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1.jpg
未标题-1.jpg
01.jpg

江苏省委宣传部 江苏省文明办 主办

投稿:jswmw@jschina.com.cn

江苏文明网 > 连云港 > 正文
江苏好人支兰香:三十年如一日抚养弃婴
2021-08-31 10:31:00  来源:人民网  

8年前,40岁的江苏灌南县村民支兰香在赶集的路上,发现了一名几个月大的女婴,经民政部门认定孩子为脑瘫儿,智力一级残障。但支兰香没有放弃,不顾亲友反对,坚持把女婴当做自己亲生女儿抚养,并为其取名和落户。

多年来,支兰香始终坚守自己最初的承诺,在其精心照料下,女婴和自己的两个儿子一同健康成长,其感人故事传遍周边村镇,为大家所称赞。2019年支兰香获评江苏好人,2020年荣获“感动江苏十大人物”提名奖、第七届连云港市“孝老爱亲”道德模范。

收养弃婴

1993年农历腊月二十一的早上,支兰香去市集买东西,走到李集镇肖八线六塘到老圩段附近,听到孩子微弱的哭声,走近一看,破旧的包被包着一个婴儿,身上就穿着一件钉满了补丁的破棉袄,别的什么也没有留下。

看着小婴儿,支兰香估摸也就一个月大,浑身冻得发紫。“还有这么狠心的父母,这可是一条生命。”对生命的敬畏之心,让支兰香赶紧把婴儿抱回了家。回到家,支兰香和丈夫赵士明一合计,两人决定收养这个弃婴。这一养就近30年,如今女儿29岁了,68岁的支兰香仍旧一手包办她的吃喝拉撒。

收养女儿那年,支兰香的大儿子赵成已经19岁,初中已经毕业在外打工,二儿子赵全也已15岁,正在上初中。对于这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只靠种地为生,收养这个脑瘫弃婴,无疑是雪上加霜。“救一个孩子总比不救强,我们不能亏着良心。”为了这句话,支兰香一养就是近30年。

视如己出

刚捡到弃婴的几天,有年纪比较大的老人听说支兰香捡了一个婴儿带回家抚养,就上门看看。看到婴儿时候,老人说孩子看起来不是健康的孩子。支兰香不以为然,心想不管是好是坏,抱回家了就要把她抚养长大。

因为孩子是弃婴,不知道出生年月,也没有出生证明,孩子到了十几岁了还是个黑户。支兰香骑着三轮车带着孩子跑了无数趟县计生委、县民政局、县公安局、市公安局,最终给孩子上了一个独立的户口,民警帮忙取名赵云。经支兰香多方奔走,直到2017年县民政局终于给予赵云一定的“抚养费”。支兰香认为她和老伴岁数都大了。办下来低保、残疾护理费,这样也减轻了一些负担。

虽然家庭不宽裕,但是支兰香从把赵云抱回家开始,就给她喂奶粉,这一吃就吃到5岁。随着赵云一天天长大,支兰香越来越发现她不对劲,到5岁还不会走路,后经民政部门认定孩子为脑瘫儿,智力一级残障。周围的亲戚朋友都劝支兰香不要给自己找麻烦了,支兰香说:“我就算要饭也要把孩子抚养长大,她就是我的亲生女儿。”就这样在支兰香的精心照顾下,赵云在6岁时候也慢慢学会了走路。有时候赵云也会说几句话,嘴里嘟囔着“妈妈”。

在赵云10岁那年,吃完午饭,支兰香去田里割草喂驴。赵云就一个人出门溜达,不知不觉走到了肖大桥往北的地方,找不到了回家的路。那天晚上下了很大的雨,支兰香和赵士明找了一天一夜都没有找到,生怕孩子在哪里冻着饿着,哭了一夜。赵云躲在一家的走廊下躲雨,那户人家发现赵云后,拿家里孩子的衣服给她换了,还给她洗了个热水澡,然后送去了派出所。支兰香邻居五奶家女儿在镇里的广播站,帮忙广播孩子丢失的消息,次日邻居家儿子在镇里派出所开车,碰巧到那边看到赵云,把她带回了家。

从那天开始,支兰香再也不放心把赵云单独留在家里,赵云也不再走出家大门一步,除非支兰香带她出门。“自从那天走失后,赵云回来就再也不说话了。到现在都很后怕,害怕再也找不回孩子了,虽然不是亲生的,但终究是有感情的。”支兰香说。

坚守承诺

因为赵云本身就残疾,为了抚养她长大,支兰香夫妇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自打捡回赵云,每天晚上都是她都跟支兰香睡觉。

每天早上,支兰香帮她穿衣服,有时候还不配合,随着年纪越来越大,支兰香很是费力。一日三餐,都要支兰香喂她吃饭,家里其他人喂也不吃。家里的家常菜、米饭、粥赵云都不吃,必须要到超市买藕粉、奶粉、饼干给她吃,一顿也就吃两小块饼干。

如今29周岁的赵云,身高也才1.42米,体重30多公斤。每个月要买一两箱牛奶给赵云喝,水果也只吃香蕉。赵云不知道饿,不知道上厕所,不知道疼,这样给支兰香带来更多的负担。“我隔一段时间要叫赵云去上厕所,好在她听懂话,知道去。有一次我和人聊天把她在厕所的事给忘记了,一想起来去看腿上被蚊子咬的满腿都是包。”支兰香说。

支兰香原本跟二儿子一起住,因为拆迁,大儿子新建了三层新房,二儿子去县城买了房子。习惯了乡下的生活,支兰香选择跟大儿子一起住,二儿子给了15万元建了三间小平房,洗澡间、厨房、一个卧房。老伴赵士明一个人睡,支兰香带着赵云在大儿子家一楼睡。两个儿子都很支持支兰香抚养赵云,能够提供的物质条件他们也尽可能地提供。

支兰香说,现在她和老伴还做得动,不想给两个儿子增添负担,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要孩子钱。老两口现在拿60岁的养老保险,还有赵云的低保费、护理费,一年也能有万把块钱,再有三亩多地的收成,老伴现在又给人家看门,每个月也有千把收入,三个人够用了。支兰香说“我最担心的再过几年,我们年岁大了,做不动了,如果哪天不在了,我希望赵云能有个好的归宿,这我目前最大的心愿。”

责编:连云港文明办
上一篇
下一篇
听新闻
放大镜
点我回到页面顶部