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1.jpg
未标题-1.jpg
未标题-1.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南通 > 正文
“你虽脑瘫,仍是奶奶的心头肉”
2023-12-01 09:57:00  来源:江海晚报  

11月28日,“关爱一线牵”栏目组再次出发,来到南通市崇川区秦灶街道秦灶新村小区居民卞翠英的家中。家虽不大,但被布置得干净整洁,十分温馨。卞翠英笑眯眯地迎我们进门,又热情地招呼喝茶吃水果。

初见笑笑时,她坐在客厅沙发的侧边,谨慎地盯着我们这群“不速之客”,双手不受控制地蜷缩着。或是察觉了笑笑的不安,卞翠英来到她身旁坐下,温柔地用手擦了擦她嘴角的口水,一边笑一边哄着说:“笑笑,快叫阿姨、叫姐姐。”笑笑虽然没什么反应,但在卞翠英的情绪感染下,也逐渐放松起来,甚至露出了一丝笑容。

“别人不养,我养”

笑笑是卞翠英捡回来的。2013年,一个温暖的春日,卞翠英像往常一样早起在家附近散步。走到小区北门,突然听见婴儿哭啼,卞翠英停下脚步,急忙寻找声音来源。仔细一看,一个小婴儿被衣物包裹着放在了墙边,除了衣服上夹有一张写有出生日期的小纸条外,就再无他物。

“这可是条人命啊!别人不养,我养!”一个女婴就这么“闯”入了卞翠英的人生。彼时,卞翠英53岁,她的儿子也已经成婚,但还未生育小孩。面对一个脆弱的小生命的到来,一家人可以说是又惊又喜。因“一喊她就会笑”,卞翠英做主,给她取名“笑笑”。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笑笑会和正常孩子一样健康快乐长大的时候,不幸降临了。“到了三四岁的时候,笑笑还不会叫人。”笑笑的异常引起了卞翠英一家的重视,立马就带她去了医院,后被确诊为“脑瘫”“癫痫”。从此,卞翠英带着笑笑辗转南通各大医院,但却收效甚微。后她不肯放弃,又跑去河南寻求中医疗法。

长时间的治疗给孩子带来了不小的心理阴影,“中医不是要扎针嘛,她疼,后来看到穿白大褂的就怕,拼命躲起来。”提起这段过往,卞翠英眼圈红了,心疼不已。

“笑笑的命就是我的命”

几年下来,给笑笑看病不仅是一笔巨大的开销,更让卞翠英身心俱疲。不少亲友劝她将笑笑送去福利院,毕竟卞翠英年纪摆在这里,且笑笑又需要人24小时精心照看,等笑笑长大、卞翠英年老时又该怎么办?长痛不如短痛,卞翠英心一横,将笑笑送去了南通市福利院。

把笑笑送走后,卞翠英还是放心不下,“到底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心里怎么舍得?”于是每个星期,福利院门口都会出现卞翠英的身影——有时送去牛奶或自己做的热乎饭菜,亲手喂笑笑吃饭;有时则送去新买的鞋子、棉袄,给笑笑穿上。

笑笑在福利院待了一年多。2021年腊月二十二,卞翠英赶在年前给笑笑带去新衣物,却看到笑笑因感冒在打吊瓶。从腊月二十三到大年初八,笑笑住院,卞翠英一直守着,哪怕过年也没有回家。

有了这次的经历,卞翠英又心疼又内疚,“笑笑的命就是我的命。”在家人的支持下,卞翠英将笑笑接回了家。又经过多次协调和争取,成功给笑笑办理了户口,并纳入卞翠英的名下,成了她的女儿。

“再苦再累我也不后悔”

“笑笑最爱吃奶奶做的猪蹄汤和扁豆饭,对不对?”探访的全程,卞翠英抱着笑笑没有撒过手,不时贴着脸亲上一口,又剥起橘子喂她。

11年,白驹过隙,笑笑的智商还停留在3岁左右,不会说话,走路、吃喝拉撒睡都要别人辅助。哪怕只是喂一次饭,卞翠英也要花四五十分钟的时间。

在卞翠英的照顾下,笑笑虽然不会表达,但是她的脸上总是笑嘻嘻的,高兴极了还会像婴儿一样扯一把卞翠英的马尾辫,或者把头深深埋在卞翠英的怀里。

卞翠英的家人对待笑笑也十分用心。因为笑笑行动不便,不常出门,卞翠英的儿媳还花了600多块钱给笑笑买了一个木马放在家里。除此之外,平时的用品,但凡自己孩子有的,也会给笑笑买一份。

但卞翠英心中仍有遗憾。她当年是家中老大,下面还有四个妹妹,为了抚养她们长大成人,卞翠英放弃了上学资格,这件事成了她心中的隐痛。卞翠英深知学习的重要性,她曾经想好了,要供笑笑识字读书上大学,但是现实又注定了笑笑没有这样的机会。

卞翠英今年64岁,至于未来的打算,她十分坚定:“不管怎样,我都不会抛弃笑笑,再苦再累我也不后悔。”

(记者范译)

责编:朱剑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