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jpg
01.jpg
0.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要闻 > 正文
最美医护工作者—王红
2020-02-22 13:29:00  来源:学习强国江苏学习平台  

在淮安市第四人民医院的隔离病房,战“疫”的第一线,重症医学科护士长王红流过好几次泪,但都不是为了自己,也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基于一个医者的仁心。

1月23日中午12点40分,第一批留观人员入院,正在吃饭的王红接到电话就放下了筷子。

不能等,马上穿防护服,进隔离病房。

眼前留观的是一对父子,小男孩5岁。一眼看到包得严严实实的医务人员,小男孩吓坏了,不停哭喊。“孩子那么小,太让人心疼了。”防护眼罩后,王红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王红家里也有两个孩子,大的12岁,小的一周岁多。眼前的一幕,作为一位母亲,王红不由自主地一把抱起了孩子说:“不要怕,叔叔阿姨都在这保护你呢,会好起来的。”安慰了好久,小男孩的情绪才稳定了下来。后来每次进病房,王红和其他同事约定,都要抱一抱孩子,“孩子认识王红和隔离病房的其他医务人员后,一进病房,就朝我们笑。好在留观了四五天后,父子俩都被排除了。”

王红还为一位12岁的小姑娘流过泪。

第一次和小姑娘见面,小姑娘闷在被窝里,一句话不说,看出来很紧张。“怎么了?怎么不理叔叔阿姨呀?多大了?上几年级呀?有什么不舒服就告诉阿姨好吗?”不管王红怎么询问,小姑娘都不回应。突然,被窝里伸出的一只小手拉住了王红的手,“阿姨你一定要救救我,我才12岁,我不想这么早就死!”小姑娘说着就哭了起来。

看着小姑娘那双害怕又渴望的眼睛,护目镜后,王红的眼泪又来了。“不要害怕,叔叔阿姨都在这里陪你呢!阿姨家里也有个跟你一样大的小哥哥,还有一个小弟弟,我也没有陪在他们身边,所以我相信你没有妈妈陪,自己也能坚强起来的……”王红耐心鼓励着。后来,王红每天到小姑娘的病房,都会和她多聊一会,把自己的手机借给小女孩,让她和家人视频聊天。幸运的是,小姑娘最终没有确诊。

为病人屡屡落泪的王红却让同事红了眼眶。

“婷婷,你帮我看看我的眼睛呢,感觉好疼啊。”护士周婷婷循声望去,只见王红护士长本来黝黑明亮的大眼睛此时布满了红血丝,周婷婷仔细想了一下,护士长已经连续上了三周的班了,每天起早贪黑,还时不时地开导年轻同事,便不由地吸了吸鼻子,泪水瞬间打湿了眼眶,“你怎么了?”周婷婷支支吾吾地回答:“护士长,我只是心疼你,你太辛苦了,眼睛都发炎了,你太累了!”“不累,不累,你看看我们两例患者都出院了,多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啊,这就是转折点,我们离成功越来越近了。”说到这,王红却笑了。

同事说,每次本该中午12:30下班的王红,总是下午两点多才回到值班室,热一下早已凉了的饭菜。有次同事看到王红匆匆吃上几口饭后又重新穿上了隔离衣。便问她怎么不休息,王红轻描淡写地说:“不了,我们刚进来,还有很多事情要熟悉呢,我去看看。你们赶紧先回去休息吧!”说着她又进入了隔离区。

“我请求参战!”在得知淮安第四人民医院准备组建新冠肺炎医疗救治梯队后,王红第一时间报名,并在请战书上郑重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她不仅第一个冲锋在前,也做到了一个战士应该做的一切。她走出隔离病房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随时需要,随时再回前线!”

淮安第四人民医院医患办副主任冯主任也是第一梯队医疗救治组成员,之前在ICU和王红共事过几年。他说王红平时很敬业,很用心,对护理要求很严格,很多事情先抢着做,带教也很用心、耐心。只要在她团队共事过的同事都很佩服她。

在这次战“疫”中,她作为护理组带头人,每天工作时间都超过10个小时,经常医生下班,她还要再忙一段时间。就在轮岗前两天,她和刚进去的刘光芹护士长,一直忙到晚上快11点才到宿舍,那时只有几个馒头,两个人一人一个馒头,就着一瓶辣椒酱在吃。

“面对疫情,总要有人付出,作为医务工作者,也是一名党员,我们不能让别人冲在战役一线,自己享受着平静的时光。”王红的先生朱文元这样说。朱文元是淮安一所高校的大学老师,也是一名中共党员,从王红进隔离病房到现在的近一个月时间里,他的另一个角色是奶爸。

家里两个孩子,大儿子12岁,小儿子20个月。在王红进隔离病房期间,小儿子因为受凉感冒发烧、上吐下泻。“一开始,我尝试着电话咨询她。”但是朱文元拨给王红的电话,要不是没人接,要不就是说两句就匆忙挂掉了。

“我觉得妈妈很伟大,她去隔离病房是为了挽救更多人的生命。”妈妈在抗疫一线,大儿子朱子墨觉得很自豪。多年来,妈妈一直在重症医学科工作,每天虽说有规定的上下班时间,但是妈妈的上班时间比他上学还早,而下班时间经常是在他深夜做完作业的时候,“我们家都晚睡,因为每天我们都会等妈妈下班,然后大家都出来抱抱她。”

朱子墨今年12岁,在他刚出生的那年,王红就因为抗击甲流感,在隔离病房里过了年。他的印象里,自家过年的团圆饭都是在大年初三初四,妈妈不值班的时候。今年,妈妈在隔离病房的时间比往年还要长。大年初五,他和爸爸包了爱心饺子,送到了妈妈的医院,“这次疫情我知道很严重,虽然到现在还只是在视频里看到过戴口罩的妈妈,但是妈妈吃到了我包的爱心饺子,我相信口罩后面,妈妈肯定笑了。”

责编:王逸男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