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1.jpg
未标题-1.jpg
01.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江苏好人榜 > 第75期201710 > 正文
潘秀兰
古稀老太替过世邻居照顾残疾儿子
2017-10-30 17:05:00  来源:江苏文明网  

  潘秀兰,女,1939年1月出生,刘集镇联营村村民。 

  2009年,潘秀兰答应即将过世的邻居:帮她照顾智力残疾的儿子詹禅(化名)。8年来,年逾古稀的潘秀兰信守当初的诺言,拒绝和家人一起搬到镇上居住,留在詹禅身边,把他当做亲生儿子一样,照顾生活起居。

  潘秀兰:八年如一日照料残疾邻居 

  潘秀兰是刘集镇联营村一位普通的农村妇女,上了年纪的她和大多数老人一样,手脚渐渐不灵便,身体开始有了各种各样的小毛病。原本,到了这样的年纪,一般老人都会选择搬去子女家中安养天年,但是8年时间来,尽管媳妇与孙女多次想要接潘秀兰去镇上居住,但是潘秀兰为了8年前的一个承诺,却坚持独自一人住在乡下老屋中,照顾一位过世邻居的残疾人儿子詹禅(化名)。 

  为人重信守诺,朋友临终托孤 

  在2009年,詹禅的母亲(后文简称詹母)身患重病,不久于人世。在詹母过世前的100余天时间中,潘秀兰作为詹母的邻居及好友一直在床前悉心照料詹母的饮食起居。在詹母临终前,她担心自己过世后身患残疾的儿子无人照料,就请求潘秀兰能代为照看。“詹禅母亲当时说,我能照顾她这样一个将死的人这么长时间,她很感激,但是她另一个儿子已经在外地打工成家,估计是顾不上詹禅这个残疾人弟弟了,万不得已,只能托付给我这个朋友。”潘秀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语气唏嘘。 

  “当时我也是考虑了很久。”潘秀兰说。“詹禅这个孩子在3岁时得过肝炎,不知什么原因伤到了脑子,智力水平相当于两三岁小孩,长久照顾下去实在很吃力。但毕竟是朋友临终前的请求,况且詹禅这孩子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不忍心看他无人照料,就答应了下来。”而为了这样一个承若,潘秀兰独自一人照料詹禅已经有8年的时间。如今,已经年过中年的詹禅在潘秀兰的照料下身体健康,感冒都难得患上,而潘秀兰的鬓角却被岁月染成银白色。 

  八年如一日,悉心照料残疾邻居 

  说起这8年照顾詹禅的日子,潘秀兰微微苦笑。“其它的还好说,只是累点苦点,年轻时这样的日子也不是没有过,但是收入少、经济困难,这一直让我很头疼。”原来,潘秀兰因为年纪大了,没有能力务农打工,只能靠着不多的养老金与詹禅每月600元的五保金操持两人的生活。这笔收入,用的节省一些虽然足够生活,但却难以存下积蓄,这让年事已高的潘秀兰很没有安全感。 

  当然,潘秀兰口中的“只是苦点累点”也并没有她说的那么简单。据她介绍,因为詹禅的智力水平问题,现在除了上厕所,无论穿衣、吃饭都要她在旁照看。吃饭时不看着他,就会像小孩子一样拿着食物玩起来;自己穿衣服穿不上,急起来会把衣服扯成碎布条。“现在我除了偶尔去看看媳妇、孙女,基本就是在詹禅家里住着了。早上起来帮他洗漱穿衣,做饭喂饭,直到晚上照顾他睡下,已经渐渐习惯这样的生活了。” 

  多年相依,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近3000个日夜的悉心照料,即便是智力残疾的詹禅也对潘秀兰产生了依赖。每个夜晚,詹禅都需要潘秀兰亲手帮他盖好被子,夏天的夜晚帮他打开风扇,哄他入睡。“记得在两年前,有一次我出去吃酒,晚上回不来,于是拜托一位朋友帮我照顾一晚。我朋友照我叮嘱的,喂他吃饭,照顾他上床睡觉,但第二天早上回来,我却发现詹禅坐在床上一晚没睡。”潘秀兰回忆说。 

  现在的潘秀兰与詹禅,在邻居们的眼中就像是一对相依为命的母子。就连每年的除夕夜,潘秀兰都要先陪詹禅吃完年夜饭,再赶往媳妇、孙女家中陪自己的家人。“我儿子去世早,虽然我儿媳妇、我孙女对我都很好,但我有时候还是会希望我儿子仍旧陪着我。这8年下来,詹禅也算是我的半个儿子了,只要我还能走得动,我就会一直照顾他。”谈起日后的打算,潘秀兰笑着说。 

责编:秦春凤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