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jpg
01.jpg
未标题-1.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要闻 > 正文
冰湖斩熊,创歼灭美军整团记录
他亲历电影《长津湖》中那场惨烈战斗
2021-10-21 08:42:00  来源:新华日报  

潘宗道端详光荣在党五十年纪念章。 陈月飞 摄

10月20日,电影《长津湖》累计票房破50.35亿元,升至中国影史票房榜第3名。电影中再现了志愿军指战员面对极端恶劣的自然条件和极其强大的优势敌军,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成建制歼灭美军一个团并缴获其团旗的经典战例。

“哪有什么理所当然的胜利,那都是用命换来的啊!”在省军区无锡第四离职干部休养所,回忆起70多年前长津湖畔那场让他骄傲又悲痛的冰湖斩熊之战,今年95岁高龄的原27军副政委潘宗道依然眼含热泪。

用身体作炮架,打开前进通路

冰湖斩熊,斩的是被称为“北极熊团”的美国陆军第7师第31团。该团曾因参加1918年至1920年对苏俄的干涉作战而获得“北极熊团”绰号,团旗上绘有北极熊图样。

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中,志愿军第27军在新兴里等地成功围歼由31团为主构建的战斗队(因带队的31团团长麦克莱恩上校,又称麦克莱恩特遣队)。由于美军习惯抽调不同建制部队编成战斗队,我军实际歼灭的这个团级战斗队,是由来自美7师31团两个步兵营、32团1个步兵营及1个野炮营、1个坦克连组成的加强团。战斗中,潘宗道所在的志愿军第27军不仅歼灭了这个加强团,而且俘虏麦克莱恩(后伤重不治身亡),并击毙其继任指挥官费斯中校(32团1营营长),并为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夺得了珍贵的展品——“北极熊团”团旗。

此战是整个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唯一一次整建制歼灭美国陆军团级单位。我军虽然兵力占优,但火力处于极大的劣势。“敌我力量悬殊,但美军怕死,我们不怕!”潘宗道介绍,当时“北极熊团”除步兵轻重武器外,还有大量火箭筒、无后座力炮、迫击炮等步兵支援火器,获得了22辆坦克和多达46门各种火炮的支援。该团在作战时,还得到了来自航空兵的对地火力支援。而我军当时既无坦克又无飞机,少量的小口径火炮与60毫米火箭筒就是仅有的“重武器”了。

这些仅有的重武器是夺取著名的新兴里战斗胜利的重要功臣。“当时我们1连出了个战斗英雄,叫孔庆三,要是没有他,这场仗的结果,那真是不能想!”时任志愿军第27军80师炮兵营教导员的潘宗道回忆,1950年11月27日深夜,我军向新兴里攻击途中,被美军设置在高位的火力点死死挡住。由于这个火力点地形极好,我军战士前赴后继牺牲一大片,仍无法突破封锁。

紧要关头,炮1连5班班长孔庆三指挥炮班将日制九二式步兵炮前推实施抵近射击,由于天寒地冻无法迅速构筑发射阵地,他只得就势利用地形将炮左驻锄扎在一块大土包上,毅然决然用自己的身躯作为右驻锄基座,然后大声命令炮手开炮。战友们非常清楚火炮后坐的威力,迟迟不肯开炮。但孔庆三口气坚决:“打!打!别管我,完成任务要紧,快!”

间不容发,战友们只好拉火击发,敌火力点被准确摧毁,突击部队趁机冲上去,战斗很快向新兴里纵深发展。但是,孔庆三却因受火炮后坐的巨大撞击,整个人被弹出去好几米远,腹部也被弹片击中,壮烈牺牲,年仅24岁。战后,孔庆三被追记特等功,并追授志愿军一级英雄光荣称号。

“孔庆三是我招进队伍里的,一路看着他从战士到班长成长起来,我把他带到朝鲜去,可后来我回来了,他却永远留在那里了。”回忆起惨烈战斗,潘宗道湿了眼眶,“敌人是钢多气少,我们是气多钢少,有这样的英雄战士,我们哪有不胜的道理!”

