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1.jpg
未标题-1.jpg
未标题-1.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要闻 > 正文
空中格斗,他击落两架敌机
——专访解放军海军航空兵首批飞行员宋国卿
2021-09-09 08:30:00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陈月飞  

赵宇 摄

从进军新疆垦荒戍边到东南沿海空战歼敌,原海军学院战术教研室正师职主任宋国卿作为解放军海军航空兵首批飞行员,在陆地和空中都与国民党军交过手。近日,记者到江苏省军区南京第五离职干部休养所专访91岁高龄的宋老,听他讲述在我军首次海陆空协同作战中击落两架敌机的空战故事。

陆军上天,飞行20多小时就入朝参战

解放军最初一批飞行员大多是“陆军空战队”——在陆军中选拔综合素质好的指战员接受飞行训练,从陆战转行打空战。宋国卿就是如此。

1948年,18岁的宋国卿参加王震领导的解放军第一野战军第2军,随部队一路向西,解放陕甘宁、进军大西北,先后参加了西北、扶眉、兰州、宁夏战役,迎来了新疆和平解放。

当时,新疆以农牧业为主体,人民生活贫苦不堪。1950年1月,为巩固边防,减轻当地政府和各族人民的经济负担,驻新疆的解放军将主要力量投入到生产建设之中,这就是后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起源。“我们要自给自足,创造第二个南泥湾。”宋国卿回忆,为赶上春耕不误农时,部队急行军近2000公里赶到南疆喀什,开荒改造盐碱地。

一手拿枪、一手拿镐,宋国卿和战友们一面防备国民党军残余势力,一面屯垦。“中午在地里吃饭,从早到晚一天十几个小时就是低头开荒。不少城里兵和身体不太好的同志,一天忙下来就手起泡,低头就流鼻血。”宋老回忆,那时虽然艰苦,大家却很乐观,还开展大生产比赛,每天都要比谁开荒面积大。

一头和平屯垦,一头战火又燃。1950年底,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与有绝对空中优势的强敌作战,我军迫切需要建立自己的空军,于是在全军选拔飞行学员。开荒半年的宋国卿也在体检合格后“陆军上天”,赶赴位于济南的空军第五航空学校接受飞行训练。

这时,前线来不及等待按部就班培养飞行员,许多战友匆匆学习必备科目后就赶赴战场驾机升空,与飞行小时数以千计的敌军飞行员作战。宋国卿进入航校时,正逢前一期学员被抽调10多人提前入朝。入伍前才上初二的宋国卿因此递补,跳过一年预科直接学习飞行。

“学校淘汰率大概百分之二三十,我怕跟不上,就向教员和老同志学习请教航空理论基本知识。将近两年,我的业余时间基本都用在这上面。”刻苦学习发挥了作用,宋国卿第一次放单飞很顺利,甚至新手飞行员普遍觉得困难的着陆也没出问题。

1952年初,宋国卿被分配到新编成的空17师51团,与一个苏联空军歼击机师“一对一”换装米格-15战斗机。这时宋国卿才飞上了高级教练机,跟着苏联教官学习了筯斗、横滚、俯冲等基本空战动作,编队技术只学到8机编队。“这一套科目学下来才练习飞了20多小时,1952年4月份就入朝参加轮战了,四种气象条件下作战都没学全。”

空17师装备的米格-15基本型战斗机在此时的朝鲜战场已经落后,因此主要担负保护鸭绿江大桥和小丰满水电站的任务。此时,朝鲜战争也接近尾声正在停战谈判。“这时空战机会很少了,我也出动过几次,但没跟美军交上手。”谈及没能打上敌人,宋国卿非常遗憾。不过很快,他就将在东南沿海与敌过招。

临机决断,象山湾上空首开纪录

1953年朝鲜停战协定签订,空17师被调入海军,成为最早一批海军航空兵部队。“所以我很荣幸,陆海空的军服我都穿过。”宋老自豪地说。

抗美援朝期间,国民党军依托浙江、福建沿海岛屿积极准备,伺机反攻大陆。在浙东沿海,国民党军凭借其暂时的海空优势,对我浙东沿海地区进行侦察袭扰,经常派飞机袭击我军军舰,破坏渔业生产和商船航运,妄图阻挠我军解放浙东沿海岛屿。1954年初,为打破敌空中优势,逐步夺取制空权,经总参谋部批准,海军命令海军航空兵第6团进驻宁波机场,宋国卿此时是该团第3大队副大队长。

1954年5月15日,华东军区在东矶列岛发动登陆作战,为解放一江山岛、大陈诸岛作准备。当天,敌两架P-51“野马”式战斗机经大陈岛前来侦察。为粉碎其侦察活动,并保证我登陆作战的隐蔽性和突然性,上级决定飞过复杂气象条件的宋国卿带领只飞过简单气象条件的常化臣,起飞拦截敌机。

“到达指定空域后没发现敌人。地面雷达性能不太好,受山区地形影响较大,敌人又飞得很低,时常进入雷达盲区,跟踪时断时续。”这时正是舟山渔场收获的时候,海面有几万条渔船,从上面俯瞰渔船和飞机大小差不多。经反复搜索,宋国卿还是没发现敌人,眼看航油不多,只能边索敌边返航。

