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jpg
01.jpg
01.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专题2020 > 江苏最美人物 > 最美青年医务工作者 > 第一批 > 正文
最美青年医务工作者——徐盼盼
2020-04-10 14:12:00  来源:荔枝新闻  

3月27日上午,黄石最后一例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

第二天,122位最后留守的黄石江苏支援队队员,乘机抵达南京禄口机场。

刚下飞机,一个年轻队员兴奋地说,回来最想做的,是跟朋友一起火锅、啤酒,还有相亲。

这个活泼可爱的姑娘,就是苏州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28岁的护师徐盼盼。她无忧无虑的笑容背后,藏着的是47天艰苦又幸福的抗“疫”时光——

对不住了爸妈,我要去为湖北“拼次命”

大年初二,好不容易集了四天假的徐盼盼,颠簸了6个小时,回到千里之外的老家沭阳,打算过个团圆年。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防控战,却打破了她期待已久的团聚。

到家当晚,徐盼盼就接到医院“为疫情防控,取消休假,返苏待命”的通知。年初三一早,告别待了不到24小时的家,她踏上归途。

徐盼盼没有抱怨一句,对她来说,疫情当下,只有身在“战场”, 才能过个安心年。因此2月10日,当医院发出驰援黄石的召集令时,她瞒着爸妈,第一时间报了名。

确认出征后,妹妹把消息告诉了爸妈。想到女儿瞒着自己,只身赴疫线,徐妈妈又急又气,立刻开启“电话轰炸”,甚至对徐盼盼说“要不你辞职吧”。

“妈妈蛮生气的,后来两天没有接我电话,我当时就想,就算妈妈不同意,我也坚持要去,同为医务人员,我要去帮助黄石的同袍。”

徐妈妈也明白,在母亲眼里,孩子是永远长不大的心肝宝贝,但在社会上,徐盼盼这些90后们,已然成长为中流砥柱,必须肩负使命。虽然心疼盼盼,但徐妈妈也懂得她的执著和梦想,最终支持了她的选择。

为出征断发,徐盼盼从长发少女变成了个“假小子”

召即来,来即战,到达黄石后,徐盼盼被分配在有黄石“小汤山”之称的黄石市中医医院重症病区,她用快速准确的判断、细致入微的护理证明了90后能够勇担大任。

投入战斗的第二天,徐盼盼敏锐地发觉一位69岁的老年患者,氧合指数突然从95%掉到70%以下。

呼吸机的自检、喉镜、完成插管套件……冒着被感染的风险,徐盼盼配合医生,立即对患者进行气管插管。经过一小时的抢救,这名重症患者终于被从“鬼门关”拉了回来。随后,为了保持患者呼吸通畅,保护皮肤黏膜的完整、干燥,徐盼盼每个小时都会为他清洁一次口腔,并及时清理排泄物。

在徐盼盼的悉心护理下,一个月后,这位患者痊愈出院了。患者家属万分感激,专程为徐盼盼和同事们送来锦旗。

终极武器护卫队,“爱”定能“克魔”

ECMO(音译“艾克膜”)在这次疫情中为很多人所熟知。在危重症科,这是对抗病魔的终极武器,俗称“人工肺”,主要用于对重症心肺功能衰竭患者提供持续的体外呼吸与循环,可以暂时替代患者的心、肺功能,为治疗争取宝贵的时间窗。然而在疫情前,即使是医务人员,见过ECMO本尊的也并不多。

3月1日,病房转来了一名危重症患者,使用无创、有创呼吸机抢救都没有效果,生命垂危,医生决定上ECMO。

黄石支援队队员,苏大附一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张晓辉说:“ECMO是一个比较高难度的管理,需要专业性很强的医务工作者的配合。”

由于在苏大附一院曾有过管理ECMO患者的经验,徐盼盼第一时间站出来,要求承担这个患者的护理任务。

ECMO一旦开始运转,对医护团队便是巨大的精力和体力考验。两个小时一次测量凝血功能和血气,随时调整参数,不断修改抗感染和支持治疗方案……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汗水浸湿了厚厚的防护服,模糊了护目镜,调整机器参数、凝血、转数这些原本日常的操作,也变得非常困难。

“哪怕患者有一丝生的希望,我们都不会放弃,都会拼尽全力去救治、去护理。”即便再难,徐盼盼始终坚持规范,细心完成每个步骤。经过她和同事整整11天的不懈努力,患者终于闯过了第一关。

徐盼盼始终相信,在和新冠病毒的较量中,终极武器不是ECMO,而是“爱克魔”——不论如何艰险,爱一定能克魔。

徐盼盼(右)和同事一起比心

ICU里盛开姐妹花,“乐观”方能破楼兰

黄石市中医院的ICU里,有个“知名组合”——“最美ICU姐妹团”,成员是徐盼盼和她的两位小伙伴——孙湘、朱文霞。

三人年纪相仿,又都来自苏大附一院,抗疫中相识、相知,结下了深深战友情。

默契度极高的三姐妹,在ICU内通力协作,接力照顾患者,用快乐抚慰人心,四十七天来,总共抢救了上百名重症患者,因而被同事们冠上了“最美”称号。

看似冰冷的ICU里,三姐妹互相打气、努力微笑,升起正能量的 “小太阳”。

“有一个班上,我们三人都很忙,进行了三个气管插管,大家一直在奔波准备呼吸机、药物……一刻都不停。结束本班的工作后,我们三人脱完防护服才看到每个人都是从上湿到下,手泡的泛白,互相调侃对方‘尿湿了裤子’。”徐盼盼说。

同事们都说,这个姐妹团是个“快乐的集合体”,走到哪里,笑声就到哪里。在紧张的抗疫中,这样的好心态难能可贵。

在徐盼盼看来,身在前线,专业技能固然重要,医护人员的乐观也很重要,用幽默化解郁闷,不仅能鼓励自己,也能给患者带来希望。

除了是“最美ICU姐妹团”的成员,开朗随和的徐盼盼还有一朵“蛋黄苏”姐妹花叫章卫平,她是当地黄石中医院的一名护士。

刚到黄石时,徐盼盼发现很多黄石人都习惯用方言说话,因此普通话交流难免会遇到一些沟通问题,影响护理和治疗。于是她拜师本地人章卫平,开始学习当地方言。

“比如说吃饭,用湖北话来讲就是‘恰饭’,你有什么不舒服,可以说‘你有买不舒服’。”徐盼盼觉得能够入乡随俗地使用一些方言,会让患者觉得更亲切,增加医患之间的信任度。

徐盼盼返程当日,章卫平因工作在身,没能送行。在最美人物的节目现场,小姐妹通过荔枝云实现了短暂相聚

徐盼盼说:“我特别庆幸我能来到黄石,来到一线,不仅能帮助更多的病人,也收获了可贵的战斗友情。我对得起这份职业,对得起患者,我无悔!”

春花开,楼兰破,率性可爱的少年终还家。

冲锋在前、绽放“疫线”,徐盼盼为自己的青春刷上了最亮底色,交上最美答卷。

责编:王逸男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