敌机疯狂轰炸,煮土豆也有危险

电影《长津湖》中,志愿军战士因为缺少补给,只能在零下30多摄氏度严寒中啃冻土豆。这是潘宗道和战友们真切经历过的艰苦,而且土豆吃到嘴比这还要艰辛。

朝鲜战场战斗难分前后方,前方每天都要面对流血牺牲,后勤保障工作同样危险重重。潘宗道回忆,长津湖一带本就山高林密、道路崎岖、人烟稀少,再加上美军持续的猛烈空袭,志愿军后勤运输极其困难,挨饿受冻是常事。潘宗道所在部队入朝时,单兵仅携带五六公斤高粱米,根本不够吃。战斗间隙,潘宗道让司务长带几个炊事员出去寻找口粮,他们跑出去很远,终于在一条深山沟里的朝鲜老乡家筹措到一麻袋土豆。

有了食材,要做熟吃到嘴还是困难重重。“不是我们不想生火做饭,而是美军飞机天天在上空转,白天见烟就炸,晚上见火就炸,有米面也做不成饭。”潘宗道告诉记者,27军80师239团4连炊事班有一天清晨做饭时,炊烟被敌人飞机发现后就是一阵扫射,“伤了不少人,还牺牲了一名炊事员。”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牺牲,生火前司务长硬把几个炊事员“赶”到山上距离老乡家房子很远的地方,才点火煮土豆。可土豆煮熟了,战友们要吃进肚子里也非易事。潘宗道说,等司务长和炊事员把煮熟的土豆抬回来,土豆早已冻成了一个个冰疙瘩,根本没法吃。“同志们实在太饿了,只好把分到的几个冻土豆夹在胳肢窝里,让身上仅有的一点体温把冻土豆融化一层,啃一层,双腋轮流融化,慢慢地把几个冻土豆吃了下去。”

本来身体就冻得半僵,腋下再裹一个冻疙瘩,其中滋味很难想象。“土豆是冷的,但我们的心是火热的。”潘宗道回忆,当时身边有个小战士这样跟他说:“1944年的时候,我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可是在我们身后的祖国,还有那么多人有亲人呢,我不想他们和我一样。”

回忆起长眠异国战友,常常热泪盈眶

“冰雕连”的情节,是电影《长津湖》一大泪点,潘宗道就亲眼目睹过战友们在冰雪中长眠。

“因为入朝时候情况紧急,我们的指战员根本来不及配备御寒衣物。”潘宗道回忆,当时80师快到吉林临江时,在火车棚车里发了厚棉衣棉帽和大头鞋,但也只解决了少部分人御寒衣物。不幸的是,1950年11月,朝鲜半岛特别是长津湖地区遭遇了数十年未遇的极寒天气。官兵们向美军后方进行穿插迂回时,寒冷比敌人的子弹、炮弹更可怕。

潘宗道的战友大多是南方人,许多人甚至平生第一次见雪,对突如其来的严寒不知所措。尽管用毛巾包住了耳朵,但不少同志的耳朵、鼻子还是被冻坏。冻伤最严重的是双脚,许多战士走着走着,雪变成冰,冰水浸透鞋子。坐下一休息,双脚就被冻成冰坨子,鞋子就再也脱不下来了。

以简陋的装备,志愿军同时与强敌和酷寒展开了苦战。“我当时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负责全营的收容工作。”潘宗道说,行军几天后,冻伤脚的战士比较多,严重的甚至面临截肢的危险。他下令将冻伤严重的战士向后方医院转移,可战士们没有一人愿意离开。“他们跟我说:‘教导员,我们是来打美国强盗的,就是爬也要爬到战场去!’”说到这,潘宗道潸然泪下。

第二次战役中,志愿军东线部队冻伤多于战伤。27军战斗伤亡8339人,非战斗减员(主要是冻伤)高达10588人。在新兴里战斗追击敌人时,潘宗道就亲眼看到我军阵地上,战士们有的手持步枪、机枪,面向坚守的山口;有的手持手榴弹随时准备投弹,但一个个都无声无息。“他们是以战斗队形在自己的阵地上坚持到最后一刻的。”潘宗道沉痛回忆道。

回忆起那些壮烈长眠异国的战友,潘宗道常常热泪盈眶。和许多经历过残酷战争洗礼的老兵一样,离休后的潘老仍然活跃在传承红色基因的讲台上,经常受邀到基层部队、中小学校为年轻一代讲述战斗故事。“我要一直讲下去,我不能让牺牲的战友被这个时代遗忘。”

通讯员 支婷婷 范昊星

本报记者 陈月飞

责编:张理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