,几乎没人说话,大家都在疯狂工作麻痹自己。”

“坐着自己参与装配的飞机飞上天,是很多飞机装配师傅的愿望。”孙建记得,王巍也曾在闲聊中透露出自己的期盼,“他常说,生命至上,你们千万不能有一丝马虎。”

同事们的记忆中,王巍不常提家庭,只在只言片语中聊过带女儿旅游的往事:“我对女儿陪伴的太少了,只要有空我就会陪她玩。”然而,王巍与女儿的下一次旅行承诺,永远失约了。

“未来的你还是会经常出差,但再忙也一定要回家看看,因为你永远是从前那个少年,从没改变。第二个百年,家庭梦、大飞机梦、中国梦,一定会实现!”在王巍的征文信件中,家庭,也并未被遗忘。

装配车间,王巍工作室里像往常一样人来人往。打开窗,浓郁的桂花香扑面而来,吹散屋内的粉尘气息。“王师傅”走了,大飞机装配的“答卷”将由他的徒弟们继续作答。

信中的话,仿佛成为写给徒弟们的寄语,指引着他们继续完成未竟的“大飞机梦”:“未来梦想实现的路上,你也必定会经历坎坷,也许会有许多失败,但藏在你脑海中、深埋在你胸腔里的热爱,会化作你在装配车间的身影。”“未来的你,飞机装配铆接,每一个零件都像是你指挥的千军万马,振臂一呼,便可攻城略地。”

责编:王紫荆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