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3.jpg
未标题-1.jpg
未标题-1.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要闻 > 正文
智慧托养,让助残养老有爱无碍
江苏80岁以上老人超过288万,残疾人高达479.3万
2023-09-13 07:56:00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张琳 杨彦  

背上专用背包、套上红色工作服,专用手机上显示当天要跑5单服务,李晓燕在心里安排了一下路线和需要重点关注的对象,骑上电动车便出了门。担任助理员以来,她为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猴嘴街道几十户老人提供居家托养服务,剪头发、做饭、打扫卫生,有时还帮着买菜买药。

“来啦!”9月6日早上10点多,家住猴嘴社区的王统山老人热情地给助理员李晓燕开门。老伴也迎了出来:“高处的柜门、油烟机我们够不着,要辛苦你擦一擦。”王统山今年86岁,老伴80岁,老两口家里拾掇得干干净净。子女有的在外地定居,在老家的也常来探望,他们夫妻俩都还能自理,助理员上门搭把手,帮了许多忙。“敬老服务李晓燕,做事认真很全面,理发下厨量血压,能做尽做不厌倦。”王统山将李晓燕一年多来提供服务的照片做成视频,配上文字发在网络平台上。

记者近日探访居家托养服务时了解到,多地实施政府购买服务、助理员定期上门,而点单式服务、智慧化平台等更让“老有所养”“残有所助”进一步落在实处。

服务上门帮扶到家

镇江句容市边城镇佴池村村民葛春香一级残疾,因肌肉萎缩长期卧床,生活不能自理,爱人在外打工早出晚归,无法帮她解决中午吃饭问题。助理员张大姐带着采购好的食材,早早来到葛春香家,利索收拾完家务,麻利地洗菜、烧饭,一个多小时后,萝卜烧肉、水煮虾和一盘炒蔬菜便端到葛春香床前,一口口地喂葛春香吃下饭菜。“比我爱人做得好吃!”床榻上的葛春香说。

张大姐和李晓燕虽说都是提供居家托养服务的助理员,但两人服务对象不同——张大姐跑的是残疾人家庭,李晓燕则侧重服务老龄人群。

今年5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推进基本养老服务体系建设的意见》,提出要提高基本养老服务供给能力。居家养老在多元化养老服务体系中仍处于基础地位,相较于养老院,多数老人更愿意选择居家养老,很多高龄、独居老人虽然生活能自理,但也有日常帮扶的现实需要。而没有集中托养的残疾人则更依赖于家庭照护,有的因为家庭照护不到位而陷入生活困境。这两类人群,在居家托养服务方面都存在“刚需”。

我省不少城市不断探索居家托养模式,为这部分人群定制照护计划,提供家政照料、护理、医疗、康复、心理慰藉等多方面综合服务。

一键呼叫24小时值守

工单总数(年)36158件,本月总数618件;助理员头像底色或红或蓝,显示是否在服务中;点开一位助理员头像,20多个点在地图上连成交叉的折线,这是其一周以来服务行动轨迹……滨海县残联办公地点的大屏上,实时显示居家托养助残大数据。

“我们为服务的573名残疾人员家庭以及助理员都配备了智能化设备。”滨海县残联工作人员介绍。托养家庭可免费领到一台具有SOS一键呼叫功能的老人机,长按中间按钮就能呼入24小时话务平台坐席,预约助餐、助洁、助医等各类服务;如果遇到紧急情况,由坐席联系附近的助理员即刻上门,或帮助拨打120、110。如果被护理人走失,还可以根据设备GPS系统第一时间追踪定位。

助理员有没有真实完成工单?服务质量如何?可通过智慧大数据平台进行监管。助理员每到一户家庭,首先拍照“打卡”,服务中、服务结束也都需要拍照记录,手机自动记录时间地点,最后由被护理人语音确认对服务项目满意与否。助理员服务过程中,监管平台可随时呼入视频电话。

连云港市东海县、赣榆区等地的助理员,还会根据需要背上智能化移动健康检查包,入户检查服务对象健康状况,检查数据直接上传云平台,自动生成健康方面建议。通过应用移动医疗设备,为老年人和残疾人士提供定期健康检查和医疗服务,有效预防和管理慢性疾病。

