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jpg
01.jpg
未标题-1.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泰州 > 兴化 > 正文
兴化华学诚:为传承发展民族文化贡献力量
2018-11-12 09:58:00  来源:泰州日报  

  人物简介

  华学诚,1957年生于兴化,文学博士、语言学家。北京语言大学特聘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现任北京文献语言与文化传承研究基地首席专家、北京语言大学文献语言学研究所所长、《文献语言学》主编。

  □本报记者 张庆龙

  华学诚教授数十年来致力语言文字的研究,在汉语方言学史、历史词汇与训诂等研究领域取得重要成就,为我国文献语言学学科的建设与发展作出突出贡献。

  国庆前夕,华教授在兴化老家的庭院里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半辈子只做了三件事

  记者:我们知道您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高考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华学诚:高考让我的人生轨道发生了根本改变。1974年高中毕业,我回乡当了民办教师,同时还在村里兼任团支书。我的老家华庄村是个大村子,经济条件比周边村庄要好一些,村里还有粮食收购站、棉花收购站和供销社。华庄人对孩子的教育历来特别重视,不少人的家里都有藏书。孩提时,我读到的一些古书和西方名著都是从邻居那里借来的。因为担任村团支书的便利,就很热心地建起了图书室,购买了不少图书,订很多报纸杂志,因而也就有条件读到不少当时的一些新书刊。担任民办教师的几年,为了备课为了上好课,也不得不尽努力去阅读去思考,去解决教学中遇到的问题。恢复高考的消息传出之后,我觉得自己可以试一试,父母和同事也都热情鼓励我。两个月备考,顺利通过了初试和正式考试,当年我们村考上了四个大学生,三个本科一个大专,在附近村镇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记者:当年的大学生是包分配的,师范学院的学生毕业之后多半会当老师,教育是您当年的志向吗?能概括一下您的经历吗?

  华学诚:从高中毕业当民办教师算起,我在学校里已经44年了,可以说一生从事教育。回顾已经逝去的年华,我这大半辈子就做了三件事:读书、教书和写书。任民办教师期间,我教过小学、初中和高中。从扬州师范学院毕业后,分配到盐城教育学院从事函授和成人教育,这期间考了四川师范大学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后我又回到了扬州师范学院任教10年。1998年,我放下原先的教职和教授的身份,到华东师范大学读博,师从著名语言学家文字学家李玲璞教授,在读博期间被华东师范大学引进,2006年调到北京语言大学任教。这些年从小学教育一直做到研究生教育,几乎经历了当今中国所有层次的教育。

  潜心古汉语研究

  记者:您所从事的古汉语研究是什么样的领域,和我们的社会发展有哪些关联?您当前在从事哪些方面工作?

  华学诚:通俗地说,我做的就是古代汉语汉字研究。这是一项基础性研究工作,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历史文化研究的基础。这项研究除了理论意义、语言科学发展的意义之外,还有很多重要的应用价值。比如,为历史文献解读提供支持就是一项重要的应用需求。历史文献的语言文字都是我们研究的对象,解决这些文献中的语言文字问题就能够帮助各历史学科对文献进行正确解读。这项工作任务极其艰巨,流传下来的古籍已经得到整理研究的还不到10%,还需要一代又一代的人去坚持,才能让灿烂的古代文化得到很好地传承。又如,全社会每一个人都要使用辞书,而辞书编纂正是对一代代语言文字学者研究成果的集纳,语言文字学界的专家为历史文化的传承、中华民族的教育事业默默耕耘,小到《新华字典》,大到《汉语大字典》《汉语大词典》,都凝聚了他们的心血和才智,这些成果服务国家、民族和社会,惠及我们每一个人。

  作为语言文字领域的学者,最大的责任就是坚守,努力做到“为往圣继绝学”。目前我在做古代方言学文献的整理,就是在浩如烟海的古籍中,将古人对方言研究的文献筛选出来,用现代科学方式进行整理,以便于学界对古代方言的研究,而这种研究以往一直很薄弱,更谈不上系统、全面。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重大攻关项目《中国古代方言学文献集成》是我主持的,这是今后一段时间我的工作重心,国内三十多个高校的几十位专家参与了这个课题的研究,研究成果预计将形成一部三千到四千万字的丛书,成果完成之后还会数字化。

  记者:您不仅是语言文字方面的专家,还长期从事教育工作,请问您对家乡的教育事业、人才队伍建设有哪些建议?

