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1.jpg
0.jpg
未标题-1.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要闻 > 正文
江苏各地中小学备好丰富多彩的劳动教育“大餐”
2022-09-28 08:04:00  来源:新华日报  

《义务教育劳动课程标准(2022年版)》于今年秋季学期开始执行,劳动课成为中小学的一门独立课程。构建以实践为主线的课程结构,平均每周不少于1课时,不设全国统一教材。秋季新学期,江苏各地中小学为学生们准备了丰富多彩的劳动教育“大餐”,指导学生在“做中学”,在“学中做”,共同探究劳动的意义。

上好劳动课,学校“各显神通”

当劳动课成为必修课,课堂不再局限于传统的教室。不少学校在校园内开辟小型菜地、稻田,还有学校开设烹饪教室、手工坊等。

播种、浇水、施肥……新学期的劳动课上,苏州第一中学的同学们正在自己承包的责任田里挥汗如雨,种植桂花、向日葵。该校副校长陈亦蕾介绍,学校开辟“空中花园”分田到班,学生和老师们共同打造“梦想花箱”,用劳动为教学楼增添“鸟语花香”。“我们把劳动教育课程化、常态化、情境化,让同学们时刻感受到劳动带来的愉悦。”

“作为高三学生,我们在这里种下自己的梦想。在校最后一年看着花苗节节拔高,将给予我们向上的力量!”苏州第一中学高三学生王子琪说。

和面、发面……9月中旬,一场花式馒头制作“大PK”在南京工业大学实验小学四年级的谷雨班热闹开展。孩子们吃上自己做的馒头,感觉味道好极了。

南京工业大学实验小学校长胡红告诉记者,这次制作馒头所用的面粉是学生们上半年种植的小麦磨制而成。“学校的每个班级都有自己的劳动实践基地,我们班是谷雨班,因此会更多关注生活与自然,这也是节气文化在实践中的体现。”

新学期,南京市游府西街小学的西北角新开辟一个农耕园,四(2)班郝悦瑶说,从这学期起,课表上多了一节“劳动课”,可以学习各种劳动技能。“学会劳动技能,我希望自己可以为家庭出一份力。”

校外更广阔的空间也给劳动教育带来更多的展现形式。在常州未园,当地初中生们在挖掘文化元素,进行文创产品的设计与制作。在新沂市港头镇社区教育中心青少年科普基地,港头镇中心小学劳动课程负责人邀请种植专家张韶君向学生科普多肉植物种植以及有机蔬菜的相关知识,为学生们开启一堂别开生面的课外劳动课程。

“教学做”合一,实践中感知生活

“劳动课究竟该怎么上?”新课标出台后,不少中小学校长坦言,尽管已经有相对完整的劳动课程体系,但围绕新课标上好劳动课,学校还需要因地制宜,做好顶层设计、基地建设和课程开发等。

新学期的第二周,南京市游府西街小学就举行劳动育人课程启动仪式。在仪式现场,发布72项劳动项目,涵盖烹饪、缝纫、种植、木工等。

游府西街小学副校长曲晶告诉记者:“我们做了3个层面的设计,包括日常生活劳动、生产劳动、公益服务性劳动。”72个项目围绕日常生活劳动,详细介绍每个年级、每个月份孩子应该掌握的劳动技能,并以任务单的形式供学生选择。比如,一年级要学会穿衣服、整理书包、扫地等;二年级要学会系红领巾、晒衣服、用电饭煲做饭等;五年级教学生们包饺子、整理衣物、收寄快递;六年级劳动课程更为细致,9月是“清除衣物上的污渍”,10月是“煮面”,11月是“鞋柜除菌”,12月是“清理厨房”,来年1月是“包饺子”……“孩子们从一年级进入学校到六年级离开学校,正好72个月,他们将学习这72项劳动任务,掌握72项劳动技能。希望孩子们在劳动过程中,激发劳动兴趣,增强劳动能力,培养家庭服务意识和责任感,让孩子们拥有幸福生活的能力。”曲晶表示。

南京市游府西街小学还聘请来自各行各业的代表作为学校劳动教育导师团,增强孩子们的劳动和综合实践能力。“播种是门学问,覆土是门手艺。种子不能埋得太深,不然不易生根发芽,种下后也不要立即浇水,会导致土壤变硬,难以生长。”在游府西街小学的农耕园内,劳动教育导师、省农业科学院农产品加工研究所副研究员虞利俊正带着学生们种萝卜。