使用具有智能健康监测功能的无人值守设备、对居家老人进行24小时安全自动值守,也正逐步成为现实。

江苏国药兴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目前承担淮安、连云港、宿迁、扬州、泰州、徐州、镇江等地居家养老、助残托养项目。公司董事长张业峰告诉记者,可根据不同照护等级,进行居家适老化改造、残疾人家庭环境改造。居家不方便安装摄像头的,可以安装生命监测仪、SOS声控按钮、烟雾报警器、门磁感应器等,或使用可穿戴智能设备,为居家老人、残疾人提供24小时安全自动值守。

助理员家门口就业

一天下午3点半,杨海梅准点到达滨海县西域香苑小区,和她一起的还有盲人康复按摩师叶飞红,他俩都是国药兴康的助理员,也是这一单服务搭档。西域香苑是一个拆迁安置小区,68岁的张梅和儿子崔明成、孙子崔向前就住在这里。崔明成肢体一级残,因为先天性疾病长期卧床,体重超过200斤;崔向前先天性脑瘫、智力二级残。张奶奶一人照顾两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亲人,孙子吃饭要一口口喂饭,搬动儿子洗澡时摔了好几次,很是艰难。从去年开始,杨海梅每周一次上门服务,张奶奶终于能稍歇一歇。

在成为助理员之前,杨海梅当过工人,经常加班而照顾不到家里,她也想过外出打工,但放心不下还在上学的孩子。“助理员这份工作时间上相对自由,单数多一些的月份,到手能有五六千元。完成工作的同时,还能照顾家里和孩子。”杨海梅说。

叶飞红的情况则有些不同。滨海县残联教育就业科负责人王杏国告诉记者,去年县残联调研中发现,一些盲人按摩机构正常工作日期间白天经常处于半休状态,而居家托养服务对象也有按摩、推拿、针灸等需求。于是残联开展“以残助残”服务,盲人按摩师空闲时上门为这些残疾人提供按摩理疗服务,由此也可多领到一份工钱。

记者了解到,淮安、镇江等地助残项目中均引入“以残助残”理念。相比之下,这些身有残疾的助理员在服务中往往更加了解生活协助方面具体需求,也更加理解残疾人的内心世界,通过交流开导他们试着站起来、走出去。

江苏有479.3万残疾人,老龄人数量更多。根据江苏省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底,江苏60岁及以上人口超过1850万,80岁以上人口超过288万。即便以100:1的比例为有居家养老需求老人家庭配置助理员,也可以提供数量相当可观的家门口就业岗位。

亟待引入“多元付费”

记者采访中发现,目前江苏各地的居家托养服务,多采取政府付费购买服务包的模式,受助家庭不用花一分钱。即便如此,第一步“敲开门”其实也不容易。

一些残疾人突遭变故,生活态度消极,并不欢迎陌生人介入自己的生活。在实际工作中,残联工作人员和助理员一点点宣传居家托养政策,通过一次次贴心服务实实在在增强其获得感,让他们慢慢从了解到接受。其中不少人和助理员处成了好朋友,有的从一直闷在家中变得逐渐愿意走出家门、回归社会。

提供养老居家托养,也有“敲不开门”的情况。“根据要求,面向80岁以上居家养老老人要实现居家托养服务全覆盖。”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社会事业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辖区部分街道80岁以上居民居家养老托养入户率已经超过90%,但有些街道入户率尚不理想。不少居民对相关政策还不了解,有些高龄老人觉得自己并不需要助洁、助饭等居家托养服务,从而拒绝助理员入户。

“如何让居家养老所提供服务和居民需求更精准匹配,是我们非常关注的问题。”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社会事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明年区里计划将养老居家托养范围从80岁以上老人拓展到60岁以上独居、残疾等有困难人员家庭,更精准定位提供帮助。实际工作中,助理员也是信息员,根据他们一线收集的家庭需求,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社会事业局计划在条件成熟时对服务进行提档升级,推出更多服务包,更精准满足老人需求。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主要采取由政府付费的居家托养模式,由于给付额度有限,在服务内容、服务频次上与实际需求还存在不小差距,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智能化居家托养服务的开展。引入政府托底买单、居民按需购买、长期护理保险待遇支付等多元付费模式,有助于居家托养服务更快、更健康发展。

责编:徐羽蝶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