  华学诚:虽然常年在外,但一直关注家乡的发展。地级泰州市组建20余年来,单是从历史文化层面讲,就做了不少很有意义的工作,比如把泰州的历史文献,做了一次比较系统地梳理,书面化集成化,出版了《泰州文献》,这就是一项非常了不起的工作,意义重大。这是历史文化传承最基础的工作,但如何把这项基础性工作进一步深化、普及化,怎样让社会更进一步了解它,让泰州的历史文化进一步发扬光大,这当中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可以建立专门的机构,建立一套开放性机制,组织、集纳相关人才,对历史文化进行开发,针对不同的对象,不同的层次,不同的需求,把历史文化现代化,为当下的文化建设和未来的文化发展发挥作用。特别是青少年群体,如果他们对泰州历史文化有了深入地了解,对于泰州的未来意义重大。

  我对家乡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也多有关注。地级泰州市组建以来,泰州的高等教育事业迅猛发展,现在全日制的专科本科教育都有了,有了多所院校,未来可以对教育资源进行进一步优化提升。在全国高等教育的语境下,发现和打造泰州高等教育的优势和特色,并采取有效措施进一步强化和发展,上层次上水平,应该是当务之急。如果措施得当,泰州的高等教育事业在某些方面就能弯道超车,这不仅对泰州的经济社会发展会产生巨大作用,也可以提升泰州高校的地位和发言权。

  高等教育的发展,人才是最关键、最核心的因素,没有人才,都是空话。人才的发展培养,人才队伍的建设,要有一个好的规划。从中央到地方,对人才的发展、培养、引进,都出台了很多政策,泰州也有很多有竞争力的好政策,泰州在哪些领域需要什么样的人才,要做好规划。优秀人才是稀缺资源,人才的成长有自身的规律,也离不开环境的塑造,高端人才不能全部依赖引进,可以着重考虑只要能为我所用,不一定求为我所有。与此同时,要特别注重本土人才的挖掘、培养和支持,不能引进女婿气走儿子。

  记者:您是语言方面的专家,泰州尤其是兴化地区,有很多人喜欢用写作丰富自己的人生,您对他们有什么样的建议?

  华学诚:家乡不仅走出了毕飞宇等知名作家,也有很多热爱写作的写手,他们中的部分人可能暂时还称不上作家,但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有些作品确实也很优秀。在自媒体时代,写作和发表已经不是困难的事情了,以前因为发表困难而制约了写作,新技术的发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娱乐方式和自我实现的方式。但有一种趋势需要留意,网络自媒体时代快餐式的写作,容易让写作变得随意、变成碎片,写作者需要保持对写作的敬畏,因而要下功夫对语言进行锤炼,对结构多做琢磨。

  优秀的作品需要创作者有丰富的内涵和文化底蕴,已经取得一些成绩的写作者应该适当放慢速度,花更多的时间来阅读,不仅要有丰富的中外文学经典阅读,还要广泛涉猎历史、哲学、文化方面的重要论著,多一些沉淀,才能写出更深刻更能打动人心的作品。

  关注青少年传统文化教育

  记者:当下传统文化的复兴成为一种趋势,学校家庭社会都在重视青少年的传统文化教育,前几年还掀起了一股“国学热”,您怎么看?

  华学诚:中国传统形成的基本教育方式是阅读和背诵,如今教育手段很多,教育的方式也在不断创新,但必要的阅读和背诵仍然有难以替代的优势,因为这种方式能够帮助孩子丰富词汇,个人词库越丰富,思维方式也就越丰富,写出的东西就有厚度,就越漂亮。但我们也应该清楚地认识到,传统的蒙学教材如《三字经》等,集纳了识字教育和历史教育的功用,也有不少封建社会形成的伦理纲常,并不完全适合今天的青少年,尤其是幼儿。

  对一窝蜂的所谓国学教育,我个人持审慎态度。时代在发展,我们不能一字不落地照搬古人的材料。希望教育工作者、相关方面的专家多多努力,对传统材料进行整理挖掘,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按照今天的要求和未来发展的要求,为孩子们编写出适合各个年龄段青少年阅读的优秀读物。

  记者:作为一名语言专家,您对高考中偶尔出现的个别考生热衷文言文写作的现象,是什么样的态度?

  华学诚:文言文写作是一种个人爱好,是个性化色彩很浓的写作方式,它不是一个值得特别关注的普遍现象,有的孩子文言文掌握得比较好,喜欢用这样的方式表达,我觉得完全可以,这是他的自由,但不需要过度关注,更不要过度解读,这类学生在考生中的占比也是极小极小的,是纯粹个性化的事情。或许是因为我们的社会距离文言文时代太远了,不少人对这样的写作感到新奇,甚至惊羡,所以这样的写作一出现就能迅速引起社会的关注,我能理解这种猎奇心理。教育的本义是让任何适合学生自我发展的道路都能得到鼓励和张扬,接纳具有个性特长的所谓“偏才”,也是教育的本义所在。

  [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

  40 年 40 人

  家在泰州

责编:秦春凤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