劳动教育导师团如何发挥导师作用?虞利俊说:“可以用很多种教学方式。比如学校农耕,可以开设专题课程,可以给学生普及农业知识,还可以带着学生去我们基地参观,亲身体验,培养孩子对农业的兴趣。未来职业,农业也是一个可以选择的方向。”

在南京市浦口区行知小学,孩子们在学校菜园内种植的蔬菜长得郁郁葱葱。行知教育集团总校长、2022年“全国教书育人楷模”杨瑞清告诉记者,这个菜园多年来一直是学生和老师们的劳动教育实践基地。

“1981年,我来到这所学校,当年就开辟这个小菜园,并自制器材办了小气象站,种了一片小树林。后来又有了茶园、果园、玉米地、红薯地,我们种荷花、做陶艺,师生们受益匪浅。后来,学校还把这些乡土资源开放给城市学生,算是乡村教育对城市教育的反哺。”杨瑞清说,“劳动教育有目标任务、场景、工具、事件,真正体现陶行知先生当年提倡的‘教学做合一’的教育主张。”

“劳动课程可以将家庭、学校和社会资源整合到教育教学之中。” 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汪政告诉记者,“学生通过劳动课可以获得生活经验,也能更好地学好其他课程。比如,我就从劳动教育中看到和语文的关联。有了劳动课,孩子们不愁没东西写了。”

劳动教育课,不是简单的“劳动+教育”

劳动教育课广泛开展,意义深远。落实劳动课需要学校、家庭、社会多方发力。有老师建议,家长要从“耽误学习”“担心磕碰”之类的思维模式里跳出来,放心大胆地让孩子洗衣做饭。同时,工厂、农场也可以开放合作,为学校提供教育实践便利。只有创造条件让孩子真动手常动手,劳动教育这颗种子才能生根发芽。

“劳动从来就不是一件小事,标志着孩子走上独立的过程。孩子们参与劳动,不仅不会影响学习,反而能够培养孩子的担当与责任心。孩子在劳动的过程中,也将逐步拥有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南京晓庄学院教师教育学院副教授徐敬标告诉记者,劳动教育,既要有“劳动”也要有“教育”,让孩子们真正感受到什么叫实践出真知。

为保障劳动课实施,徐州市专门印发《关于全面加强新时代中小学劳动教育的通知》,不仅从劳动教育经费投入、师资建设等方面建立和完善劳动教育综合保障体系,还把劳动教育纳入教育督导体系,对各地政府和有关部门保障劳动教育情况以及各校组织实施情况进行督导,为劳动教育落地落实保驾护航。

“对于老师和家长来说,更要注重劳动背后的教育意义。其实,劳动是学科知识的躬身修行,孩子通过劳动来体会社会的生产,了解劳动如何服务于社会,这也是教育孩子勤俭节约、感恩助人的途径。在劳动教育中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徐敬标表示,人与人之间能力有所不同,有的孩子学习能力强,有的孩子动手能力强。孩子们可以通过劳动更好地了解自己、发现自己。

新课标提出,劳动教育课程评价应注重内容多维、方法多样、主体多元。省特级教师、南京市北京东路小学校长余颖认为:“劳动教育有别于其他学科,更关注学生的综合表现。新课标针对的不仅是学校,更是整个社会。学校、家庭、社区一方面要联动打造一体化的劳动环境,另一方面又可以参与到劳动课程评价中。”

余颖建议,家长在进行劳动教育时,不能仅限于“打卡”,而是要更加注重对孩子劳动素养的培养。“首先,父母要言传身教,自身也要热爱劳动;其次,劳动时涉及的一些生活常识、科普小知识,家长最好能及时引导,拓宽孩子的眼界。”

南京晓庄学院陶行知研究院院长张济洲表示,劳动教育课并不是简单的“劳动+教育”,而是要给学生构建正确的劳动价值观。劳动教育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包括劳动教育目的要素、课程设置、课程结构、课程评价体系等。学校教师每个人都可以是劳动教育的老师,更多的是要发挥导师作用。但从体系上来说,如果仅仅是蜻蜓点水般前往一个劳动实践基地种菜或是简单地教孩子们做家务,长此以往可能会让劳动课陷于同质化,让孩子们不再有新鲜感。因此,上好劳动教育课,要注意专业师资的培养,激发劳动教育教师素养提升的内在动力,健全劳动教育教师师资培养体系,打造劳动教育学科体系,循序渐进提升劳动教育教师素养。□ 本报记者 葛灵丹 叶真

责编:冯晓丹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