“接近机场50公里处,地面引导传话说,估计敌机进入了象山湾盲区,我听到后就向盲区飞。也赶巧了,敌人两架飞机正对我俩飞过来,比我低一些。”由于敌我对头飞行,相对速度很大,战机稍纵即逝,宋国卿顾不上地面要求返航的命令,立即展开攻击。“我一看飞机油量还有800升,空战就四五分钟,回到机场还可以,我就一边报告‘我发现敌机’,一边投入战斗,同时我又叫僚机投掉副油箱,立即飞升反扣,俯冲追打敌机。”

“在之前的3月18日,1大队打下两架飞机,5月11日,2大队打下一架飞机。那时候政委老说人家1大队2大队都打下飞机,要看咱们的了,我更不能叫敌人跑掉了。”宋老笑着用手模拟这次空中格斗,“我打他时,敌人就盘旋躲避我的射击,第一次我没怎么瞄准,开了两炮吓唬吓唬他;第二次我又爬升上去,要打他的时候,他还是在盘旋使我不能很好地瞄准,而且我在上升的时候还向我开火,曳光弹看得清清楚楚。”

此前5月11日空战中,宋国卿与战友保锡明双机截击敌双机编队时,虽然保锡明击落敌长机,却被敌僚机迎头击中两弹,其中一发穿透座舱击伤保锡明臀部,并使座舱起火。由于烟大看不清仪表,保锡明抛掉座舱盖准备跳伞,烟气被涌进来的大风吹散了。发现飞机还能操作,保锡明强忍剧痛,飞行20多分钟安全返回。事后总结,这次战斗教训是没有完全发挥我机速度优势,僚机也没有掩护好长机。

吸取此战教训,宋国卿始终保持对敌速度压制,反复攻击将一架敌机击落。常化臣虽是初次参战,却沉着顽强,始终占据有利的掩护位置,两次驱逐企图偷袭长机之敌。“我们比较机动灵活,临机处置得当,能够保持双机互相配合。”宋国卿回忆说。

3:0,夺取一江山岛制空权

1954年5月18日、19日是此次争夺制空权作战的高潮。宋国卿连续两次与战友升空作战,予敌以沉重打击。

5月19日是蒋介石举行所谓“连任总统大典”的前一天,国民党空军又利用复杂气象条件搞偷袭,妄图为“大典”添彩。当日,宁波下小雨,由于气象条件不好,担负战斗值班的都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飞行员。当雷达发现大陈岛东南有敌8架F-47型战机进犯后,后来的海军航空兵部副司令员王万林和宋国卿与战友宗德峰和尹宗茂两对双机连续起飞,拦截第一批4架敌机。

敌机为发挥活塞螺旋桨战机优势,一般采取低空飞行。王万林、宋国卿双机到达头门山上空后,宋国卿首先发现左下方有敌机,“这次是同向飞行,我估计敌人是没有发现我们。因为离得很近,我看要是等报告以后再采取动作恐怕来不及打,我就一边报告长机前面发现4架飞机,一边就投掉副油箱、减速扩大距离,瞄准了三炮齐发,一下就打掉了一架。”

这4架敌机是战斗轰炸机,挂着炸弹前来袭扰。看到同伴被击落,其他3机马上扔掉炸弹分散低空逃跑。宋国卿这样总结敌机惯用战术:“他们油多、低空性能好,特别是转弯半径小、盘旋性能好、机动灵活,遇到我们就超低空飞行。你攻击,他就盘旋,有军舰时向他军舰方向跑,用军舰的防空炮火来掩护;如果离岛屿近就往岛屿跑,没有岛屿就往深海方向低空飞。”

这时,宋国卿的长机王万林一边抓住一架敌机攻击,一边呼叫另一我机编队赶来。宗德峰、尹宗茂双机赶到后即进入攻击,宗德峰因速度过大冲到敌机前面,尹宗茂见状主动接敌占位,三炮齐发将敌机击落。王万林也在两次攻击后击落一架敌机。最后一架敌机试图逃往敌舰上空寻求高炮掩护,宋国卿追上去攻击两次,返航后判读照相枪拍摄的胶卷,这次攻击将敌机击伤。敌机受重伤后,返航台湾途中坠海。

华东军区参谋长张爱萍全程用望远镜观看此战,目睹我战机漂亮地以3:0获胜。“从这次以后,敌人基本上不敢出来。夺取制空权后,1955年1月18日实施登陆一江山岛,没有受到敌人空中威胁。”一江山岛战役期间,宋国卿不仅执行了夺取制空权任务,还护航轰炸机轰炸一江山岛、目视侦察评估轰炸效果,并在登陆战斗中担任空中掩护,基本参加了我军首次陆海空三军协同作战的全过程。解放一江山岛也迫使大陈岛等岛的国民党军队撤逃台湾,浙东沿海岛屿至此全部解放。

本报记者 陈月飞

责编:张理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